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的女儿是补品—庭萱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可是,我却也没想到,我居然还是一个兽父。

那年,我53岁,在离婚以后的8年里,我和女儿庭萱俩相依为命,我和前妻离婚时,女儿才10岁,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同床睡觉,庭萱,今年刚满18岁,就读于一所地方中学,由于我的前妻年轻时曾经做过平面模特儿,我的女儿庭萱自然也遗传到了妈妈漂亮迷人的脸蛋,说她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着一汪秋水,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给人的感觉相当娇小可爱。

离婚后的8年里,老实说我并不缺乏女人的陪伴,但是随着年纪一天比一天还大,我的体力却也一天比一天还差,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参加了客户的聚会,因为大家都兴高采烈,所以我也喝得有点醉了,在结束饭局后,有人提议到酒店续摊,不过却不是什么高档的酒店,酒店里的小姐形形色色,可惜年纪都挺大的,坐我台的小姐名叫小娴,不过在我们聊过天以后才发现,她的年纪并不小,大约四十出头的岁数。

小娴:先生,需要特别服务吗?她不是挺漂亮的,但是言谈却让人有一见如故的感觉,由于价格不会太高,所以我接受了她的特别服务,当我们到了隔壁的小房间后,我看着小娴风骚的样子,内心的热血沸腾,小娴看着我的裤子,她熟练的低下头一手抚摸着我的老二,一手慢慢地解开我的裤当,还没硬呢…小娴边说边在我老二上来回套弄,我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身体也越来越热,我的龟头也因为兴奋分泌出了一些精液把小娴的手给弄湿了,怎么还没硬?让我给你刺激…小娴的脸满是春意,暗红色的嘴微微上翘,接着,一手抓住我的老二用嘴猛吸,我只觉得龟头上一阵阵骚痒,分泌物不停的涌出,使我全身舒畅又兴奋。

接着小娴把舌头伸到我的马眼处,来回来回的舔弄着,经过了一阵子的舔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

我:喔…好爽快啊…小娴:加油…有比较硬了…当时,我只觉得人是轻飘飘的,头是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老二凑近小娴的嘴,好让她的舌头可以做更完整的服务,扣…扣…扣…,外头的服务生以剧烈的方式敲着房间的门,先生,不好意思,警察临检,请快做准备…外头一阵骚动,我也赶紧穿上裤子,那回小娴帮我口交了快10分钟,可是我的老二却没半点反应,接着又碰上警察搅局。

晚上,我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情回到家中,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半了,女儿很早就上床睡觉,我坐在梳妆台前,解开了领带、脱去自己的衬衫,看着镜子,回想着刚刚酒店小姐小娴口交的情境,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人老了,鸡巴似乎也老了…我翻过头去看了看女儿,想想,跟她母亲离婚那么久,每次去酒店找小姐都是靠壮阳药,看来真的不行了。

因为是夏天,所以庭萱只在肚子上盖了件被单,而刚刚翻身一下却将被单给弄下床,这女孩也真是的…我边念着她,边走到床要帮她盖上被子,当我拿起被单往庭萱身上盖时,她又一个翻身,微微拢起的胸部不小心处碰到了我的手背,好…好软啊…在我手背传来女儿胸部的触感,我突然发觉我的身体有异,我的下体勃起了,这下我忽然有一点的冲动!怎…怎么会…我的鸡巴硬了?已经…已经很久不曾有这种感觉…看着庭萱,睡得香甜,再看她的面容,肤色又白又滑,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蛋,她母亲年轻时,就是这个样子…我看着庭萱,想着我前妻的身影,顿时间,令我欲火高涨,更令我难以忍耐。

我看着自己那翘起的阳具,好久不曾有坚硬的感觉了,于是我躺了下去,我躺在女儿庭萱的身边,我一手放在女儿的小腹上,在酒精的不断刺激下,终于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地朝下移动,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轻轻地握住了阳具,我不其然全身颤抖着,开始慢慢地套弄着自己的阳具,另一只手却忍不住在庭萱身上游移,突然女儿又翻了一个身,我给她吓着了,我连忙闭上眼装睡,过了几秒钟后才偷偷睁开眼一探究竟,好在她还是睡着的,此时的我,心中被这具美体迷惑着,心里的悸动,使我幻想着和女儿做爱。

第二天起床后,我感到有些不自在,虽然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后乱性,但仍是感到有点后悔,我想,还是当没发生过的好。

晚上女儿放学后,她习惯地先进浴室洗澡,我在客厅里看电视,听着浴室传来的水流声,昨晚荒唐的情景又蒙闭了我的道德良知,于是我站起来偷偷地走到浴室门外,这是自从庭萱上小学后,我第一次看见她白皙的酮体,我的眼睛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我的天!

等等就可以吃饭了…原本背对我的女儿,笑咪咪地对我说,嗯…喔…喔…好看见女儿开心地笑容,我的良心发现,理性这次压制住了兽性,女儿:爸…等我一下,不小心把盐打翻了…庭萱此时正垫着脚尖在流理台上翻找东西,奇怪,我记得还有盐,放哪呢?由于流理台上的柜子比较高一些,庭萱个头比较小(153公分左右吧),她伸长了腰东翻西找,似乎有些吃力,而我在她后面,看她现在的样子是屁股绷的紧紧的,翘的高高的,那微微隆起的乳房看得更是明显,我说:在找盐吗?我来帮妳我就直接从女儿后面贴上去了,由于柜子设放在流理台的上方,她基本上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了,任由我伏在她背上,我几乎是把她整个搂在怀里了,小弟弟硬硬的就紧贴女儿的小屁股。

我隔着她好像是很难翻找东西的样子,磨蹭半天也没有找到盐。

爸…还…还没找到吗?怎…怎么都没看到…我闻着她的发香,老二更进一步地抵在庭萱的屁股中间,好软的臀部啊,庭萱似乎显然能感觉到,我现在是舒服的要死,不管那么多了,甚至用双手把她往我怀里靠,使她贴我更紧。

我小弟弟就插在女儿屁股沟一带,轻微的摩擦移动。

她的脸变的通红,近距离看好白嫩啊,吹可弹破,我早已无心在找盐,我多么想操眼前的女儿,又翻找了一下子以后,我嘴里不小心发出了一声轻哼噢…嗯…我心里一动,有股冲动想豁出去了,正当我想双手抱住她时,她略一挣扎,啊…爸…,我出去买好了…,,随后庭萱就挣开我的侵犯,披了件外套就出门去买盐。

经过刚刚那么胡闹以后,我和女儿吃饭时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到了晚上睡觉时,原本她都会穿着宽松的睡衣睡觉,可是那天,她却异于平时,庭萱穿了条牛仔长裤入眠,身上还多穿了一件薄薄地小外套,我心想:难不成她已经注意到了我怪异的行径?所以当晚,我相当安分守己的睡在女儿身边,完全不敢有任何侵犯的念头。

过后的几天时间,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女儿庭萱的身影,可是却不敢有半点不轨地举动,话说前几天看见女儿自慰的情景,还真让我意想不到,所以我好奇地打开她qq的聊天记录,我随意的观看着,几乎清一色都是男生跟她聊天,唯独一个纪录很长一篇,是个女孩,化名叫小芳。

以下为qq对话纪录:小芳:庭萱,妳有帮男朋友口交过吗?庭萱:当然没有,那边看起来好脏,好恶心,妳该不会有过吧?当看到这段对话时,我才知道女儿有交男朋友,并且已经进展到了上床的阶段,那女孩才17岁呢,怎么可以这样,我的心,此时却有点醋意,想不到女儿竟然被人给亵渎过了,她们的对话持续着,我原本站不起来的阴茎,因为我的女儿,最近变得相当听话,胀了好大一包,小芳:有啊,几乎每次做爱他都会要我帮他口交庭萱:真的吗?妳竟然敢帮男生口交?,女儿看似很吃惊地问着他同学,小芳继续回答到:其实妳也可以帮男朋友口交试试,男生都很喜欢的想不到女儿这同学小芳竟然在教坏我清纯的女儿,她一步一步地解说自己如何帮男人口交,庭萱:那…要怎么进行啊?小芳:首先从龟头背面的v形边缘开始,用嘴唇和舌头吸吮轻推整条系带。

在冠状沟抖动舌头。

小芳:滑过阴茎时用嘴唇盖过牙齿,以免咬破妳男朋友的皮肤,再把睾丸整个吸入口中,再用舌头逗弄它。

庭萱:嗯?就这样?小芳:傻瓜,同时还要用手握住阴茎,拇指朝向冠状沟的方向。

将阴茎在口中滑动时,手也跟着一起动。

小芳:咦?对了,庭萱,妳男朋友有割包皮吗?庭萱:我上次看的时候,好像没有小芳:那妳就先把包皮拉到盖过龟头,然后把舌头探入包皮的开口卷起舌尖抚弄龟头,轻柔地咬啮和吸吮口中的包皮。

庭萱:嗯…好…小芳:接着,还要用手扶住阴茎,然后用嘴巴轻轻地把包皮向后拉,一直拉到他的阴茎几乎都在妳口中为止。

小芳:然后再把包皮拉回,在系带边缘处握住包皮,这时就可以尽情舔舐露出的龟头。

庭萱:好,我再试试,嘻嘻看到这里为止,我内心的欲火、怒火升起,女儿的破麻同学,竟然在教我宝贝女儿如何帮人口交,而我这做父亲的又何需客气呢?所以我到各个论坛去浏览成人文学,想当然地,我观看的内容都是各位板大如何调教女儿,其中一个方法是我认为最有可行性的,就是迷奸。

可是该如何进行呢?所以我又再度用电脑搜寻着迷奸、迷药相关字眼,总算给我找到一间网路情趣用品店有违法贩售,店家标榜一针到天明,睡醒绝对不会发现有异状,于是我兴奋地下标,期待着拿到迷药的那天。

叮咚、叮咚、、、朱先生包裹…那天是个星期五下午,我知道迷药的包裹那天会送到,所以特地和公司请了假,整个下午的时间,我都期待着包裹赶紧送来,当我拿到了迷药时,我颤抖着手拿起针头,这只针,它不只是只针,它代表的是,我可以和我女儿庭萱性交…我的脸不自觉地露出邪恶地微笑,现在就只要等女儿睡着时,在偷偷替她注射就好。

可是那天,女儿却比平时还晚回家,她告诉我和朋友去图书馆念书,虽然我很想赶紧操她,但她去图书馆读书,我也没理由阻止,反正好事多磨吧,我就静静地在家等,直到晚上十点女儿才回家,自从下午开始,我整个人魂不守舍地等着,当看见女儿走进家门后,我犹如看见猎物般,赶紧催促着她洗澡、上床睡觉,大约十二点左右,女儿睡在我身边,我算了算时间,也过了半小时,应该差不多熟睡了,所以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拿针头,宝贝女儿,别怪爹,反正妳不是第一次了…我的眼睛盯着庭萱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呼吸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小巧的韵味,让我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想起我这八年来的辛苦,我也是男人啊,为什么我不能用女儿的身体来为我解决需求呢?庭萱是我的女儿,她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又有什么不能要呢?接着,我拉起女儿纤细的小手,多么白皙滑嫩的肌肤啊,我随手地摸了两下,看着手中的针头,我心一狠便朝庭萱的手臂扎了下去,我盯着针筒的药剂看,药剂一点一滴地流进女儿的体内,此时的我忍不住露出浅浅地微笑,我的心脏急速地跳动,心想着等等就可以完成我最近所幻想的事。

我要奸淫庭萱,我要奸淫自己的亲生女儿,女儿…爸爸会对妳温柔的…我抚摸着女儿的脸庞,想不到这几年,一天一天的看着她长大,都不知道她已经不知不觉长成一位迷人的女人。

我从女儿的领口斜眼望进去,看见庭萱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乳罩,看着看着我的下身又硬了。

女儿,果然是最好的补品,不需要任何的壮阳药…我细细的打量女儿,纤细的腰、洁白的双腿,我轻轻呼喊着:女儿…女儿…朱庭萱…看样子药效已经发挥作用,我解下了自己的裤裆,果然,阳具早已一柱擎天,我笔直的阴茎正指向我的女儿、我的猎物,这是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

此时的女儿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我把窗帘拉上之后,回到女儿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床上的女儿身上,我把女儿的肩带往两边一拉,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这做父亲的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接着,我含住庭萱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女儿下体,在女儿的阴部附近抚摸,咦,不对劲…不会吧…,我摸到了类似卫生棉的东西,不会那么倒楣吧,子弹都已经上膛了,该不会女儿的月经来?这样我要如何爽快?我连忙地脱下女儿的裤子、内裤,果真看见了卫生棉,不过,有些不对劲,卫生棉上并没有血液,反到是有一块疑似精液干枯的淡黄色痕迹,随后我朝着女儿的阴部看去,动手抠弄了她的阴道,想不到,竟然摸到了男人的精液,今天女儿跟我说去图书馆?该不会在图书馆和男友做爱吧?

并且还让人给内射?想到这,我的怒火中烧,我已是挺不住了,一下子的时间,我脱光了女儿和自己的衣服,老二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我把庭萱一条小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女儿柔软的阴唇上,女儿,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女儿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我只感觉老二被女儿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来回动了几下,我感觉到庭萱的阴道中有男人的精液当作我的润滑剂,我进去得相当顺利,噢…原来女儿的阴道是这种滋味…噢…噢…随着我的老二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我在女儿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庭萱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我如同打桩机一般,将女儿翻过身后,使她背对着我,抓紧她的香肩就是一阵狂插猛送,这药还真行…庭萱…妳别怪爹…别怪爹…噢…噢…好爽快啊…女儿一股淡淡的发香扑鼻而来,伴随着我的汗水交织成一股淫秽的气味,我没想到我们会有这一天,女儿…我会让妳幸福的,妳放心吧…我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庭萱,噢…噢…噢…我不停地呻吟着。

 噢…噢…噢…噢…噢…好女儿…噢…,我觉得身子如遭电击,我的精液也忍不住了,一股暖流瞬间喷射到了女儿的阴道深处,只觉阳具不停地在女儿的阴道内跳动着,啊…女儿…庭萱…我的好女儿…我感到龟头上一阵湿湿热热地,那是我的精液和女儿的阴精结合的美妙快感,这也是我在女儿的阴道内,射出的第一次精液,接着,恋恋不舍地从庭萱阴道内拔出已经软了的老二,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看着被我奸淫后的女儿,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庭萱的阴道流出来,我突然心里一下慌乱,赶紧将女儿的卫生棉垫了回去,急忙地收拾凌乱的房间,等到一切都整理完成后才又搂抱着女儿进入梦乡。

女儿开始哽咽着说:不要骗我了…昨天…昨天我都是清醒的…怎…怎…怎么会呢…庭萱抿着嘴唇,她说:爸,我从来没想到你会对我做出那种事…这…这是乱伦啊…此刻的我呆站在一旁,手拿一旁的衣物遮掩着下体,欲火全消了。

我见庭萱看见我阳具时,她脸庞泛红,一边用手抵挡着我的裆部,可她不知道如此一来更刺激着我,尤其此时庭萱靠我如此的近,她身上特有的少女气味再度勾引起我的欲火,虽然前一秒钟,我还受到道德的约束自责地赏自己巴掌,但此刻我却又忍不住了,我试探性地低下头,在她的嘴上,耳垂上轻吻,可这下她却没有反抗,所以我便更大胆地将手在她身上抚摩,庭萱就在我怀里喘着气,我们接着吻,心中只留下野兽般的原始欲望,我轻轻地将她放到我们那张床上,相当有默契似的不说话,我深情的看着她,脸庞上还有些许的泪珠,我轻轻地再次亲吻她,然后将阴茎扶到女儿穴口,瞄准以后,缓缓的戳进去。

啊…庭萱叫了一声,女儿…爸爸可以吗?,我试探性地问庭萱,只见庭萱闭上眼睛一句话也没说,似乎是默默地接受了,所以我再度将老二往她体内送入,一边享受那过紧的阴道壁夹紧与子宫收缩的一吸一送,一边打量她,她眼睛扔然紧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是在熟睡,嘴唇紧闭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乳房显然还未发育完全,只有鸡蛋大,乳头就像两粒小花生米,挺挺的立着,皮肤洁白,就像一层牛奶,灯光下,好像还在流动一般,我越看越兴奋,将手覆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下边则用力抽插起来。

噢…女儿…噢…庭萱我一边挺着臀部操着她,嘴里无意间浪叫着。

一会,我就大汗淋漓了,可此时庭萱微微睁开眼睛,她颤抖的说:爸…不要看…说着说着,她转过身趴到了床上,她似乎不想让我看见他稚嫩的脸庞,所以要求我从背后插她,于是我一会又轻轻的磨擦她的穴口,接着毫不留情地将阴茎在次插入女儿体内,口中则发出陶醉的呻吟声,噢…噢…庭萱…我的龟头前端,传来她阴道内壁不停收缩地快感,她的阴道嫩肉不停地给我阴茎压力,噢…女儿…噢…我手扶她的臀,腰部用力,一下一下猛冲,而她也开始扭动她的下体,让我的肉棒可以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女儿的小穴紧紧的夹实我的肉棒,把我的肉棒紧紧的包着,真叫人十分舒服,随着乱伦刺激感愈来愈剧烈,我体内的血液也接近沸腾,不断地把肉棒向前顶,每一次都要顶到庭萱的花芯里。

突然间,女儿放声的长叹着,呀…,她的手紧紧的抓住床单,身体颤抖着,同时,我也感觉到她的小穴对着我的肉棒一吸一吸的,接着一股热液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知道她到达了高潮,再来,我也忍不住如此的刺激,精门一阵大开,我爽快地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洒在女儿的阴道中,啊…爸爸要射了…当下得我没考虑到女儿是否会怀孕,我只想将我的精液全数灌给庭萱,这个我亲爱的女儿,我所爱的女人。

高潮后,她无力的趴在床上,而我的肉棒仍然坚硬的插在她的身体里,而她刚刚高潮后的淫液,大量的流落在我的大腿上,她无力的喘气,我便轻轻的抚摸她的背,舒服吗女儿?喜欢吗?,我拥抱着庭萱,感受着父女性爱后的快感。

过了一会,我再次问她:还想要吗?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接受我的亲吻,我知道,我成功征服她了,她不回答,那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我要好好的把她带进另一次高潮。

当晚,我操了自己亲生女儿三次,女儿的肉体就是我的补品,往后,我们过着亦妻亦女的日子,甚至,在几个月后,庭萱给我怀上了儿子、孙子。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