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仙剑奇侠传H版 第十章 比武招亲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二天一大早,天似乎才蒙蒙亮,逍遥便被门口的细碎脚步声给惊醒。

「…?」逍遥疑惑的套上衣服,然后开口问道:「是谁?」

门外的人似乎吃了一惊,迟疑的许久…

「是、是我…」一开口,逍遥便知道是谁了,原来是芷青。

「怎么了?」打开门,只见芷青就站在门外;她穿上一袭淡红色的丝质棉衣,只是脸上却有微微的黑眼圈?

「大、大哥早安…」芷青一看到逍遥,脸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显得有些别扭。

「嗯?青妹,你脸上有黑眼圈呢,没睡好?」逍遥关心的问道。

「呃、呃…嗯…」芷青听了,心头登时微微一跳,虽然逍遥应该不知道昨晚的事,但芷青仍觉得有些心虚。

「那个…我要先走了,你跟赵姊姊再休息一阵子吧。」芷青说道。

「疑?这么早,你要去哪呢?」逍遥问道。

「反正也睡不着,我就出去走走啦…」芷青答道。事实上,她是想出去看能不能转移注意力不去想它。

「这样啊…那好吧,青妹,自己小心点哦。」逍遥说道。

「嗯!」说着,芷青便自行下楼去了。

关起房门,逍遥回到了灵儿身边。

(青妹刚刚一大早在房门外徘徊做啥啊?)想了一下,已明其理。

(大概是不敢叫我起来,又不想不告而别,所以才在门口犹豫吧。)想着,逍遥望向灵儿的睡脸…

看着她那甜美的睡容,逍遥禁不住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

「啊…对了。」突然间,逍遥想到了一件事,他赶紧坐起身,试着运运功力。

果然不出逍遥所料,他的内力又停滞不前了。

(不过,功力似乎比之前又往前一点点了…看来,只要多用酒做媒介,芙蓉姊姊的功力我就能全部运用了。)逍遥想着,只要一想到到时候武功能随心所欲的施展,逍遥不由得兴奋了起来。不过,他可没忘筱筠的叮咛…

「不行…姊姊说过凡事不要太自满的,对了…」一想到筱筠,逍遥就自然而然的想到那两本秘笈抄本。

(闲来无事,趁现在练一练。)于是,逍遥从袋子里拿出那两本,开始翻阅。

经过与那野蛮女的战斗,逍遥也开始重视擒拿手方面的武功了;由于剑法的前提还是要剑,倘若没剑,那岂不就束手待毙?所以,空手搏斗也是很重要的。

「飞龙探云手」,这招乃是逍遥的父亲李三思的成名绝技,此招的基础为凤凰诀中的:「无影凤爪」,无声无息,攻前毫无预兆,出招时快到匪夷所思,让敌人根本来不及挡,打从李三思创出这招以来,还未有人能摸清这招的动作。

「冰心诀」则是一种自我冷静的内功,它主要在调节内力的流动与刺激醒脑的作用,这可以帮助战斗中内力流动不会被干扰等等…

约莫练了几个时辰,逍遥终于将这两招学完了。「飞龙探云手」招式不难,难在实际运用,而「冰心诀」只是内力的调节控制,这凭逍遥的天资,也是花不到常人的二分之一的时间就学完了。

一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灵儿,起来棉…。」逍遥贴到灵儿的耳边轻声唤道。

「唔…」灵儿下意识的拉紧被子,似乎不想离开被窝。

「快起来啦,再不起来,逍遥哥哥不带你去逛街了哦。」逍遥笑道。

「人家要去!」这招有效,灵儿马上从床上跳起来道。

「真像个小孩子。」看着她兴奋的模样,逍遥取笑道。

「才没有呢。」灵儿脸微红,连忙否定道。这也难怪,这是她最期待的事情啊。

于是,两人开始着手整理一下。看着灵儿整理着那头有些凌乱的秀发,逍遥主动的上去帮忙,但是…

「好、好痛…!」灵儿吃痛,叫了出来。

「逍遥哥哥,头发不能硬拉啊…」说着,灵儿教导逍遥如何梳头发。

「对不起,我真是倒帮忙…」逍遥歉道,逍遥是男人,他自己可没这么讲究梳头的技巧,当然是胡乱整理的。

「不会啊,多练习就会了。况且,让逍遥哥哥帮我,我觉得很幸福啊…」灵儿轻声的道。

「灵儿…」逍遥听了,也是感到心头甜甜的。帮心爱的人梳头发,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帮灵儿整理好头发以后,灵儿也看见逍遥的头发有些乱乱的,似乎是草草整理过而已,灵儿便要逍遥坐下,帮逍遥整理头发。

感觉到灵儿那温暖的双手在逍遥的头上轻抚整理,逍遥只觉得心中浮起了一阵满足感,他终于体会,灵儿所说的幸福的感觉了…那是一种唯有相爱的人能够感受到的…

两人退了房后,便步出了客栈。

「铁口直断…两位要算命吗?」才刚走出门口,便有一名相士向前问道。

「不…」逍遥最不信这种东西了,他微一皱眉,想婉言拒绝。

「相见即是有缘,两位就算个命吧,不灵免钱。」相士像是看出逍遥想拒绝似的,又补上了一句。

「…好吧。」看到灵儿那个跃跃欲试的模样,逍遥也就答应了。

「唔…公子命势不凡,将来似会做出一番大事,此事有好有坏,对世间影响甚钜。」相士掐指一算,缓缓说道。

「嗯…」逍遥随口应道。他早就猜到相士都是会这么说的。

「而且,公子命带桃花,准是桃花运了,且在近日内必定会发生。切记,女子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谨慎之。」相士又续道。

「桃花运…」逍遥听了,不由得心头一生苦笑,什么近日内会发生,他之前就领教过了。

「那我呢?」灵儿迫不及待的说道。她和逍遥不同,是满信这类事情的,因为她是学法术的啊。

「唔…」只见相士又掐指一算,突然间,相士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真令人讶异…姑娘瑶光聚顶,灵气逼人,实乃绝代人杰也。但是…如我所料不错,姑娘近日内必有劫难。」相士这一说,逍遥和灵儿不由得一怔。

「呸呸呸!不灵不灵,我走了!」逍遥不高兴的道,他带着灵儿快步离去。

「…唉,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不肯听真话…」相士并没有追上前去,他只是望着逍遥及灵儿的背影。

「…真想不到,时代的动乱会是因他们而起,但至于是否会因他们而终,这就要看他们造化了…」相士喃喃的道,他转身,与逍遥的方向背道而驰,自行离去。

走了一阵,逍遥确定那相士未追来,便放慢了脚步。

逍遥心中觉得很奇怪,平常相士都是说些好话让人高兴,这样才有钱赚啊,怎么那个相士与众不同?莫非他说的是真的?当然,打死他也不会去相信这是真的。

「灵儿,别在意那相士说的,他们最爱骗人了。」逍遥担心灵儿会不高兴,赶紧说道。

「嗯…可是,师父曾说过,算命这种事,有时候是真的有人有这本领的…」灵儿缓缓说道,看来,她真的有受到影响。

「好吧,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但我觉得,命运这种东西,绝对不是定好的,命运应该是由自己掌握的。」逍遥说道,这句话是筱筠教他的,他现在又把这句话教给灵儿。

「况且,别怕,有什么劫难,有逍遥哥哥在!」逍遥拍拍胸脯道。

「…嗯!」灵儿总算笑了。

苏州不愧是一个繁华的地方,虽还比不上京城,但该有的还是都有,逍遥带着灵儿到处逛逛,吃些小吃零食。

对于灵儿来说,这一切都好新鲜,什么都没见过,她兴奋的拉着逍遥到处看看,反倒变成灵儿在带路了,当然,看到灵儿这么高兴,逍遥也是满意不已。

「酸……!」一口吃下糖葫芦,逍遥故意装出了夸大的神色,逗得灵儿开心的笑着。

「这个这个!」灵儿又马上拉着逍遥到另一个摊位去…。

那是一个卖首饰的摊位,灵儿到底是个女孩子,很快的便被这炫丽的珠宝首饰给吸引住了…

「……」逍遥看了看,他想知道灵儿喜欢什么,瞄了瞄,只见灵儿的目光,停留在一个相当美丽的银钗上。

「你喜欢这个?」逍遥开口问道。

「但…这好像很贵耶…」灵儿说道,她是很想戴看看,但她又不肯让逍遥破费。

「喜欢就买给你啊,老板,这多少?」逍遥问道。

「公子好眼光,要送女友的哦?呵呵…那我做个人情,原本一百两,算你八十两吧!」老板看了看逍遥和灵儿,笑着说道。

「八十两…」这可不算一笔小数目,逍遥拿出了筱筠所给的钱袋,往里头一看,登时一愣,没想到里头的钱两,居然如此之多,少说也有一千多两啊…!

(哇…!姊姊居然存了这么多钱,为了我…)逍遥不由得感激不已,平常客栈的生意可不是说很好,这么多钱,可见筱筠是存了多久。

逍遥知道筱筠一定也同意他花钱替灵儿打扮打扮的,他开始数钱,打算买下来。

「逍遥哥哥,不用了啦。」灵儿担心逍遥的钱不够,赶紧说道,见逍遥不理,执意要买下来,灵儿转身就要跑开。

逍遥一笑,那一瞬间,内力一运,直贯右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动,手中的银钗竟然插在灵儿的头上了!?

「疑…?」灵儿只觉得头顶似乎有物体碰触,一摸,才发现银钗不知何时,已插在头上了。

「逍、逍遥哥哥…」灵儿又惊又疑的看着逍遥。既然都已经插到头上了,灵儿也不好意思再还回去,只能就这样看着逍遥付钱买下。

「傻瓜,女生就是要好好打扮啊,这点钱是值得的。嗯…好漂亮哦…」逍遥赞赏的道,稍微打扮一下,果然又美了几分。

「但是…」灵儿还是有些不安的道。再怎么说,这东西也是很贵的。

「别可是了,难道,你不喜欢逍遥哥哥送你的东西?」逍遥装出难过的样子,单纯的灵儿连忙直摇头否认。

「那不就成了,别担心钱的问题,我做店小二这么久了,钱的掌控我自己晓得的。」逍遥微笑道。

「谢谢…」灵儿也就不再坚持,她轻轻的调整银钗的位置,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逍遥哥哥,你那招…就是『飞龙探云手』棉?」灵儿问道。逍遥这招是空手类的武学,那也只有那招而已,所以并不难猜。

「嗯,不过,真没想到这招如此厉害。」逍遥笑了笑道。

那招正是「飞龙探云手」,逍遥首度使用,果然是厉害无比,逍遥自己也是有些讶异,他没想到速度竟有如此之快,这样一来,这在临敌时一定相当有用,想到这儿,逍遥不禁得意不已。

不一会儿,逍遥便带她到服饰店去。

经过刚刚那次,他才注意到,灵儿可是女孩子,不像他,是需要好好打扮的,因此他要来替灵儿好好打扮一下。

灵儿倒是没看过这么多种类的衣物,有些不知所措,逍遥便开始替灵儿挑衣物。

「老板,最近是什么日子,怎么我觉得今天苏州人特别多?」逍遥一面拿挑衣服,一面问道。

「你不知道?这两天是我们苏州名门--林家堡的女儿比武招亲的日子。」老板露出了职业笑容说道。

「哦?你是说林家堡该不会是当今『南武林盟主』林天南吧。」逍遥说道,他把筱筠给他的心得笔记给看过,故知道了一些事。

「没错没错,林家堡这一代只生一个女孩,林盟主一直渴望能招贤才入赘,好继承家业。

但是啊,林大小姐总是挑三检四,把进来求婚的人给骂了个臭头,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在一次丢彩球选亲上,在彩球里放炸药,据说某个名门少爷的头发给烧了个精光。」

老板说着,不由得摇头苦笑。看老板述说时的表情,当时的情况一定是很让人哭笑不得。

「怪怪…这女生可蛮了哦,她有这么漂亮吗,不然这次比武招亲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逍遥不由得问道,照老板的叙述,这女生可恐怖了,怎么会有男生不怕死的想入赘?

「嘿,她长的也不差,比之公子的女友虽是逊色了点,但还是美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想娶她是假的,想要林家的财产武功才是真的。」老板答道。

「哦。」逍遥听了,不由得对外头那些想参加者产生不屑的感觉。那样的话,那林家千金算什么?陪赠品?

「哇…」换上新衣服的灵儿,逍遥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果然,灵儿的美,是其他女性有所不及的。

灵儿看到逍遥那赞赏的眼光,脸上微微一羞,心头感到十分喜悦。

买好衣服,逍遥带着灵儿走出服饰店。身旁的男子一看见灵儿,都是不由得发出阵阵的赞叹,逍遥看在眼里,十分的得意。而灵儿感受到众人那忌妒与羡慕的视线,愈来愈害羞,只得紧贴在逍遥的身旁。

突然,逍遥一个不注意,一位匆匆赶路的女子一头撞上了他,两人登时跌倒在地。

「对、对不起!」女子忍住疼痛,惊慌的道歉道。

「我才该道歉呢,有没有怎样?」逍遥赶紧起身,扶起了女子,女子似乎错愕了一会儿,才愣愣的让逍遥扶起。

看到女子的篮子里的水果滚了一地,逍遥低下身替她收拾。

「不、不用了…」女子有些讶异,连忙抢着去捡,但逍遥制止了她。

「别这样,让我来吧。」逍遥微微一笑,继续替她将水果收拾好。

「……」女子怔怔的望着他,直到逍遥将篮子交给她。

「对不起,都怪我走路不长眼睛。」逍遥歉道。

「啊…你、你的衣服…」女子担心的道。

她这么一说,逍遥才注意到,新买的衣服已经弄脏了。

「没关系,灰尘而已,倒是你,你的衣服也脏了。」逍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衣服,反而担心女子的。

「你…」女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逍遥…

「怎么?男生一点点脏算得了什么,倒是你,女孩子衣服弄脏了就不好了。」逍遥对于女子的反应有些疑惑。

「…没事的,我就住在这附近,等等去换了就好。」女子对着逍遥笑了笑,说道。

「嗯,那…走路小心点,可别再撞到人啦。」逍遥说着,带着灵儿继续逛去。

「……」看着逍遥的背影,女子的脸微微一红,她往反方向快步走去…

逛着,两人逛到了一家武器店,逍遥指了指,意示想过去看看,灵儿点点头。于是,两人便步入了武器店。

「哦…」放眼看去,只见武器里陈列着各式的武器,琳琅满目,逍遥好奇的看了看。

「客倌要些什么?」老板走过来问道。

「呃…有什么好剑吗?」逍遥问道。

「剑?有、有…」说着,老板便带领着逍遥到放置长剑的地方。

「唔…」看着看着,逍遥不知该怎么选择,他从来就没买过这玩意儿啊。

便在这时,他的脑中突然想起了筱筠所教的一些武器知识…

(看剑身…再来是看硬度、锋利度、还有适不适合自己的武功,唔…)一一回想,再慢慢挑选,逍遥选了之中的一把剑,稍微挥一挥,重量刚好,逍遥将剑拿给老板。

「哦,客倌厉害!这把长剑可是这里头数一数二的好货哦,好眼光!」老板赞道。

逍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不到自己这种外行人还能得到老板这种行家的夸奖呢。

「灵儿,你的武器?」逍遥问道。

「不了,我目前这对比较顺手…」灵儿答道。

「没错没错,武器还是要顺手才好,拿不顺手的武器,不但自身的武功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害到自己性命的。」老板在一旁说道。

逍遥一听,便知道这老板应该是个好人。一般人一定会说买把新的比较好之类的话来劝别人买,他却没有,逍遥便像他请教一些武器的知识,老板更是不隐瞒,滔滔不绝的说着。

「…所以啊,武器是很深奥的,我虽然不敢说是个行家,但至少还是懂些的,只要让我看过,我应该都认识的。」老板说到这儿,逍遥登时想到,他这儿正有一把剑…

「老板,我这儿有一把剑,你来帮我瞧瞧吧。」说着,逍遥从行李中取出一个用布包起来的剑。

「哦!这、这是…!」老板一看,登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只见他摸了摸,由上往下看来看去,嘴里不停的啧啧称奇。

「这把…名叫『雷魂』,是把相当有名的名剑。你瞧,它的剑身坚韧,不易折断,那些金黄色的闪电刻痕,传说在舞剑时会金光闪亮,像雷光一般,看这光泽…锋利无比啊…」老板越说越是着迷,恨不得这把现在变成他的。

「你…你怎么会有这把?」老板疑惑的问道。

「呃…有些缘故啦…」逍遥含糊的道。

怎么会有这把?逍遥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正是被这把所砍了一刀啊!

没错,这就是那名野蛮女的剑,她在砍了逍遥一刀后,似乎太过于慌张,将剑丢在地上了,事后逍遥看这把的外型如此美丽,应是满珍贵的,所以就把它给捡走了。

想到这儿,逍遥猛然想到,这把这么利,没把自己砍死,还真是命大…也许是当时的情况太乱,随便砍的吧。只是光听这剑的来历,逍遥知道,那女子的家世铁定不凡…

「老板,这可抱歉棉,这把剑我不能割让啊。」逍遥看出老板的想要,赶紧说道。

「唉…我知道。」老板惋惜的道。

「…如果能把这把剑献给林盟主,那蛇妖应该就可以清除了。」老板叹息道。

「蛇妖?」老板的话引起了逍遥的注意。

「嗯,苏州这附近一阵子以前来了一只半蛇妖,听说他生性淫邪,附近有许多人家的妻女都被它抓去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恐怕…唉…」老板说着,不由得摇头叹息。

逍遥和灵儿一听,均是一怔,只是,一个立刻转为满面怒容,一个却是低下头,神色有些复杂。

「哼!这等邪恶的妖怪,若是被我李逍遥看到,不拆了它的骨,扒了它的皮才怪!」逍遥气愤的道。

「少侠果然是个正义之人啊。」老板见到逍遥不但不怕,还想替民除害,便赞美道。

「当然!我最恨那些作恶多端的妖怪了,半蛇妖?嘿!光想到下半身是蛇的模样,想了就恶心!」逍遥说道。不知为何,他心中一想到半蛇妖,就不由得心生厌恶感。

当然,他不知道,其实这是因为姥姥那时候的模样,深深的映在脑海中,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浅意识里还是有种恐惧厌恶感。

只是…他更不知道,这句话已经伤到人了……

「……」灵儿站在一旁,不敢置信的看着逍遥。她不相信,逍遥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逍遥哥哥,你说的…是真的?」灵儿轻声问道,语气有些颤抖。

「对啊!我可不是在说笑耶,我最恨妖怪了,尤其是蛇妖!只要被我看到它,我一定宰了它。」逍遥以为灵儿认为他开玩笑,便肯定的再说一次。

「……」这次,灵儿真的是怔住了,再一次,从逍遥的口中,听到了比利刃插进心口还要痛的话。

“我最恨妖怪了,尤其是蛇妖……”这句话,不断的回响在灵儿脑海中。

走出武器店,逍遥悠闲的走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多么严重的话。

在逍遥后头的灵儿,望着逍遥的背影。她实在不敢相信,逍遥会说出这种话,那么,他又为什么对她这么好?是因为她现在还是人?那要是…她不再是人的时候呢?

不停的胡思乱想,灵儿只觉得脑筋一片混乱,她似乎快要崩溃了……

「怎么了?灵儿,脸色怪怪的…」逍遥看到了灵儿那复杂的脸色,疑问道。

「没、没什么…我有点累而已…」灵儿低下头,不敢直视逍遥的目光。

「哦…对哦,都走了一个下午了,也有些累啦,那我们回客栈吧。」逍遥说道。两人缓步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时间已经是傍晚,太阳已经没入山头一小角了,逍遥踏着轻快的步伐走着,相较之下,灵儿的步伐异于平常,显得沉重了许多。

便在这时,逍遥注意到不远处的人潮,那儿似乎有什么热闹,只见一群人均聚在那儿,不知道在看什么。

「嘿!灵儿,那儿看起来满热闹的耶,我们去看看。」说着,逍遥拉着灵儿的手,往那儿走去。

到了那儿,逍遥马上就知道是在干麻了,原来是比武招亲的擂台战。

只见一群人潮均围绕在擂台旁边,他们正仰头观看一场战斗。只听得武器的撞击声,身为学武之人的逍遥,好奇的想看看到底他们所说的林盟主的千金有多厉害,于是,逍遥拉着灵儿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好不容易,钻到了前方的位置。

「嗯?」刚钻到前方,逍遥便注意到,前方有个熟悉的人影,那是…

「疑…青妹?」逍遥惊讶的道。想不到在这儿遇见了芷青。

「大哥!?你怎么来了…」芷青也看见了逍遥,一脸讶异。

「没啊,就看到这儿热闹,就来看看了。」逍遥答道。

「哦…」芷青应道。她偷偷的看了逍遥一眼,脸又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你呢?青妹,你怎么会到这儿呢?」逍遥问道。

「啊,因为…我来看月如姊的比武啊。」芷青说道。

「哦?对哦…你说过你和林家的千金是一同长大的好姊妹。她武功很好?我来看看…」说着,逍遥抬起头,观看这场比武。

只见一名全身肌肉的男子,他的脸像是抽筋一般似的,痛苦不已的表情,全身汗流浃背,几乎是挥汗如雨的情形似的,两手的铜槌不断的格档防御;相较之
下,背对着逍遥的女子,动作轻快,招式狠辣,几乎招招都是要害,手中的长剑不停的狂舞着,十成都是采攻势,男子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唔…不错嘛…」逍遥点头道。只是…

(怪怪…这背影…??)不知为什么,逍遥对那女子的背影十分熟悉,听到那女子的吆喝声,逍遥只觉得自己似曾听过。

就在逍遥陷入沉思时…

「逍遥哥哥!」灵儿出声警告,但似乎已太迟了。原来那女子趁着空档,突然一闪身,绕到男子背后,往他的臀部就是一踢,男子登时摔出擂台,并且…压中了逍遥。

「哇!」男子那八十多公斤的体重,重重的往逍遥压下去,逍遥惨叫了一声,压了个五体投地。

「哼!没用…」台上的女子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喂!还有谁想上来挨打的,来啊!」女子用着挑衅的语气道。

台下是一片沉默,虽然是不满,但她的武功可不是盖的…

「爹,他们没一个像样的,今天就比到这里算了!」女子转过头,对着站在擂台旁的一位男子道。

威严的面孔,冷俊的眼神,那稳重如泰山般站在那儿,显示出那股威势。他,就是南武林盟主:林天南。

「如儿,你真是一点也没节制,出手那么重,你看,被你打下场的根本就没几个无事的。」林天南责怪道。

「怪我?哼!干麻不怪他们没用,我是女生耶,是他们太逊了!」女子爱理不理的道。

「唉…」面对女儿的任性,林天南只能摇头苦笑,实在太宠她了…

「痛死我了…」将昏迷的壮汉推开,逍遥扭了扭身子道。

女子听到逍遥的声音,登时大惊,转头一看…

「喂,你这…呃!?」逍遥转头正要向台上的女子抱怨,这一转头,两人的目光登时相接,两人的表情都是一惊。

「是你(你)!?」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不同的是,逍遥的语气是惊讶,而女子的语气却是惊讶中带着喜悦。

没错,台上的女子,正是那位刁蛮女…

「怎…怎么是你…」逍遥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看着眼前的女子。

「嘿!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呆瓜小贼!」女子还是一样,盛气凌人的样子。

「哼…野蛮丫头!」逍遥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你们认识?」在一旁的芷青,满是疑惑的看着逍遥。

「呃…先前有些误会,没想到她原来是…」逍遥到现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难道就是人家常说的「冤家路窄」吗…

「爹!就是他!他欺负我,又抢走了我的『雷魂』,还把我绑在树上!根本就无视我们林家嘛,爹爹要替我做主啦!」女子转头向林天南告状道。

「……」逍遥在一旁无言的看着她。想不到她居然就是林家的千金,也是芷青的口中的好姊姊:林月如。记得芷青那晚说的,她心中的月如姊姊是个很漂亮,又十分照顾她,又很袒护她的好姊姊,但…这跟眼前的女子到底哪一点像啊!?

「他抢走了『雷魂』…他打赢你了?」月如这么一说,林天南的目光登时陡然一亮,有人打赢她了?

「才、才没有呢!他可是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哭天喊地的呢!」月如慌忙的辩解道。

(哇勒…还满地找牙勒。)逍遥听了,只觉得哭笑不得,这女的怎么这么爱面子啊。

「那你又怎么被他绑在树上?」林天南怎么会看不出女儿的谎言,他又问道。

「那、那是因为…呃…」这一次可没办法自圆其说了,月如当场是尴尬不已,想不到自己的牛皮倒被自己给戳破了。

「喂!死小贼!上来跟我打一场,好让爹爹知道你的实力有多烂!」恼羞成怒的月如,苗头马上就转向逍遥了…

「喂喂…林姑娘,在下的确是冒犯你在先,但我可也挨了你一剑,这样总该抵过,两不相欠了吧…」逍遥再也忍不住,开口道。

「少来!你害我们失去一名长工和丫环,这帐还没跟你算呢!」月如立刻回嘴道。

「去…明明就是你阻扰人家的鸳鸯双飞…」逍遥小声的嘀咕着。当然,这是不会让台上的人听见的。

「要是你赢了,所有的事都一笔勾消;反之,你得要代替他们做一年的长工!」月如说道。

「如儿,别这样,这可是比武招亲,不是武斗大赛啊…」林天南出声制止道。

「爹,你别管!女儿自有主张。」月如丝毫不在意林天南的制止,执意要行。

「唉…适可而止啊…」林天南摇头叹息道。堂堂南武林盟主,遇上了自己的女儿,还真的是无计可施。

「好!这可是你说的,在场的都是证人,可别赖皮。」说着,逍遥轻功一跃,轻轻巧巧的落在擂台上。他知道,若不上台,她铁定是不会罢休的。

「嘿…这还差不多!」月如见逍遥上了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月如怎么会这么提议?当然,因为她知道,当初是靠二打一,再加上使用巧计才赢她的,真正打起来逍遥怎么会是她对手。月如已经打定,她要逍遥来他家做长工,这样,她才能好好的「管管」逍遥。

只是,她可没料到,现在的逍遥,可不比昨天的逍遥了……

咕噜、咕噜…打开水壶,逍遥喝了几口,那可不是水,那是酒;今天出门前,逍遥特地将水壶里的水改成酒,为了什么用?当然是为了发挥功力了。

「喂!拿去吧…」说着,逍遥将那把「雷魂」抛给了她。

「本来要拿去当掉的,感谢我的良心吧。」逍遥说道。

「哼…!」月如接过了剑,看了看,便往角落一掷,只听得”嚓”的一声,「雷魂」整支剑身登时没入石砖里,在场人都是一阵惊呼,他们均以为月如的劲道竟是如此之大,而逍遥却知那是因为那把剑非常锋利的关系…

「怎么?不用那把剑哦?」逍遥问道。

「…杀一只死耗子何必用牛刀呢。」月如答道,她从一旁抽出一把剑,挥了挥,只觉金光闪闪,似乎也是一把不错的剑。

(好啊!骂我死耗子…这个死丫头!)逍遥心中骂道。「杀鸡焉用牛刀」她刻意将鸡改成死耗子,那当然是在骂他了…

「也对也对…你怎么可以拿那把牛刀呢,那岂不是咒自己吗,不吉利啊…」逍遥也不甘示弱的讽道。

月如先是一怔,才听出了逍遥的话中意…

(咒自己…好啊!你骂我是牛!)月如可没逍遥那种好脾气,她右足一蹬,一箭步的冲上前去,往逍遥就是一剑!战斗已然开打……

刷刷刷!接连三剑,每一剑都只相距逍遥不到三公分,只看得灵儿在台下惊慌不已,这次情况不同,可不能上去帮忙了,因此她只能在场下干着急…

逍遥何尝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但他可不是故意让月如的,逍遥实在没料到,这野丫头的剑法竟是如此好。

左跑又闪,逍遥不断的闪避她的狂袭而来的剑,每一个位置居然都在要害上,这女子简直就是想杀了他一样!

「死小子!还不拔剑,你想死吗!?」月如愈打愈火大,逍遥居然都不拔剑,这不是在轻视她吗…

「嘿!我是看你可怜,要是我拔剑了,这场决斗就结束啦,为了你面子着想,我还是晚点拔吧。」逍遥边闪边笑道,只说的月如更是火大,攻势越来越急促。

为何不拔剑?逍遥可不是因为轻视她才这样的,当然主要还是有激怒她的意思,但事实上,是逍遥的真气尚未能提升到十成的境界,酒的效果似乎还要一下子才能发作…

「好,那你就等着死吧!!」月如说着,突然向后一跃,然后运起真气,贯入右手,直达剑尖…

「如儿!不可!」林天南似乎吃了一惊,连忙开口道。

「喝!」已经太迟了,月如手中的剑横劈而去,一道白光剑气射出!

逍遥早有准备,他奔向擂台旁的旗子,往旗竿轻功一点,借助旗竿之力向上一跃,在空中翻了两圈,闪过那道剑气。只听得啪的一声,旗竿断成两节。

(好厉害…!)逍遥暗吐舌头的想道。这招和黑苗头领的剑气比较,虽不及他威猛,但速度之快难以闪避。若不是听到林天南警告,自己恐怕就要步上旗竿的后尘了…

「如儿!你太胡闹了!怎么可以用这招!」林天南有些生气的道。

那招正是林家成名绝技「七诀剑气」里头的初阶:气剑指。月如用出这招,那不是想致人于死地吗?

「我…」月如也知道自己太过分了…

「厉害!不过还不是打不中,好招式用起来也是因人而异的啊。」逍遥笑道。

「你!」月如一听,这分明是在污辱她学的武功好,但使用的人烂嘛,月如可真被气炸了。

「你完了!」月如原本还在担心是否用的过火,但现在…

刷刷!一剑一剑的猛力狂刺猛斩,还不时的想招机会运起气剑指来攻击,月如已是全力以赴。

然而,逍遥的速度愈来愈快,轻功回避愈来愈流畅,他知道,内力已经可以全部发挥了。

(好!这样她就没借口了吧…)逍遥想道。

没错,逍遥就是要激怒她,一方面可以让她的攻击出现漏洞,还要她使出全力,不然到时就算打败她,她的个性是绝对不服气的。

「喂!死丫头,接招吧!」说完,逍遥内力一灌,长剑从背后的剑鞘冲出,飞至半空中。

只见逍遥脚尖一点,直冲而上,握住剑后,顺着坠地之力刺向月如;月如一惊,迅速往旁躲去,突然眼睛一闪,惊觉不妙,连忙持剑格挡,当的一声,居然是逍遥的剑鞘飞过来攻击!

「什、什么!?」月如大吃一惊,想不到剑鞘居然自己凌空飞来攻击,只见剑鞘彷佛有人在操纵似的,连刺连劈,力道还不小,月如只挡得手腕发麻,而逍遥更是借机而上,与月如斗了起来。

那正是逍遥的杰作,只要内力够,想要驾驭几把剑都没问题。只是,逍遥不知道,他内力得到「大地之石」些许的力量,功力又提升了一成多,不然他岂能驾驭两把武器。

(好、好厉害!)月如左闪右挡,已是丝毫没有反击的机会,从逍遥拔剑开始,情势大逆转,变成了全是逍遥在攻击。

(为什么…昨天他根本就没这么强啊。可恶…)月如急的想使用气剑指来反击,可是逍遥早就看穿气剑指需要将气运至剑上,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他运起水芙蓉所传的剑法,如狂风急雨般的攻击着,令她毫无机会可言。

(怎么会…)月如格挡着,只见逍遥的动作似狂似癫,竟有点像喝醉酒的模样,但是又是如此的潇洒豪迈,旁人看了都啧啧称奇,施展武功也能这样好看。

事实上,水芙蓉传他武功时,到底她是女孩子,那醉仙剑施展起来妩媚不已,像是女子微醉时的娇怯模样,逍遥将之改进,加入了狂放豪迈的样子,施展起来,竟是如此的帅气,只怕他也始料未及了。

(好…好帅…)不知不觉,月如竟被逍遥那潇洒的武功动作所着迷了,微一分神,只觉剑势遭到牵引,大惊之下,连忙稳住剑势,挡住逍遥的左方来剑偷袭。

逍遥嘿的一声,猛然滴向后一退,竟与月如相距两步之外,这不是摆明了要她使用绝招了吗…?

「你!」月如见逍遥居然如此瞧不起她,愤怒不已,但想到适才居然被他的招式所着迷,随即又脸一红。

「在下使用不光明的方法侥幸占上风,想必你也不服,不如我们各使出绝招,一招定胜负吧!」逍遥用略微大声的音量说道。

「什…」月如一怔,才恍然大悟,原来逍遥是为了顾及她面子,才说出了什么不光明的方法,但他又执意要月如出绝招,分明表示说要让她输的彻底,好叫她没有借口。

「好!就如你所愿!」月如说道,她运起全身内力,全数贯入右手及剑上,霎时头顶散出淡淡的白气,场上民众都是一阵惊呼,想不到这女子年纪轻轻,竟也有二十多年的功力。

逍遥一笑,同样也是运起全身的真气,面对气剑指这种速度快杀伤力高的武功,也不能太大意。煞那间,逍遥全身上下冒出微浓的白色蒸气,大家更是惊讶万分,逍遥的功力竟还在她之上!?

两方站住不动,全身的功力已飙至顶点,只见月如一手捏着剑诀,一手持剑蓄势待发;相较于逍遥反而像是处之泰然的模样,持剑的右手垂向地面,一点也没有像要使绝招的样子,难道,看过一次,逍遥已有把握破她绝招了?

「逍遥哥哥…」灵儿担心的望着这场随时就会开打的恶斗,不由得心急不已。

「大哥…」站在灵儿旁的芷青的心情就更是复杂了,本来月如是她的青梅竹马,照理说是应该期望她赢的,但是…逍遥是她的大哥,她也不希望他输,她犹豫不决,不知该替谁加油。

「喝!」随着月如一声大喝,生死之斗已经展开。

气剑指随着月如的剑一挥,横空斩至,速度之快难以想像,逍遥猛然的往旁边一躺,整个人在一瞬间躺到地面上,气剑指从逍遥的上方不到一公分处掠过,只吓得灵儿惊叫了出来。

「天真!」月如叫道,逍遥大吃一惊,原来居然有一道气剑指贴地而至,没想到居然有两道!?

「逍遥哥哥!!」灵儿惊叫道,她身子一动,就要往台上冲去…!

就在那十万火急之际,逍遥急中生智,长剑猛然地往地面一插,顺着那插进地面的力道右手用力往下一顶,逍遥的身子登时如弹簧般弹了起来,气剑指也刚好从逍遥的底下掠过,当的一声,逍遥的长剑断成两截。

「!?」灵儿一愣,登时停下动作,但是随即却又见逍遥的左手故意往下,气剑指的余劲竟在逍遥的左手臂划了一刀!这一瞬息的动作,在场却只有月如、灵儿、林天南等武功好手注意到,他们均不明逍遥为何要挨一刀。

「疾!」逍遥忍痛,将剑鞘一掷,瞬间御剑术一使,剑鞘幻化为二十多柄,击向月如而来!

月如一惊,只见剑鞘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月如挡之不及,只觉手中的剑一沉,一把剑鞘套上月如的剑,紧接着另一柄剑鞘往月如手腕一击,月如吃痛,手一松,剑被剑鞘所夺,眨眼之际,剑鞘又变回一柄,回到逍遥手中,剑被夺,胜负已分…

「多谢姑娘手下留情,没将在下的手给斩下来…」逍遥微笑道。众人见逍遥的左手鲜血直流,听他这么说,真以为月如手下留情,即时收手,没斩断他的手臂。

「你…」月如只觉不知如何是好,逍遥这么说,那适才故意给斩一剑明明就是为了帮自己留面子,自己已经输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跟他争论了…

「哈哈哈…少侠功夫好,人品也不错啊。」林天南笑了笑,走到擂台上来。

「如儿,你输了。」林天南这一说,月如彷佛大梦初醒一般,愣了一下。

(我…输了…?不可能!)呆了半膂,月如才惊觉…

「我…!」月如又露出了满脸的不服气,要她承认输,难的很。

「月如!人家已是手下留情,又处处留面子,你还胡闹!」林天南小声的叱道。

逍遥听了,不由得又惊又配,他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月如一看,又是一惊,原来是自个儿头上的金钗!

原来逍遥在战斗中以飞龙探云手偷得,主要是到时候她不认输时告诉她逍遥是让她的,要是当时使用这招,她早就输了。然而这一瞬间的动作,林天南居然看在眼里,逍遥不由得对他露出钦佩的神色。

「我、我…」接过金钗,月如紧咬下唇,不知如何是好,认输这件事,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各位乡亲父老,今日小女的比武招亲已有结果,多谢大家的共襄盛举,明日起我林某人将于林家堡宴客三日,大家请务必赏光啊!」林天南一笑,大声宣布道,众人登时哗然。

在场,只有逍遥、月如、灵儿、芷青露出了错愕的面容…

(我…我要跟他结婚…)月如呆呆的,彷佛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

原本,她叫他上台只是为了让他在她们家做工,受她使唤啊,可是…如今,却转变成了要嫁给他!?

一想到要嫁给他,月如突然满脸红韵,她心中竟隐约觉得,嫁给他其实也不错啊…

「人家…人家才不依呢!」突然,月如惊觉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登时羞愧不已,轻功一使,急急奔入了家门内……

「哈哈哈…难得、难得,想不到如儿也会害臊呢…」林天南看了,呵呵笑道。

「小子,快跟着如儿去啊,还愣在那儿做什么?」林天南笑道。

「嗄…我…为什么?」逍遥还搞不清楚状况…

「装傻?比武招亲上,你胜了我女儿,自然就是我们家的女婿啦。」林天南这一说,逍遥彷佛被雷击中般的吓了一大跳。

「等、等一下…!」逍遥结结巴巴的说着,却见人潮逐渐散去,丫鬟们收拾着东西,芷青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他,而灵儿则是以复杂的神色看着逍遥,逍遥有苦难言,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写的不错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