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美人图第五集第五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五章◆才女双璧

伊山近站在军营之中,手持太后谕旨,皱眉沉思。

几名将领躬身肃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更不敢打扰这位远方来的大人。

虽然伊山近年纪幼小,但能手持太后印信,显然是她的心腹亲信,说不定就
是皇亲国戚,天生的贵人,身份要比他们高得多了。

伊山近倒没注意他们,只是一心琢磨这份谕旨上传来的信息。

他从俘虏了两位侠女之后,就赶到较近处的军营,却收到了太后谕旨,告诉
他各大修仙门派已经开始招收弟子,如果想要拜入修仙门派,最好能在十日内赶
回京城。

这样的谕旨她显然写了不止一份,由快马送到附近各处军营和官府之中,只
等伊山近一与官府、军队联系,就能将谕旨送到他手里。

算算时间,从她写信到现在已经有五天了,也就是说,他必须在五天内赶回
京城才行。

就算有空行梭帮忙,也比千里马快不了多少,现在必须赶快处理完侠女盟的
事情,赶回京城准备报考修仙门派事宜。

他手里拿着两份情报,分别是侠女盟剩下几名女侠的近况。

七名侠女现在还有四名,分别是大姊陈秋雁、万人敌张亦菲、女诸葛何琳,
还有上次他见过,还挨过她打的暴躁少女蔡玲儿。

年龄较长的两个现在在绮霞山主持事务,将山寨守得如铁桶一般。以陈秋雁
的武功和仙术,张亦菲万人难当的天生悍勇,再加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地
形,多少军队也无法攻上山去。

蔡玲儿一向贪玩,现在行踪不定,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玩了。

只有何琳现在正在自己家的山庄里,据情报显示,文娑霓也被捉到了那里,
不知是否正在经受拷打。

诸葛山庄与侠女盟总部在两个不同方向,如果按日程来算,想在五天之内赶
回京城,就只能去其中一个地方。

「好像没有什么好选择的。那些侠女留在山上,早晚还能攻破山寨抓到她们
;文大小姐却在那里受苦,得快点把她救出来才行。」伊山近下了决心,立即告
辞出了军营,到了无人之处,祭起空行梭,向着情报所示的诸葛山庄方向飞去。

他日夜兼程,终于赶到诸葛山庄,站在山顶向下遥望,俯视着这座武林中着
名的山庄。

何琳的父亲就是武林中出名的智者,曾联合群侠,主导过许多次正邪之间的
大战,后来英年早逝,群豪在他逝世后公推此庄名为「诸葛山庄」,以纪念他的
大仁大智。

他没有儿子,家业都由女儿继承。若是普通人家,自然有同族弟侄前来争夺
家产,但武林豪雄的女儿同样武功高强,又有侠女盟支持,同族兄弟没有敢来惹
事。

「这家伙怎么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就是普通人家也该有五、六个
儿女啊!」伊山近纳闷地想着,突然醒悟:「这么一说的话,好像武林中人都很
少有子女,难道修练内功能把鸡鸡练没了,连孩子也生不出来?」

不过练内功、练仙术是否能减少精虫之事,他现在并不关心。最重要的是该
怎么混入诸葛山庄,把他的女人救出来。

远远望去,整个山庄气势森严,建筑井然有序,显然是布成了一个阵势。

「是八门金锁阵,还是十面埋伏阵?这可难住我了!」他虽然不懂这些兵家
阵法,却有仙术可用,强行混进去就行了。

若是用了空行梭飞临,只怕隐身术受到影响,如果是内功高强的人从下向上
看,容易发现异常。

伊山近倒也不管那么多,用空行梭飞到山庄附近,跳下来收起法宝,施出隐
身术,向着山庄走去。

这座山庄虽然守卫森严,但比绮霞山的山寨还要容易混进去。

那座山寨道路崎岖,许多地方还关着门,必须得叫人开门才能进去,所以伊
山近得用浑沌容的仙术蒙骗守门喽啰,才能进入深处。

而诸葛山庄门户大开,有许多婢仆在门中走来走去,显然是富贵人家,每天
迎来送往的事情很多,要像山寨一样紧闭门户也不可能。

伊山近隐身踏入门内,小心地走进去,并不敢乱走。

他知道这山庄看似平和,实际杀机四伏。那些阵势不是白白布下的,一旦走
错了路,说不定就会迷路走不出来,陷入阵势,只能靠空行梭逃生,那样只怕就
会打草惊蛇。

但他也有主意,就是跟在一些衣饰精美的婢女身边,向着里面走。

衣饰精美,容貌俏丽,那就很可能是何琳的贴身婢女,跟她们走就算找不到
何琳,也不会走到迷宫陷阱里面去。

但山庄实在太大,路途较远,沿途看到山庄里面的婢仆人数众多,富贵气象
令人惊讶。

伊山近虽然见过大世面,也不禁讶然:「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地主豪绅啊,武
林世家确实比普通乡绅强多了,在地方上的势力很大吧?」他在庄里拐来拐去,
跟了几个俏婢,直到天色渐晚,才摸到了山庄中心处。

那是一楝高大精美的建筑,气势宏大,颇有武林世家之风。

站在门前,伊山近心中一跳,隐约有所感应,似乎自己要寻找的少女就在里
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踏入了高高的朱红门槛之中。

站在精美屋舍里,伊山近小心地向里面走,侧耳倾听,隐隐听到有细微的娇
喘呻吟之声。

这还是以他超越常人的耳力,才能有一点感觉。他身边的婢女们一无所知走
来走去,既看不到他,也听不见屋子深处传来的淫声。

伊山近阴沉着脸,迈步向里间走去,心里忐忑不安:「怎么听起来像文大小
姐的声音,难道她被人奸了?」他虽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文娑霓叫床的声音
他早就熟悉至极,虽然现在她明显是在极力压抑,但还是能分辨得出来她很兴奋!

穿过重重门户,伊山近终于来到最里间的闺房,悄悄地将窗纸舔破,眼睛从
破洞中向里面一看,不由得呆了。

文娑霓就在里面,赤身裸体,被人奸淫!

她被捆在美人椅上,赤裸着雪白窈窕的诱人玉体,修长美腿被分开绑着,暴
露出粉红色的嫩穴。

她知性美丽的俏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红晕,虽然还有些羞愤地紧咬住樱唇,却
压抑不住琼鼻中销魂的哼声。

奸淫她的人虽然没有伊山近这样粗大的肉棒,却长了一条比他还长的舌头,
正跪在她雪白修长的玉腿中间,伸长舌头狂舔嫩穴。

看到这样的场面,伊山近脑中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

他强行定了定神,用力揉揉眼睛,再次透过窗纸上的小洞朝里面看去,终于
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看到的事情果然是真的。

不管事实多么难以接受,但它终归是事实,他无法抗拒事实的存在。

受无数武林人士爱慕的知性美女,绝色美丽的女诸葛何琳,此时就像一条狗
一样跪在天下第一才女文娑霓的美腿中间,用下贱的姿势狂舔嫩穴,香舌长而灵
活,比狗舌不遑多让,直舔得水花四溅,口水蜜汁点点斑斑,洒在她那淫荡的玉
颜上。

她和文娑霓一样,赤裸着雪白窈窕的玉体,富有弹性的娇嫩雪乳随着舔弄的
动作上下跌{石,纤腰盈盈一握,嫩穴在美腿间忽隐忽现,上面还带着晶莹水光。

「身材真好,好想干她……」伊山近咽着口水想道:「虽然没有插入,可舌
奸也是奸啊,她敢奸我的女人……等等,谁说没有插入?」何琳十指尖尖,染着
桃红色指甲的纤美葱指按在京城才女的娇嫩花瓣上,用力掰开,粉红色的丁香小
舌趁势插了进去,在嫩穴中狂插狠舔,奸得文娑霓无法忍受,终于张开紧闭的樱
唇,颤声娇吟起来。

伊山近眼睛都红了:「她敢插我的女人!虽然是用舌尖,这真是……太让人
……

受不了了!」他正要冲进去暴奸何琳一通,作为对她的惩罚,突然听到她嘤
咛一声,盈盈站起身,雪白窈窕的胴体散发出莹润光泽,极为诱人。

她美丽的面庞上带着娇媚迷人的笑意,脉脉含情地看着文娑霓的眼睛,柔声
道:「心肝,我忍不住了:;:刚才喝了那么多水,又吃了药,现在……」

她突然伸手将美人椅机关打开,文娑霓的纤美胴体就这样被她放平,而何琳
轻移莲步,移身向前,往文娑霓美丽至极的玉颜上坐了下去。

「她想干什么?让文大小姐舔她的下身吗?大小姐绝不会这么做的,像她那
样的高傲……」伊山近虽然想冲进去,可是又有几分好奇,身体像被铁铸在地面
上一样,无法动弹。

他倒是想错了。文娑霓果然是死都不肯张嘴舔她的嫩穴,但架不住女诸葛捏
开她的玉颊,将下体凑到上面,突然轻吟一声,一道清亮的水柱从下体喷射出来,
笔直射进娇艳樱唇里面。

文娑霓惊骇地瞪大美目,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屈辱地胀红了绝美面
庞,却被她按摩着咽喉,轻点着喉间穴位,无奈地将口中几乎满溢的液体咽下去,
两行清澈泪珠从美目中奔涌出来,滑过玉颜,落向地面。

伊山近被震惊得身体发木,茫然想道:「怎么会……她灌进去那些水,然后
变成泪珠流出来……这种事,啊……」

他的思维几乎错乱,怀疑自己身在梦中。

何琳仰头畅美娇吟,爽快至极,半晌才爽歪歪地从她身上爬起来,将美人椅
扶起,让她斜躺在上面,又端了一杯药水轻啜一口,含笑贴过去,吻上了文娑霓
的樱唇。

文娑霓奋力挣扎,却拗不过她,被迫喝了她口中药液,满眼都是屈辱的泪水。

何琳兴奋地向她索吻,丁香小舌强行伸进樱唇里面,与她激烈舌吻,吮吸着
她口中香津甜唾,浑然不顾自己刚才射进去的圣水,也透过这种途径回到了自己
口中,并兴奋地咽下去。

当然,文娑霓也被迫吃下她的津液,包括她从自己下身舔来的蜜汁也随之吃
了不少。

何琳吻了许久,抬起俏脸,美目迷离地看着她,娇喘息息地道:「这药有催
尿的效用,很快你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上去吻干她的泪珠和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并顺着文娑霓的
雪颈舔吻下去,含住嫣红乳头,奋力舔吮起来。

文娑霓感觉到玉峰和乳头被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含住,灵活地吮吸舔弄,强
烈的刺激涌来让她玉体剧颤,琼鼻中发出压抑不住的哼声。

她没有想到,同性之间的爱抚也会带来这样大的快感刺激,虽然还赶不上伊
山近大肉棒的强烈作用,但也让她兴奋得几乎要飞起来。

何琳兴奋地舔遍她的酥胸,在玉乳上留下细密齿痕,又上来搂住她脖颈,甜
蜜拥吻着她,吻势渐强,最后化为狂吻,几乎把文娑霓吻得晕去。

这一对绝色美女娇喘息息,一丝不挂地腻在一起,何琳美目迷离,轻吻她的
樱唇,柔声道:「好久以前我就听过你的名字了,也看过你写的诗文,那时我就
想,天下能配得上我的,也只有你了……」

看到她如此含情脉脉地说话,窗外的伊山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骇然想道
:「原来这侠女是变态!好像她二姊也是,她大姊也差不了多少……是不是练武
会把人练成变态啊?幸好我修习的是仙术……不过练这个好像副作用也不少……」
他正在皱眉沉思灵力修行给自己带来思想、行为上的改变,突然听到屋中文娑霓
咬牙拒绝道:「休想!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和你好的!」

「她又说这种话!」伊山近无奈地想道:「这么想让我当猪狗吗?」

何琳却咯咯娇笑起来,轻柔吻上她的樱唇,含吮她的舌尖,吸食了她好些香
津,又向下吻去,吮过乳尖,舔弄小腹,一直吻到嫩穴上,又兴奋地狂舔起来。

她这一舔就是小半个时辰,文娑霓被她越来越娴熟的舌奸技巧干得娇靥绯红,
颤抖喘息,时而尖叫两声,蜜汁汨汨地从嫩穴中奔涌出来,让这好色侠女兴奋地
吸吮进去,甜蜜咽下腹中,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娑霓的俏脸越来越红,娇躯也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何琳抬起美眸,满含笑意柔声问道:「心肝,怎么了,是不是小腹有些胀啊?」

文娑霓胀红了脸,忿然道:「明知故问,你刚才给我灌的那药……」

何琳咯咯娇笑,将美丽面庞贴到她雪白大腿中间的夹缝里,张开樱唇贴在尿
道口处,媚声道:「好小姐,不用忍了,直接就尿出来吧!」

「啊,你……」文娑霓瞪大美目,骇然看着她,这才知道她的变态有多严重。

伊山近也知道了,他的手紧紧抓住窗框,眼中射出惊骇兴奋的目光,眼睛一
眨不眨地盯着屋里两位绝美少女不放。

文娑霓的脸红得像要滴血一般,小腹胀痛至极,却强忍着尿意,死咬樱唇不
肯放松。

何琳温柔地在尿道口舔弄,香舌甚至还探进去挑逗,见她仍不肯释放出来,
便柔柔微笑着,纤美玉手探到美丽才女的小腹上,用力一按开「啊!」文娑霓猝
不及防,小腹中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终于忍不住放松下体,一股雪亮水流激射而
出,直射到美丽侠女的樱桃小嘴里面。

何琳兴奋得眼中充满笑意,樱唇紧贴着她的下体,大口大口喝下自己暗恋多
年的才女赐予的圣水,只觉这水如此温暖美味,让她如饮醇酒,幸福地快要沉醉
过去。

窗外的伊山近一屁股坐到地上,心中狂呼:「变态,变态!世上还有这样的
变态,我算是服了,甘拜下风!」他现在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变态之
外还有变态!

何琳欣喜地喝下所有圣水,还用力吮吸尿道,将里面最后一滴都吸到口中,
甜蜜咽下,然后又跑去喝了催尿剂,等待将它排出来喂给才女喝。

这一夜,她们不停地循环往复,彼此交换着圣水、淫水、汗水、泪水、口水,
喂到对方嘴里。文娑霓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可是又兴奋至极,爽得几乎晕去,
被她舔到超爽时,时而生起被伊山近的大肉棒奸淫的错觉。

「锄禾……」她紧闭美目,在晕眩的快感中低低呐喊着,长长的睫毛下面溢
出晶莹的泪珠。

伊山近听到她在兴奋中呼唤自己的名字,心中剧震,哪还忍耐得住,跳起来
一拳捣碎木窗,纵身跃入房中。

这一带没有婢女经过,大概是受了何琳的吩咐。而伊山近又及时布下摄声术,
阻止声音传播,就算闹得天翻地覆也不怕被人听到。

何琳正在美丽才女嫩穴上舔得如火如荼,突然听到木窗裂响,交欢中的两人
都转头来看。

文娑霓失声叫道:「锄禾!」美目中泪珠狂涌滚出,这一刹那看到他,彷佛
看到了最亲的亲人一般。

何琳俏脸一冷,眼中射出凌厉寒光,随手从美人椅下摸出皮囊,在里面抓了
一把,便向伊山近挥去。

漫天暗器劈头盖脑打来,尖端寒光闪烁。伊山近挥袖一拂,灵力布满长袖如
铁般坚硬,将暗器拂落,叮叮当当摔了一地。

何琳玉手如电,在美人椅下的地面上拉动机关,一个铁笼从屋顶落下,当头
罩向伊山近。

伊山近纵身前跃,速度快逾闪电,只听呼呼风声,那铁笼从他的身后落到地
上,发出震天轰响。

伊山近脚步落地,突然眼前一花,种种景物的位置都似乎有些变动。

这个房间很大,似乎也有布置阵法,伊山近越过一排书架看到何琳正赤身握
住一把峨嵋刺,冷笑看向这边。

「你小穴都露出来了,还不赶快穿件衣服挡挡?」伊山近戏谑地叫道,迈步
就要绕过书架,向那边奔去。

绕过这排书架,前面又有几个花盆拦路,接下来又是几块假山石,他绕来绕
去,离美人椅上的文娑霓反而越来越远。

伊山近恍然醒悟,停住脚步:「这想必也是她摆下的阵法,虽然比不上我们
仙家阵法,但也不能掉轻心!」对于这样的阵势他并无经验,却能以力破巧,立
即默念真言,使出穿墙术,大步踏出,穿过假山石,一头撞向书架,从书架下穿
过去,直接奔向美人椅。

此时何琳却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正要抱着美人椅上的文娑霓准备逃跑,突然
听到脚步声响起,回头一看,大惊失色,尖叫道:「原来你会妖术?」

「什么妖术,是仙术,比你大姊玩得还好一点!」

说话间,伊山近已奔到她的面前,何琳娇叱一声,峨眉刺破空刺来,直指他
的眉已。

自从干了几个侠女之后,伊山近早已武功大成,哪还将这样的招数放在眼中?
随手挡架,指尖迸出道道寒光,砰地一声撞在峨眉刺士。

掌上布满灵力,锋锐不得刺入。巨力涌去,何琳尖叫一声,被震得峨眉刺歪
向一边,脚步微乱,立即抬玉足踹向他的鸡鸡,这一脚撩阴,十分阴毒。

她抬起修长美腿之时,娇嫩蜜穴在阴毛掩映下若隐若现,动作柔媚阴狠,显
然是有着引诱之意,如果伊山近稍不注意,就会被她纤巧玉足一脚踹中鸡鸡,鸡
碎人亡!

「好狠的贱人!」伊山近怒喝抬脚,双足相交,砰然大响。

何琳以智计闻名天下,虽然武功不弱,力量却哪里及得上伊山近?只听喀嚓
一声,脚骨碎裂,整个人也被踹飞出去。

美人一丝不挂地尖叫着向外飞出,妙处毕现,动作充满诱惑。伊山近却怒火
未熄,纵身一跃,向前追射而去。

他速度快极,如离弦利箭般射向何琳,右腿疾抬,狠狠一脚踹在酥胸上,脚
下绵软,却是踹中了她的左乳,砰的一声,在雪白玉乳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何琳大声惨叫,玉乳被打伤,痛得死去活来。肋骨也发出脆响,被他这一脚
踹断了两根肋骨,在空中就已昏了过去。

一声闷响,美人雪白光滑的赤裸娇躯砰然落地,滚了几滚,撞到书架上,将
书架撞倒,在轰响声中被无数书籍掩埋。

伊山近落到地上,看她被书架砸在下面,生死不知,这才出了一口闷气,迈
步走向文娑霓。

这位美丽才女此时还被绑在美人椅上,只有双臂被慌乱中的何琳解开,见他
来了,咬牙叫道:「锄禾!你这小贼,怎么现在才来!」

一边骂着,清澈泪水却从她迷离美目中奔流下来,已是激动得泣不成声。

伊山近大步奔过去,快速扯掉自己身上碍事的衣服,瞄准红心,纵身前射去,
只听噗哧一声,肉棒准准地刺中才女嫩穴,一头钻了进去。

「啊!」文娑霓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一招,嫩穴被侠女舔得油光水滑,
轻易就被插入,感觉到蜜道中胀满的快感,呆了一呆,随即挥拳向他头上痛打,
哭泣道:「你这坏小贼,都这时候了,还想着这种事!」

伊山近却已经被刚才看到的活春宫弄得欲火焚身,抱住美人椅上的千金大小
姐兴奋地狂干起来,粗大肉棒在她的蜜道中快速抽插,速度快极,几乎将娇嫩肉
壁都磨破了皮。

文娑霓哭闹了一阵,蜜道中快感如潮涌而起,比刚才被女侠舔弄时的快感强
上无数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让她不由春情勃发,扭动娇躯迎合伊山近,拚命
与他狂干,同时淫声浪语,欢叫起来。

等到何琳悠悠醒来,费力地从大堆书籍底下爬出,两人已经大战了许久,干
到尾声。

她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看着自己暗恋多年的美丽才女和一个小男孩兴奋地
猛烈交欢,甚至骑在他的身上淫浪娇喊,直看得她心如刀绞,怔怔地流下泪来。

文娑霓此时已经达到高潮,骑在伊山近身上拚命夹紧他的腰部,满脸潮红地
纵声淫叫:「亲老公、亲爸爸,要干死奴家了!啊、啊,来了啊……」

娇艳美丽的玉体剧烈颤抖,千金大小姐纵声嘶叫着,兴奋淫浪的模样活像只
淫兽,美腿夹紧身下男孩稚嫩身体,淫媚尖叫道:「射了,就像从前那样,射死
奴家吧……」

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进美丽才女的子宫里面,让她久违的子宫兴奋颤抖,蜜
汁狂喷出来,泄得她娇躯酸软,活活爽晕在伊山近的身上。

何琳气得浑身发抖,这时才知道自己喝下的才女蜜汁里面一定掺着这小男孩
从前留在里面的精液,而文娑霓与她在一起时微露的淫意,比和这男孩在一起时
的淫荡模样天差地别,显然是他的大肉棒更能满足她的需要。

这兰心慧质的美貌女侠本来就受了重伤,更哪堪如此强烈刺激?不由嘤咛一
声,活活气晕在冰冷的地板上。

等到她悠悠醒来,赫然发现自己仰躺在一个雪白的山峰顶部,手脚被碧绿藤
蔓缚于地面上,而那男孩正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露出古怪微笑。

「小畜牲,笑什么!」何琳咬牙怒骂道,对这个情敌丝毫没有好脸色。

她微一扭身,感觉下体异样,脸色就变了,立即低头下看,一时间如遭雷击,
被震得呆住。

站在她面前的伊山近,实际上是一丝不挂地站在她双腿中间,粗大肉棒前挺,
正顶在她的嫩穴上面。

她未经人事的嫩穴花瓣被分开,龟头顶开小穴嫩肉,一直插到处女膜前。

伊山近放肆地伸过手去捏揉着她的酥滑玉乳,调笑道:「你乳房上这个大鞋
印挺漂亮,说实话,这鞋还是文大小姐她妈妈亲手替我做的哪,你看这鞋底纹路
……啧啧,真是结实啊!」

他用力将乳头捏扁,看着聪慧女侠痛得花容扭曲,心中大快,抓住她的纤腰
隆臀,迟疑地问:「该一下子插到最深,还是一点点地插进去啊?」

他的手指深深地陷入雪白臀肉里面,正要一棍捣破嫩穴处女膜,身边突然出
现一个媚态迷人的美丽女子,屈膝行礼道:「公子且慢!」

「是媚灵啊,干什么,你想代替她被我插吗?」

媚灵俏脸上泛起红霞,掩口娇笑道:「公子说笑了。媚灵此来是奉劝公子,
此女留着有用,还是先不要破处为好。」

「为什么呢?」伊山近奇怪地问。

「图中困住的那冰蟾宫女修情况不稳定,时而有苏醒之兆,那时温玉镯就会
有法力溢出,每到那时,公子就要吸取一位内力高强处女的元阴与内力,并输入
到明月心中,以镇本图空间不致崩溃。而内力足够的女子在图中也只有她们结义
姊妹几人而已。」

伊山近恍然明白:「原来你是把她们几个人的元阴、内力当成镇图之宝了,
这倒也可以理解,打仗也要靠后勤,骑马赶路还得喂草料,先把这几份草料留下,
以后慢慢吃吧!等等,难道我是马吗?」

他们在这里胡说闲聊,何琳却气得眼前发黑,险些晕去。

自己的贞操、内力、元阴,这些极为宝贵的东西,竟然被他们当成喂马的草
料,这还有一点天理王法吗?

「是不是只有这个办法?像这么强的法宝美人图,怎么也该多几个选择吧?」

媚灵肯定地回答道:「有许多方法可以镇住本图法力,但以公子现在的灵力
和手边的材料来看,也只有这个办法最为可行。」

「说到底还是我灵力不足、修为不强的缘故,」伊山近叹了一声,看看肉棒
顶住的美-丽女侠,又庆幸道:「幸好逮了这么几份材料回来,以后可以慢慢炮
制了!」

他随即又皱眉,看看旁边发呆的文娑霓,不满地道:「这女人逼着我的女人
喝她的尿,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岂有此理!」

文娑霓听他们说话,已经听得呆了,突然见话题转到自己头上,不由掩面羞
惭万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伊山近肉棒前面倒是有个洞,却不能钻入,很郁闷地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茅塞顿开:「她让我的女人喝她的尿,现在喂她喝我的尿,岂不是一报还一报,
天公地道?」

何琳的头发立刻直立起来,又怒又怕,几乎晕过去。

伊山近一把揪住她直立青丝,强行拖走,大笑叫道:「让她的姊妹们来看看,
聪明睿智的何女侠要喝男人的尿啦!」

他揪着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侠飞上天空,随手一挥,空间被他劈开,并强行将
三个空间揉合在一起。

何琳双手双脚被藤蔓反绑,被迫跪在虚空之中,低头下望,却看到两个不同
的空间,将下面的虚空从中均分开来。

其中一个空间,她的二姊赵飞凤与八名美貌剑婢正抱在一起亲嘴咂舌,舔弄
嫩穴,甚至还将双手葱指插到两名剑婢蜜道里面,召开荒淫无度的无遮大会,自
己也被两名剑婢同时把手指深深插入蜜穴,淫浪尖叫,声震九霄。

而另一个空间则是两个美丽少女在一起抱头痛哭,身上衣衫不整,露出雪白
玉臀,从何琳这边看去,能看到她们后庭菊花都在流淌着殷红血液和乳白色的琼
玉,显然是饱经蹂躏。

那正是她的两位义妹,排行第五的林晴和最小的七妹于芷琼,直看得她心如
刀绞,眼前阵阵发黑。

很显然,她们都已经不是处女了,不然的话,那位剑婢也不可能将手指插得
那么深,直达赵飞凤小腹。

她可以想像得出,赵飞凤多半也是被这小贼强行夺取了贞操,所以才放浪形
骸、自暴自弃,整天和剑婢们交欢度日。

天空中传来风声呼啸,引起了下面两个空间的美女注意,仰天看向这边,都
惊讶地大叫起来。

由于伊山近劈开空间时的特意设置,她们两边都能看到赤裸的伊山近和何琳,

此却不能看到和听到对方。

不论是正沉浸在性爱狂欢中的赵飞凤,还是正抱头痛哭的双妹,看到何琳一
丝不挂地跪在伊山近身前,都悲愤尖叫起来,仰天指着伊山近流泪咒骂,恨不得
将他拖下来一口咬死!

伊山近却是仰天大笑,得意地向她们摇晃粗大肉棒,突然抓住何琳的青丝,
挺腰狠狠一棍,龟头捣开樱唇,直接插进了温暖湿润的小嘴里面!

何琳痛呼一声,雪白光洁的门牙差点被他一棍敲掉,龟头狠狠戮在柔滑香舌
上,震得她舌头麻木,这才知道,自己原本舌战、舔穴很在行的毒舌终究也禁不
住他一棍之威!

当着结义姊妹的面被迫为男孩口交,她羞得面红耳赤,伊山近却抓紧她的头,
强行将肉棒塞进樱桃小口深处,开始松开尿道括约肌,释放出积存的尿液。

何琳悲愤摇头,香舌抵住马眼,拚命想将射出的尿液挡住,不让它流入干净
的嘴里。

但这就像螳臂当车一样毫无作用。当年大禹的父亲想用堵的方法挡住洪水,
都徒劳无功,这是历史证明的经验,何琳今天又怎么能例外?

激射出的水流疾速射在柔滑香舌上,将它强行冲开,大股尿液涌入樱桃小嘴
里面,灌得满满的。

当何琳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又努力张大樱唇,想要将口中尿液喷出去,不让
它留在自己嘴里。

本来这一措施是正确的,但可惜的是,这里是伊山近操纵的空间。

疾风涌来堵住了她樱口,里面的尿液如被疾风封住,化作一堵水墙,可以从
樱唇外面看到里面水波荡漾,却一滴都流不出来。

伊山近一棍狂捣,龟头顶开娇嫩咽喉,强行插了进去,继续喷射水流。

「唔唔……」何琳难受地悲吟着,感觉激射的水流疾速击打在喉咙里面,直
接灌入胃里,为她的玉体补充着水分。

樱桃小嘴中积满了清亮的尿液,她怎么张大樱唇都吐不出去,又被龟头插入
嫩喉噎得美目翻白,一急之下,那尿液竟然另寻通道,从琼鼻中喷涌而出,仿若
清流瀑布,又像挂了两道鼻涕一般。

伊山近眼疾手快,立即指挥疾风封住美人的两个鼻孔,将尿液强行推回鼻中。

何琳已经快要窒息而死了,在最后的关头,她终于还是投降认输,屈服地含
泪将嘴里尿液大口大口地咽下,直灌得腹中胀鼓鼓的,几乎胀倒在地。

伊山近的肉棒还在蓬勃激射,将膀胱中积存的尿液统统灌入美丽侠女嘴里,
看着她屈辱地将所有尿液喝尽,不由大为畅快,兴奋地仰天大笑,只觉意气风发,
爽不可言!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最爱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