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近亲快感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的弟弟真是无药可救,他竟然是一个恋物癖。而且他竟然是恋上了我的丝袜!我和我弟弟年纪相差两年,在同一所大学念书。由于学校离家太远,只好一同在外租房,方便照应。

可是有好几次我在衞生间里发现,我换下来准备清洗的丝袜,有一些黏糊糊的白色腥浓液体,我心中立刻怀疑,很有可能是弟弟搞的鬼。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故意在衞生间里多放了几对穿过的丝袜裤。第二天一看,果然又沾满了白浊的秽物,这更加证明了我的怀疑。我接下来开始了对弟弟的侦察行动。

一天深夜,当听到弟弟上完厕所后,我悄悄地来到弟弟房外的阳台,我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弟弟正在用我的丝袜手淫!只见他将我的一对蓝色超薄丝袜套在自己的阳具上,不停的摩挲着,有时又将丝袜卷成一圈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上下套弄,同时口中竟然呻吟着:「姐姐,我、我爱你的小穴,我要射了!」

更让人脸红的是他竟然拿着我这对穿过的蓝色丝袜不停的嗅着,上面还有我下体和分泌物的味道。我真是羞死了。我不禁懊悔,为什么用自己穿过的丝袜来引诱他,让这个小色狼有机可乘。真不知道我在无意中被他这样变相的强奸了多少次,当弟弟看到我穿回这些被他射满了精液的丝袜在他面前走动、甚至上街的时候,他到底会有甚么想法?想像到弟弟浓稠的白浆正渗透过我的丝袜,与我的大腿直接接触,他会觉得很兴奋还是很变态?

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下体也是湿湿的,我是无意中被弟弟淫秽的行动刺激了?

我想是的。其实我并不讨厌弟弟。况且他也一直待我很好,我决定不揭穿弟弟,默许他用我的丝袜手淫。为此我变成每天都穿丝袜上学或上街,有时甚至不穿内裤,让袜裤一整天都与我的下体直接接触。而且小便后也没有用纸擦;我还试过隔着袜裤自慰,高潮的爱液全喷在透明肉色的袜裤上,看看这对丝袜黄黄的一大片,有的地方还结成了斑,不时地发出尿骚气,我都为自己的汁液之多和好色而惊讶。

那一天夜里,弟弟又偷偷用我的丝袜手淫。正当他陶醉之时,我走了进去。弟弟当时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那话儿上还裹着我的肉色透明袜裤。看着他那勃起跳动着的阴茎,我的弟弟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红着脸笑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什么要偷姐姐的丝袜?」弟弟的脸顿时红的像一只苹果:「因为上面有姐姐的体味,而且很滑,真的好诱人……」「姐姐的丝袜真的这么令你向往?」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姐姐穿丝袜了。姐姐你原谅我好吗?」「你用姐姐昂贵的高级丝袜做出这种变态的行为,居然还想我原谅?我要惩罚你。」

弟弟吃惊的望着我。我脱下了睡裙,露出了只穿着白色透明丝袜而没有穿内裤的下体。我优雅地脱下特别为了今晚准备的白色丝袜裤,在弟弟的面前扬动。「这条袜裤我穿了一整天没有换,味道一定很诱人,你拿着它,我要看着你手淫。」

弟弟接过我的袜裤,竟然说:「姐姐你多穿wolford的丝袜好吗?最好是80针的,那比较薄和滑,我手淫的时候比较舒适。还有香气呢!」

想不到他的要求还真多,wolford的丝袜可是我买得最贵的系列了,他还真内行,可见他对我的丝袜了解得真深哪,几乎可以成为丝袜的专家了。拿着刚在我腿上脱下来,尚有我体温的白色丝袜,弟弟兴奋极了,他一边疯狂地抚摸我的丝袜,一边包裹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不断套弄。

同时放在鼻子前狂嗅,又狠命的吸吮着我那双丝袜的脚趾头部份,还十分饥渴地用舌头舔着袜裤的裆部。「姐姐的小穴一定是甜的,因为姐姐穿过的丝袜总是那么的香甜,我好喜欢。」

听着弟弟的淫词秽语,我的阴道也开始湿淋淋的了。我渐渐地将手伸进了下面的密林中,开始在弟弟面前挖弄起自己的阴蒂。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体质,在性交的时候,很容易达到高潮。不久我的小穴就开始阵阵痉挛,我意识到我马上要泄了,我怎么能在弟弟的面前泄出来。

情急之下,我一把抢回弟弟手中的白色袜裤,垫在两片阴唇上,两腿一夹紧,说时迟那时快,爱液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我的丝袜立刻湿了一大片。我全身裸露,下身只夹着一对丝袜裤,整个阴户都挂着明亮的液体,我这副春宫图给了弟弟极大的刺激,他也将要射精了,他又从我这儿拿回刚沾满我爱液的丝袜,抵着龟头双手不停的套弄着,弟弟的龟头涨满通红,棒身又粗又长,青筋暴现。终于弟弟射精了,他将无数的精虫抛洒在我的白色袜裤上,男性的淫汁再次玷污了我的贴身衣物,但我却很满足。

那条白色袜裤也成了弟弟永远的珍藏,不仅因为它同时吸收了我的爱液和他的精液,它还标志着我和我弟弟淫乱生活的新开始。第二天,我和弟弟在楼下吃早饭,大家都只顾吃,客厅里一片寂静,弟弟一定是为昨晚的一幕而不好意思,但此时我的心已经属于他了。「你为什么会有姐姐没买的丝袜?」我若无其事地问他。「那是……」弟弟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我、我从同桌女孩那儿偷来的。」

「你不怕别人发现?」我啐了他一口,「尤其是爸妈知道怎么办?」弟弟真的害怕起来,「姐姐,你可千万别告发我,你要我干什么都行。」

「其实,你的苦闷姐姐也知道,姐姐不会为难你的。但是女同学的丝袜你不能再去偷了,万一被抓住姐姐也救不了你。」

「那怎么办,」弟弟面露难色,「我……」「用姐姐的丝袜吧,唉,碰到你这个小色鬼,我也没办法。」

「谢谢姐姐!」弟弟欣喜若狂。从此,我和弟弟每次去超市和商场,丝袜专区成了我俩的必到之处。

弟弟总是来回的细看,看看有什么新品种,他一定要我买回去试穿一下。每次我们总是买十多双。他还喜欢各种品牌各种款式,像普通袜裤、四个骨的长筒丝袜、吊带丝袜、连身丝袜、开裆丝袜也不放过。我通过观察,发现弟弟最喜欢用我的长筒丝袜手淫,因为它可以将弟弟的阳具完全套住,给他全面的丝滑感受;

其次是袜裤,因为袜裤的裆部既有我下体的汁液和气味,同时能够完全吸收弟弟的精液。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欲望,现在我的丝袜全都放在弟弟的房间,好让他每天为我挑选当日要穿给他看的丝袜。每日我都像模特儿般大方地在他面前换丝袜,弟弟亦毫不客气,马上用我刚脱下来的丝袜对着我手淫至射精,我亦会穿着沾有他火热精液的丝袜上学和上街。

回到家,我就自觉地脱下上衣与裙子,只穿着丝袜来到弟弟面前。弟弟一见我,二话不说就扯下我穿了一整天的丝袜,放在鼻前一顿猛嗅,甚至舔了又舔,直到把里面的蜜汁吸干。接下来,弟弟又会重新替我穿上丝袜,隔着袜裤裆部爱抚我的小妹妹。

虽然有一层丝袜的阻隔,但弟弟的手有力地时而压按,时而前后摩擦,还是令我阵阵快感袭来,弄得我的小妹妹爽歪歪了,蜜汁也不时地从花蜜的深处涌出,被丝袜完全吸收。这真是丝袜的第二妙用呀,由于良好的吸水性,再也不必担心淫水会弄脏床单。

我被弟弟弄得百般呻吟:「啊……姐姐要丢了,好爽……啊……好爽,我的好弟弟快住手,姐姐要不行了……」弟弟停止了对我小穴的揉搓,扯下我的丝袜端详起来:「姐姐今天好浪哦,才一会儿,就流了这么多水,你看,丝袜都湿透了。」

说着,他又舔了起来。「不要,脏。」

我羞得无地自容。「脏?才不会呢,姐姐的蜜汁可是精华呢。姐姐你也尝尝你自己的爱液吧!」他将我的丝袜脱下递到我的面前,我起初十分害羞,可是那温润的丝袜不停散发出清甜的气息,我终于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我甚至还觉得不过瘾,索性一口咬住丝袜,近乎疯狂的吮吸起里面的汁液。「姐姐的小嘴巴一定是饥渴了,来,喝我小弟弟上的果汁。」

说着,弟弟就将他的大肉棒挺到我的面前,我能清楚地看到龟头马眼口中流出来的透明液体。「还说我呢,你不也开始流淫水了。」

我一口把他的龟头含住,使劲的舔着,我替弟弟口交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我心中清楚,弟弟龟头的冠状沟最为敏感,我时而用上颚顶,时而用深喉压,时而又用舌尖快速的刺激。弟弟果真被我弄得爽歪歪的,竟将我得嘴当作阴道,抽插起来,这阵阵进攻,弄得我是满嘴唾沫,随带随出,擦都来不及。等弟弟在我得嘴里爽够了,他就开始侍候我的小穴了,我的小穴早就已经泛滥成灾,弟弟的大龟头顶开我两片阴唇,阴道很轻易的就接纳了整根阴茎。弟弟用骑马式不断的抽插我,两手也在捏弄我的乳房。

阴道真是又痒又麻。两个乳头也渐渐变硬,呈现出诱人的红色。我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口中起先是呻吟,之后索性成了叫喊:「啊,啊……姐姐好爽,姐姐……还……还要,深一点,再深一点……弟弟的大鸡巴姐姐好喜欢……我……我又要丢了,快……丝……丝袜。」

我的眼前一阵黑暗,阴道传来阵阵收缩,我又将一股汹涌而出的蜜汁泄在了丝袜上,这回丝袜可算是饱和了,全都湿透了,事后的我真为自己的淫荡而感到惊讶。性交时我从不有意的压抑自己,相反,我还会更主动的收缩自己的小穴,这不仅加大了弟弟的快感,还使自己拥有更深的体验,难怪弟弟后来常常夸我的小穴是名器呢。在我阴道的阵阵收缩的刺激之下,弟弟终于要射精了,可是我今天是排卵期呢,他又没有戴避孕套,没办法,弟弟只好拔出阴茎,将一股又一股浓精射在我的丝袜屁股上。

作为补偿,我当着弟弟的面将丝袜上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再用丝袜抹干净他的阳具。这就是我与弟弟的淫荡生活,在弟弟的要求下,我将它写了出来给大家手淫和幻想。在我写的时候,仍然是穿着沾满弟弟精液的丝袜呢!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