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心理医生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小珍会开始看史医生,都是因爲受不了她最好的朋友 
 
杜娜的压力,小珍一直强调自己其实没有问题,不需要看心理医生,但是杜娜坚持小珍一定得和史医生谈谈,所以她才来的,虽然如此,小珍还是一直认爲自己没有心理毛病,但是她由与医生的会面中,学了许多关于生活、自我的知识后,她一连去了好几次。事实上,她很喜欢史医生,而且她也付得起诊疗费,所以,爲什麽不去呢?

我得暂停一会儿,大致介绍一下小珍:她是一间电子公司销售部们的副理,负责管理部门中的每一个人,她手下的业务员在她背后叫她「铁娘子」,当你看到她时,你会知道她是一位美丽又很有说服力的女强人,她的声音低沈得非常性感,还有一身非常有魅力的打扮与合宜的化  ,不抽烟,只在社交场合喝一点酒,小珍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一般人都认爲她只有廿出头而已,认识她多一些的人才知道,她在三年前已经离过婚了,他的先生是受不了她的强硬作风,和她结婚五年后才与她分手的,他现在和一个小他要岁的好孩在一起,日子似乎过得相当甜蜜。

珍一共和三个男人交往又分手,她总是用「太忙」这两个字结束关系,杜娜是她唯一知心的女性朋友,她们在大学就认识了,小珍非常信任杜娜,常告诉她许多密秘,事实上,杜娜也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个知道小珍另一个生活的人,也是坚持她必需去看心理医生的人。

六个月之前,小珍因公前往波士顿出差,她和所要见的人相约在饭店的酒吧,并且和那人聊了一个小时。

谭和她所认识的人都不一样,小珍被他内  的外表、温柔的谈吐所吸引,而且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欲火,但是小珍只是一直和谭谈天,直到她该和这位迷人的男士道别,从此再也看不到他爲止,这种结局让她伤心,她下定决心不让这种事发生。

到了她该回房的时候,小珍和他交换了电话,并且告诉他,希望她下一次再来波士顿出差时,他俩能再见面,他笑着答应了,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吻了一下。

第二次的出差是在两周后,她告诉自己,这个人对她非常重要,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豪,她认爲自己能控制局面,她从来没有爲了个人的因素而安排自己出差,但是这一次显然是例外,谭去她的饭店接她,来到一家法国餐厅,他们谈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当晚餐结束后,小珍发现自己在交谈时,有时会愣愣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她已经被这双眼睛所迷惑了,在喝过咖啡后,小珍告诉对方,她真的不愿意一个这麽美的夜就这麽结束。

他告诉小珍:「如果奶愿意的话,可以到我家来。」

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冲口而出:「啊!太好了!」而是很端庄地说:「我想也许不错。」

谭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温柔的执起她的双手。

小珍此时就像有股电流通过了全身,她只听到谭说:「┅有件事情奶得知道┅」

「我是一个很强壮又很粗暴的男人,我希望我的爱人能完全听命于我,如果奶不喜欢这样的话,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在饭店的酒吧见面好了。」

小珍只了解他所说的一部份意思,但是她明白地了解,自己马上就可以和这个男人独处了,她轻轻地点点头,回答:「我愿意去你家。」

在去他家的路上,小珍和谭交谈了一会儿,但是小珍的心中充满了疑问「她不知道当她说她愿意跟他回家时,谭会怎麽想,她有强烈的感觉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他,而且自己也愿意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中。

那是一幢位于安静的住宅区,又大又老而且看得出经过细心照顾的房子,虽然是晚上,还是看得出屋外的草坪修剪得非常好,草坪上还有一果很大的老榆树。谭停好车,走过来帮小珍开车门,再牵着小珍的手,走进房子打开灯,他们进门后,谭将门关上锁好,带着她走进一个非常摩登的房间,这里看起来像是客厅和饭厅,重新装潢过,非常干净。

小珍转过身来,期待谭给她一个吻,谭轻轻的将她抱在怀中,轻吻了她,他们的舌头交叠在一起,很快地,谭中止了接吻,向后退一步,牵着她的手。

「就像我告诉过奶的,」他说:「我希望奶做我所要求的事,任何时候奶不想做,奶只要说『够了!到此爲止!』,只要奶说了这些字,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会送奶回饭店,了解吗?」

小珍从谭的语调中听得出来,他是认真的,小珍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必需服从他的要求,这种情况让她觉得兴奋又紧张。

「最后」她再求证一次:「我可以决定何时结束,对吧!。」

「首先,我要奶脱去奶的上衣。」他命令道

她本来打算反对,但是看到谭说话时配合着手势,她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脱鞋子,不久后,她脱下了上衣。

她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放自己脱下的衣服,但是都找不到适合的地方,所以只好抓在手上。

「现在跪下,打开我的裤子。」他很快的说。

她的裙子本来就够短了,现在一跪下,裙子自然升高了,她的膝盖感受到柔软的地毯,伸手去解开谭子皮带和拉炼。

她像是在作梦,她脱下了谭的裤子,扔在地上,他的肉棒现在就在他的双腿之间,小珍对这个阴茎的大小形状感到非常惊讶,她本来想伸手去摸它,但是谭还没有下命令,所以她什麽也不做。

谭踢开自己的鞋子,脱下袜子,再脱下衣服,当他脱光后,他说:「奶做给我看,奶是怎麽口交的。」

这句话吓到了小珍,「他爲什麽会这麽说?」她看着谭,心里想。

谭笑着说:「记住,奶可以不做任何奶不愿做的事。」

小珍用两双手握着那阴茎,将头靠了过去,我龟头贴着她的唇,然后伸出舌头舔着龟头,她才刚这麽做,她就觉得自己的爱液由下体流出,流到自己的腿上。

这是她第二次看史医生所说的故事,第一次诊疗时,她只是学着如何在看病时放轻松,第二次看病时,史医生一开始就说:「告诉我,奶爲什麽要看心理医生。」小珍不知如何开始说,所以她只好说起她是如何认识谭,而且做他的奴隶,做这些事情违反她的本性,但是她又不愿停下来不做。

史医生把手放在下巴,听小珍说着故事,当小珍停下来,他问道:「当他插进奶嘴里时,奶有什麽感觉?」

「我想尝尝他的精液,」她冲口而出:「我┅我很抱歉,我不该这麽说的。」

史医生俯身向前,轻拍小珍的手说道:「奶当然可以这麽说,我要知道奶的感觉,而且奶的想法也不会吓到我。」

短暂的停止后,小珍继续说:「真是不可思议,谭是一个非常帅的男人,而且是最吸引我的那种,当他直接的告诉我,要我吸吮他的阴茎时,我还想要喝他的精液,我爲他口交了几分钟,他的身体忽然变得紧张,之后我就感觉到他在我的口中射精了,我开始吞咽,他又要我别将精液吃下去,让它们留在口中,我照办了,我感觉到精液在我的下巴和脖子间流动,我从来没这麽尝过和体会过精液,我会永远记得那个美妙的感觉。

「当我吃下精液后,谭要我趴下,我感觉到他掀起我的裙子,我的屁股传来一个非常奇特的感觉,而此时我什麽也不能做,我开始莫名的颤抖,我想要他对我做任何事。我觉得我知道他要玩我的屁股,但是我装做不知,等他的下一步动作。

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桌前,从抽屉中拿出一些东西,我想知道他在干什麽,但是在他的权威之下,我不敢去看,所以我只是看着地毯,他走了回来,在我的屁股上涂了一些润滑液,然后走到我面前,他的手上拿了一支电动阳具。

谭说:「这个小东西会帮奶进入情况,奶会喜欢的,有没有人搞过奶的后门呢?」

我看着他,说道:「没有。」

接着他往后走去,我感觉到电动阳具的轻轻的碰到我的肛门,他打开电动阴茎最小的开关,让它振动,然后在我的肛门周围绕圈圈。

他这麽做的时候,我感到我又流出了更多的爱液,我还想要更多!

他非常慢又温柔的将电动阳具的顶端插进我的屁眼,所以我没有任何痛苦,他很有节奏的一点点插进来,直到电动阳具的龟头插了进来。

谭将手放在我的背上,说:「这会有点痛,但是不会太久。」

我对他的话感到紧张,但是他说:「不行,奶必需完全放松。」

然后他开始把电动阴茎的其它部份插进来,我只觉得我的肛门张开了,电动阴茎插了进来,因爲非常的痛,所以我将腿张得更开,但是当整支电动阴茎插进来的时候,那种痛苦就消失了。

他调快了振动的速度,并且用那可怕的玩具开始抽送,我开始呻吟,发现我正扭着屁股,迎合他的动作。」

「忽然,他将假阳具拨了出来,我感到他改用他的真肉棒,抵在我已经张开的屁眼上,他慢慢地将肉棒插进我的肛门,直到他的腿贴在我的腿上,我感受到他的阴茎,而且我开始高潮,在他干我屁眼时,我一直持续高潮,直到他射了精,慢慢地拨了出来。」

史医生沈默了一会儿,问道:「小珍,奶觉得怎样?奶喜欢这样吗?」

「我想因爲我一直忙于工作,」小珍回答:「而且除了工作外,没有什麽事能提起我的兴趣,我知道我一直在寻找些什麽东西,直到我遇见谭,我想我找到了,另外就是这样做看起来很『脏』,我一直生活在严谨的环境中,我一直努力工作。我还记得当谭的精液滴上我的下巴时,我想如果让我的属下看到了,这会是多麽让人兴奋的一件事,当然,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做出这种难以啓齿的事,没有必要让别人知道我有这种特殊爱好。」

「奶认爲这是特殊爱好?」史医生问道

小珍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我不知道,我让谭这样搞我,看起来好像是变态,但是当我和谭在一起时,我感到无上的自由。这听起来很有趣,不是吗?我因爲想要这种自由,所以我愿意做他的奴隶?」

史医生沈默了一会儿,接着轻轻的说:「奶还想再见到他吗?」

小珍马上回答:「我不知道,你认爲呢?」

「我不会告诉奶该怎麽做,」史医生回答:「但是我有点担心奶的安全,奶去见他会不会有人知道?」

小珍说:「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要去见他,我会在你的答录机要留下口信,所以起码你会知道的。」

史医生同意小珍的做法,他要小珍再想想做这些事的理由,让他们两人都想清楚,小珍说她会这麽做的。

第二章

逐渐地,小珍和谭的会面越来越频繁,而且也愈来愈变态。

谭会将小珍绑在床上或桌上,用他的手、嘴、阴茎或是任何他有的成人玩具玩弄小珍所有的洞。

有时他还会拿小夹子夹小珍的乳头和阴唇,来帮小珍催情,但是如果他看到小珍真的很痛,他会住手。

许多次谭在玩新花样时,小珍几乎要说出:「够了!到此爲止!」但是她始终没说出口,而且一直不断有新感受,她也一直接受史医生的心理治疗,也向史医生报告每一次的经过,有一次,他们在讨论一个新的冒险是如何增加她的自由感时,小珍开始担心她和谭的关系可能影响了她的工作。

一晚,她一丝不挂的站着,谭用手指玩弄她的阴户,她已经非常兴奋,非常湿了,但是谭要她穿上上衣、裙子和鞋子,他们要出去一下。

小珍准备要穿上内裤,但是谭说:「不!只要穿上我要奶穿的。」

小珍只好穿上宽上衣、短裙和高跟鞋,当他们走过饭店大厅时,小珍知道透过她的上衣,可以清楚看见她乳头的样子,而且这麽短的短裙,没穿内裤根本不能坐下来。

她想问谭要带她去哪里,但是没问出口,和他上了车,谭将右手伸到小珍的裙子底下,继续玩着她的阴户,一边告诉小珍他们要去三加一个私人聚会,她会见到几个谭认识的男人和女人,小珍无法抵抗身体传来的快感,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一家酒吧门前,她现在得几乎一丝不挂的进去了。

当谭停好车,过来帮她开车门时,她非常害怕,她们走进了一扇没有标记的大门,这个酒吧的空间之小,让她非常惊讶,连大厅里所陈设的桌椅都比其它地方小。大厅的前方有一个舞台,围上了黑色与蓝色的布帘,整个酒吧看起来很精致,里面大概有卅人左右,当他们走进时,一对俊美的夫妻还向谭打招呼,他们是小罗和丽丝,谭拉了一张椅子让小珍在小罗的身旁坐下。

刚一坐妥,她就发现小罗正注意着她,她想起她没穿内裤,所以赶紧将两腿合紧,将衣服往下拉,盖住大腿,但是她发现谭的眼光并不赞成她这麽做。

谭调整了小珍的椅子,所以她的腿正对着小罗,她知道小罗可以看到更多她的大腿。她别过头去看着丽丝的胸部,丽丝穿了一件绿色的低胸衣服,很明显的也没戴胸罩,她看了一会儿,丽丝看着小珍,对她笑了笑。

他们聊了一会儿,小珍发现谭的手放在丽丝的腿上。

最后,谭转向小珍,对她说:「这个酒吧里的人都非常亲近,而且愿意分享所有。」

接着他微笑,向小罗点点头,伸出手隔着衣服捏住丽丝的乳头,小珍本来想叫谭别捏得这麽用力,但是丽丝却闭上眼睛,将头往后仰发出:「嗯┅嗯┅」的声音。

此时小珍也发现小罗的手也放在她腿上,她吓了一跳,她看着谭,不知道该怎麽办,他确定谭知道小罗在干什麽,她也知道她最好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小罗的手迅速的往三角地带移动,当他摸到小珍的阴毛,他立刻伸出中指,拨开小珍早已湿了的阴唇,将手指插进小珍的阴道中,用手指抽插。

当小罗把手拿出来,把那湿淋淋的手指放到丽丝的唇上,小珍看着丽丝舔着小罗的手指,将自己的爱液全吃了下去。

小珍不敢相信现在发生了什麽事,她正坐在一对刚认识的夫妻身边,酒吧里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彼此认识,她看了看周围,发现附近有一对男女正在接吻,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对男女正在互相爱抚,当她看到隔她两个桌子外的景像时,她开始喘息,原来一个美女正在爲一个俊男口交,那男人的手扶住女人的头,控制她头动的速度,忽然,她看到那个男人将那女人的头移开,露出了他红红的龟头,她看到那个男人射精在那女人的口中。

小珍此时兴奋异常,她看过一些成人电影,但是这是她第一次这麽真实的看到这个情景。

现在小珍全明白了,谭轻轻地告诉她:「就像奶所看到的,我们在这里完全放开自己,我希望奶能让小罗知道奶的口上功夫是如何的棒。」

小珍不知道该怎麽办  ,她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但是他┅请别┅」

小罗笑着对她说:「奶必需和我一样做出反应,除非奶想回去。」

一些疯狂的念头穿过小珍的脑中,小罗的爱抚让她无法思考,她怎麽能够爲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口交呢?她看小罗解开了裤子,将他那巨大的阴茎拿出来握在手上,慢慢地上下套弄着。

此时丽丝笑着对她说:「小珍,我想看奶和小罗玩,比他跟我玩时玩得更尽兴,拜托奶。」

她移了移已经张开的双腿,她知道如果她要做什麽事,一样必需经过小罗的命令。

她看着小罗一直涨大的阴茎,等待下一个命令。

小罗将手拿开,她看到小罗阴茎的全貌,这个阴茎大概有廿四、五公分,而且非常粗,她得尽量将嘴张开,才能将这个大家伙含进嘴去。

小珍闭上眼睛,不想见到别人正在看她爲这个男人口交。

她伸出舌头开始上下舔着小罗的龟头,渐渐地,她感觉到小罗的龟头已经靠上她的嘴唇。

马上她就忘了自己在做什麽,而一心只想让小罗射精给她,她张开眼,看着小罗,同时用手玩着小罗的睾丸。

小罗看着她,用微笑和呻吟鼓励小珍。

她估计,她大概含进了小罗阳具一半以上的长度,她的下巴由于过度张开而有些疼痛,她以爲,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尝到小罗的精液了。

小珍试着再让阴茎进去深一点,所以她更用力的将头往下顶,她不知道丽丝可以含进多少,但只知道只要器己想的话,她可以做得比丽丝更好。

当小罗的龟头正要进入小珍的咽喉时,她因爲几乎要呕吐而想放弃继续,但是小罗看起来就快要射精了,所以她又继续尝试。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才将头再往下顶了顶,感觉到龟头正开始进入她的咽喉。

她龟头深入她的喉咙五公分左右时,小质还在想,要不要将整根大阳具全含进去,但是小罗却射了精。

她不情愿地让阴茎由喉咙拨出来,让小罗的精液射在她的舌头上,在小罗射精的同时,她还继续帮小罗打手枪,好让小罗多射一些,射在她的舌头和嘴唇上。

在此同时,她发现丽丝跪在她身旁,看着小珍把小罗的阴茎舔干净。

当她舔完后,丽丝转过小珍的头,吻着小珍,并且将舌头伸入小珍的口中,探索小珍口中剩馀的小罗的精液。

小珍从来没有和女人这样吻过,所以刚开始时非常吃惊,她马上就感受到丽丝的嘴和唇是如此地柔软。

长吻结束后,丽丝笑着对小珍说:「恭禧奶,奶破了我的记录,下一次我会超过奶的。」说完对小罗眨眨眼。

小珍将这段故事告诉史医生,她爲自己居然在大庭广众下帮别人口交感到兴奋而觉得羞耻。

史医生问小珍,爲什麽愿意在这麽多陌生人面前这麽做?

小珍回答:「第一,我知道这是谭要我这麽做的,我不应该拒绝。而当我看到小罗的肉棒时,我知道自己也愿意这麽做,尤其这麽多人在看,这会让小罗更加兴奋,所以我会这麽做,在场的这些人,我可能再也不会和他们见面了,没有人知道我的背景,所以我可以和任何人性交,我想到这里非常兴奋。」

第三章

当这两个女人回到座位上,小珍感到前所未有的欲火正在上升,如果有人向她要求,她会马上躺在桌上让他奸淫。

她发现附近的人都在做爱做的事,没有人注意到她刚才的表演,但是有一位老男人对她微笑,并且对她点了点头,她开始感到脸红。

正当她想问谭何时回家时,舞台的灯光却亮了起来。

舞台的布幔打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说了一些欢迎光临的话,他满脸胡子,穿了一件正式的礼服。

「现在开始,」他宣布:「今晚的表演,由凯茜开始,她带了一名年轻的男士来三加,她要介绍这件男士给我们大家。」

小珍右边桌子的一位金发女子站了起来,带了一位大个子黑人走上台去,此时蓝绿色的灯光照在舞台上,那名黑人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高,混身的肌肉。

凯茜和那名男子在舞台上对大家说:「各位来宾,这位是凯文,他要来这里展现他的特异功能。凯文,可以开始了!」

凯文张开嘴,伸出他粉红色的舌头,所有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那个舌头竟然一直伸长,最后居然长达廿公分!

小珍心想:「一定是假的!」,直到凯文开始活动他的舌头,小珍才相信那是真的!

那条舌头往下伸,可以舔到他的下巴下方,往伸伸则可以伸到眼睛前面。

在凯文稍稍的示范之后,凯茜解开了外套的衣带,结果在外套下除了粉红色的吊袜带和白丝的丝袜之外,竟然一无所有。

凯茜躺在舞台上,小珍可以看到一个没有阴毛的阴户在凯茜张开的双腿之间。

凯茜的个子很小,这也使得小珍开始怀疑那个黑人大汉怎麽搞得了凯茜?

凯文脱去衣服,跪在那小女人双腿之间,开始舔着她的腿,然后慢慢地往上游移,由于他的舌头很长,所以每一个动作都让人看得很清楚,当凯文舔到凯茜的阴户时,小珍再也忍不住这种刺激,慢慢地将手伸到短裤的边缘,偷偷用手指轻轻按着阴核,一边看着表演,一边轻轻地磨擦。

一旁的大电视同步播出了由舞台后面所见到的情景,这表示舞台上一定有一台摄影机,有时还会有特写镜头,小珍想看看摄影机在什麽地方,但是她的目光却离不开凯文的长舌头上,凯文本来还轻轻舔着凯茜的阴户,现在他将舌头慢慢地插进凯茜的肉穴五六公分了。

小珍转过头去看着电视,以电视的特写,可以让她看得更清楚,她看到凯文的如头开始抽送,而凯茜的双手则在自己的胸部游移,有时还用力捏着自己的乳头,发出阵阵的呻吟,显然凯文给了她无上的快感,此时小珍磨擦阴核的速度也爲之加快。在凯茜到达高潮放声尖叫的时候,小珍看到凯文的舌头,已经全部插进去了,凯茜不停的尖叫、扭着屁股,最后全身瘫软。

最后,凯文将舌头抽了出来,他的脸上全是凯茜的爱液。

凯茜在高潮过去后,支起身子,对所有的观众说:「就同各位所见,凯文的功夫非比寻常,但是除了这个之外┅」

凯茜对着凯文轻轻一笑,凯文开始解开裤子,当他脱下裤子面对观众时,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冷近几桌子的人发出喘息声,凯文的男根起  有廿五公分长,而且还在不停的变长,凯茜用两双手握住这个大家伙,用嘴含住上下套弄着,那个男根也非常争气的成爲卅公分的长度,接着凯茜转过头来对大家说:「很不幸的,我的骨盆太小,没有办法让这个好东西进来玩,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一点事。」

她对这个巨人眨眨眼,说道:「我建议志愿者上台,让我们看看凯文如何使用这个东西。」

屋内许多只手举了起来,小珍听到许多女人在叫着:「让我来!」「我要试试!」

此时谭小声地走近舞台,悄悄地对凯茜说了几句话,小珍从谭的样子感觉出来,谭在这里相当受到尊重,而且有相当的影响力。

谭上了台,对大家说:「我今天带来一位第一次来的朋友。」

听到这句话,小珍的心差点跳出了喉咙。

他又说道:「我要求各位同好,把这个机会让给她 
 
小珍。」

「他怎麽可以这样。」小珍想:「我会被这个怪物撕成两半的。」

小珍看着谭,满腹怒火,她想大声说:「不!」

谭走到小珍身边,挽过她的手,轻声对她说:「凯茜向我保证过,凯文绝对不会伤害奶的,他只会做奶愿意做和奶告诉他的事,这是我和凯茜送给奶的礼物,我希望奶别扫大家的兴。」

她又感受到谭的权威,她毫无疑问地必需上台,在这麽多人面前脱得精光,还要让那麽大的阴茎插进体内。

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知道她一定得做。

谭将小珍带到了台边,而凯茜则牵她上了舞台,这时小珍才清楚地了解,凯茜的个子是如此地袖珍。

凯茜要小珍脱去衣服,小珍照办了。

当她一丝不挂对着凯文时,她发现凯文的身上全是肌肉,没有一点点的肥肉,而且凯文也不是黑人,只是肤色有点深,比较像义大利人、西班牙人或是其它混血儿,而且其实长得非常好看,不止是英俊,而且还好看。

凯文低下头来吻着小珍,小珍觉得凯文的嘴上,还残留着凯茜的味道,他轻轻地按了按小珍的肩,小珍顺着他的嘴,沿路向下吻去,直到跪下来,吻着他结实的腹部。

现在她就面对着这个巨大的阳具了,他向两旁看了看,想找找看谭是不是在附近,但是舞台上的灯光太强了,所以她看不到台下的任何人,小珍也很喜欢这样,她虽然看不见其它人,但是她知道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小珍用两双手抓起凯文的阳具,让龟头靠在自已的唇上。

这只阳具非常地重,和她的想像一样,而且摸起来非常光滑,她伸出舌头低住,龟头尖端的小缺口,「好奇怪,」她想:「这麽大的阴茎,却有和一般人一样大的马眼。」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让双唇更爲湿润,含后张开嘴,含上眼前的龟头。

她认爲小罗的阳具已经够大了,所以也许她可以含进整个龟头再含进四、五公分,只要充份的将嘴张开,从一旁的电视上,她注意似乎有另一台摄影机正在拍摄,把她的脸拍在画面上,她像照镜子一般的端详自己,找找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麽缺点,她现在确定自己一直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看见自己的嘴巴张开,凯文那巨大的男根,滑进了她的口中,然后凯文晃动自己的屁股,让那大阳具在口中抽送。

她也爲凯文感到悲哀,因爲他享受不到其它男人所能享受的口交高潮。

所以她张大了口。让凯文的阴茎尽量插到底,好让凯文能在小珍的口中尝到口交的情趣。

忽然,小珍感觉到凯茜在她的阴户周围涂上一些润滑液,所以她马上想起自己上台来的理由,她感到一点紧张,于是擡起头病看看凯文,又低下头来看看凯茜,同时对他们笑了笑,她还记得谭要她信任凯文,遵照凯茜的指示。

很快地,凯茜站起来,让小珍躺在她刚才所躺着的地方。

「这是拍摄的最好角度。」小珍在内心暗笑,同时她也清楚,这一切可能会录下来,她希望这一次的冒险不会将来再困扰她,现在她所在乎的,只是凯文要如何与她性交,她是否能够应付即将到来的一切而已。

凯文移到小珍的双腿之间,俯身亲吻她。

凯文用舌头打开小珍的唇时,小珍又期待又怕受伤害,她怕凯文的舌头伸进口中,但是他没有。

凯文用手确认小珍是不是已经充分的润滑了,凯文用手摸着小珍的阴户,轻轻的用手在阴唇上滑动,让小珍更加湿润。

凯文认爲一切就绪,此时可以进入了,于是凯文用手拨开阴唇,准备插进去。

但是显然因爲肉棒太大,凯文的龟头只进去了一点点,就很难再进去了。

小珍从电视上看着凯文的大阴茎,插进自己的体内,她看着那巨大的龟头一点一点的进来,直到整个龟头消失在自己体内,由电视上看着自己被插入,同时又感受到真实的快感,这种感觉相当奇特。

小珍伸出手,爲凯文那一大段尚未插进来的阴茎打手枪。

「到目前爲止还不错。」小珍心想。

有一个明确的感觉升上心头,凯文的阴茎似乎不能完全插进来,小珍感觉到凯文的阳具正用尽一切努力想再深入一点,可能会插到自己的脊椎骨。

凯茜上前爲两人补充了润滑剂,小珍告诉凯茜,自己流了很多爱液了,但是凯文还是进来得很困难。

凯文开始慢慢地抽插,小珍低下头,看见阳具大概又多进来了五公分左右。

小珍发出喘息,此时凯文关心的看着她,怕伤了她。

「没关系,」小珍呢喃般地说:「我只是很兴奋。」她向凯文保证自已没有问题。

凯文开始加快速度抽插,插入一次比一次深。

小珍已经在高潮的边缘了,她  住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发出尖叫声。

但是高潮来临时,她  住嘴巴的手显然起不了什麽作用,她听到自己发出刺耳的尖叫,尖叫之后是长长的呻吟,小珍已经高潮了,但是凯文现在所插入的部份还不够多,就已经把小珍搞成这样了。

小珍会不会被干死?

凯文还在致力于全部插进小珍体内,小珍此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深足,当凯文的龟头碰到她的子宫颈时,她又达到了另一次高潮,这一次的高潮比第一次还让她过瘾。此时凯文停止抽送,小珍感觉到凯文的龟头正停在那里,她听到自己发出从来没有的响亮叫声,她瞥见电视上凯文的阴茎,只剩十公分在外面了,她要全部!她要凯文插到底,直到她的胃。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她用手摸着自己原来平坦的小腹,她感得出,自己的肚子已经因爲这根大肉棒的插入而突起。

凯文又开始猛烈的抽送,直到全部插入小珍的身体。

小珍又开始高潮,而且高潮一阵强过一阵,直到她觉得,凯文快要射精了,她抱紧凯文的头,用力吻着他,然后小声的在凯文的耳旁说:「我要你射进我的嘴里。」

这也正是凯文所想的,立刻,凯文将阴茎拨了出来,并且跪到小珍的脸旁。

小珍张开了嘴,用两只手帮凯文打手枪,她上极快的速度用手上下套弄,小珍的手上沾满了阴茎上自己的爱液。

小珍发现,如果自己的大姆指按着凯文的阴囊,他会更兴奋,就在同时,一大股精液喷上她的脸和口中。

小珍觉得这好像是用精液淋浴,因爲精液的量实在太多了,她的整个脸和嘴里都是精液。她不认爲这样就完了,她以爲这麽大的阴茎,应该有更多的精液才对,于是她又把凯文已经开始缩小的阳具塞入口中,尽情的吸吮,直到再也没有精液流出爲止。

她听到许多的掌声和欢呼声,但是她却不记得爲什麽他们要鼓掌?

她清醒了些,看到舞台的布幔合了起来,电视也关掉了,凯文躺在她身旁,强壮的手臂放在她身上,她沈沈地睡去。

第四章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暗房间中一张非常舒服的床上,她花了几分钟让自己清醒,同时想着刚才那鲜明的梦。

忽然,小珍发现那不是个梦,她真的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表演性交,而且好像还被录影。她开始惊慌,她闭上眼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是如何地让她兴奋。

她开始接受她喜欢这样,也喜欢得到大家对她表演赞赏的事实。

她知道自己愿意再来一次,也知道欲望和害怕会让她兴奋、激动,她等不及要告诉史医生故事的经过,不知道爲什麽,史医生愿意了解自己,同时也帮助自己了解自己。她很想知道自己爲什麽在别人面前性交,会觉得兴奋。

此时有人打开了门,并且开了灯,使得小珍张开眼睛。

丽丝站在门旁,她看见小珍醒了,就关上门走了进来,跪坐在床边,轻轻用手拨弄着小珍额前的头发。

丽丝笑着说:「当奶睡着了,我们有点担心,我要确定奶没有事,凯文想问问奶他有没有伤了奶。我检查过奶,好像没事,所以让奶继续睡。」

小珍轻轻地说:「我觉得很好,只是有点累,我从来没搞过这麽久,他们会如何处理拍下来的录影带?」

丽丝站了起来,走近床头,拿出一卷录影带交给小珍,

「看过之后,奶可以保存、洗掉或毁掉,我保证就这麽一卷,我们只是性开放,不会做什麽勒索的事,这是谭自己从  影机中取出来的,所以可以确定没有人复制。我确定会有人相保存它,但是我们有非常严厉的游戏规则,不会有人这麽做。」

小珍听完后,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了下来:「我只是比较小心。」

丽丝又对小珍笑了笑,轻轻摸着她的乳头说:「我们还有许多很严格的规定,会员的加入要一再地认证,在奶这次加入之前,谭已经测试过奶许久了,也许奶不知道,这是爲了安全。」

小珍同意她的说法,也同意谭之前不让她知道这件事的理由。

小珍的乳头因爲丽丝的抚弄又感到兴奋。

「第一次的测试是很辛苦的,但是谭办到了,如果奶想的话,以后奶可以自己问他」丽丝道

小珍感觉有一些液体由她的阴户中流了出来,她希望丽丝继续,于是她拉下被单,露出整个乳房,丽丝的双手则轻轻地捏着小珍的乳房和乳头。

丽丝说:「奶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会员了,小珍,奶得签一些文件,并且遵守规定,这只是个形式,我从来没看过第一次上台的人会这麽卖力,当凯文射精在奶嘴里时,我想当时大概有廿个观众也达到了高潮。」

小珍想起那股精液射进自己的嘴里和脸上的那一幕,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丽丝吻着小珍的胸部,使得小珍很难集中意识回想整件事。

小珍捧起丽丝的头,开始吻她,丽丝的唇还是那麽地柔软。

丽丝的手慢慢地往小珍的下半身移动,她先抚着小珍的小腹,再往下移,摸到小珍的阴毛,接着又往下,摸到小珍的阴户。

丽丝伸出三根手指,插进小珍的阴户。

小珍看着丽丝不停的喘息。

丽丝的声音也变了:「有时候奶喜欢快一点,不是吗?」

小珍呻吟着回答:「┅是┅是的┅」,此时她几乎马上得到高潮。

丽丝停止了动作,说道:「我不要奶高潮,小可爱。」

小珍不知道丽丝要如何阻止她高潮,但是她渐渐平静下来。

丽丝抽出了她的手指,马上又更用力的插了进去,小珍此时几乎要高潮了,只要丽丝再多插几下。

忽然,丽丝将手指再度拨出来,小珍觉得身体内再度变得空虚。

丽丝脱掉自己的衣服,爬上床跨在小珍的脸上,这是第一次小珍这麽近的看一个女人的阴户,她不想碰这个阴户,但是她明白,如果小珍要丽丝帮她高潮的话,她就一定得做什麽。

她轻轻按了按丽丝的屁股,让丽丝的屁股下降了些,小珍将舌头伸出,可以碰到丽丝的阴唇。

丽丝的阴唇已经很湿了,小珍尝试的舔了一下,她发觉味道是酸的,但是并不让人觉得难过。

丽丝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降下自己的臀部,让自己的阴蒂碰到小珍的鼻子,并且以小珍的鼻子磨擦阴蒂。

刚开始时,小珍担心自己会不能呼吸,但是她马上学会一边舔着丽丝的阴唇一边呼吸,她体会到,丽丝正在搞她的脸,她的臀部像一个男人抽送时的扭动,小珍用力的舔着,直到丽丝高潮后伏下身子。

丽丝的爱液滴在小珍的脸上和嘴里,小珍将它们全吃了下去。

最后,丽丝起身,而小珍再度尝到了那三根手指。

丽丝抽出那三根湿淋淋的手指,放到小珍面前:「现在,你自己尝尝看,比较一下味道。」

小珍感到难以置信的兴奋,她将手指吮入口中,觉得非常好吃。

丽丝重覆这个过程两次,后来她插入了四根手指,飞快地抽送小珍。

小珍注意到有一点不同了,因爲手指好像变得更粗大,小珍发现丽丝连她的大姆指都插了进来。

最后,丽丝连整个拳头都插进小珍的阴户。

「高潮吧!小珍!」丽丝加快手上的整度,说道

小珍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只听到自己的尖叫。

丽丝的整条手臂在她的阴户中抽送,小珍的高潮一阵接一阵的袭来,此时她不小心注意到谭正在床边,看着小珍和丽丝办事,但是小珍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