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换妻让我越走越远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前三十多年我都是一个非常贞洁的女人,但从那次开始,缺口一旦打开,就
一发不可收拾。

我今年35岁,老公比我大4岁。结婚八年了,他是我的初恋。如果不是他
一念之差,可能到现在我的人生轨迹还是那麽平淡,一起都因为交换而改变。

我不算一个非常保守的女人,但作为公务员我平时只以职业装见人,毕竟在
那种环境里不应该过于显眼。大家也许不知道,别看机关比较正统,其实大家平
时非常开放,在办公室里讲黄色笑话是经常的事,不过我也很少参与。

老公的性格和我正相反,比较开放,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许是性格的
原因,事情就是由他开始的。孩子逐渐大了,我们之间的性事反而越来越没有味
道,每个月有那麽一次,质量还不太好。在许许多多夫妻身上,这是一种通病,
但通病却没有灵丹妙药,更多人选择了逆来顺受,让这种平淡伴随他们终身,但
有的人却不甘心平淡。

对于生活循规蹈矩的我来说,这样的生活仿佛很正常。但老公并不那麽看,
他总是认为七年之痒,大家审美疲劳了,需要一些新的刺激唤起大家的青春。

我有时跟他开玩笑:「唤起了青春,你就不怕老婆跑啦?」

他的回答总是那麽自信:「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愿意让你变成黄脸婆。」他
这麽说总是让我非常开心,但绝没有想到居然是以那样的形式。

 第一次交换

03年,他开始上网,一开始无非是看看新闻、逛逛论坛什麽的,偶尔也当
点小电影。有一次,一部欧美夫妻交换的电影给我们冲击比较大,影片里那些刺
激的镜头令性生活平淡的我们进行了一次激动的性交,久违了的感觉汹涌而来。

从此之后,他开始偶尔跟我提起交换夫妻的想法。我只当他开玩笑,也没怎
麽理会。谁知道他偷偷地去一些交换的论坛,还真的接触到了一些这方面的人和
事。有一次他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让我撞个正着,他见我发现了,也不慌不忙地
让我一起看。

帖子里的故事,还有照片对我震撼很大,想不到现实中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事
情发生。老公于是试探我的口气,是不是尝试一下这种性爱?当时我没有说话,
只是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烧。现在想起来,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麽那样,假
如我当时坚定地拒绝,可能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

老公见我不置可否,以为我默许了这样的提议,于是更加积极地寻找交换对
象。记得那是05年的春节过后,有一天他突然拉我到计算机前,给我看了一封
邮件,原来是天津的一个男人发来的,同意和我们进行接触。我当时有些恼火了,
没想到他怎麽真的搞这种事情。

老公立刻对我进行了安抚,说只是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对方的心理,而且保
证如果我不同意,立刻断绝与对方来往。

其实我当时没有料到这里存在一个陷阱,什麽叫「我不同意就断绝来往」?

其实这个事情开始接触就是不对的。虽然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但竟然有
一种好奇的心理让我没有跟他纠缠,这等于正式默许了,也许多年夫妻生活的平
淡真的让人有些厌倦。

对方是天津的一个私营企业的老板,叫龙胜(化名),年龄比我老公还大几
岁。我们很快通过视频建立了联系,在视频中我看到对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人,
样子不帅但有些威严,至少不会让人感到讨厌。

一开始,都是两个男的在视频里出现,实际上是为了让双方妻子看看。对方
很快反馈过来,他老婆通过我老公了。我老公对我努努嘴,意思等着我表态,我
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选择了点头。

那天晚上,老公边在我嘴边嘀咕着:「你要和一个陌生人做爱了,你很兴奋
吗?」边干着我,我们进行了一次质量很好的性爱。

很快,我们相约了第一次见面,由于对方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学,所以约定到
天津见面。一个周末,我们把孩子安排到他姥姥家,然后坐了长途汽车过去。

我们直接到了天津开发区下车,龙胜已经开着他的帕萨特来接我们。龙胜是
一个身高1米85的大个,身材非常魁梧,在他面前,我老公1米73的个头显
得气势上弱了许多。龙胜看上去感觉跟个黑社会老大似的,我和老公交换了一下
眼神,两人都不禁笑了出来。

其实龙胜是个脾气非常随和的人,跟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很快双方就显得
有些融洽了。只是作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心里始终有些紧张,我感觉脸
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龙胜从倒后镜看出点什麽,笑着道:「徐太太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吧?紧
张很正常。不过你别担心,随时可以选择退出,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四人坐着聊
天都可以。」我的脸唰地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不一会就到了他们家,是一个两层的复式顶楼,大飘窗俯瞰了整个天津开发
区,景色非常优美。龙的老婆已经准备好饭菜,招呼我们赶紧吃饭。

龙的老婆姑且叫大嫂吧,年龄快40岁了,说实话,长得并不怎麽样,比起
我差远了。我对自己可是满有信心的,1米67的个子,115斤,身材略略丰
满,但配合75c的胸,可以说是相当的性感。

大嫂才1米6,人不胖,甚至可以说有些瘦,不过她气质倒还行,像个有社
会地位的人,原来是大学里的讲师。我真不明白老公图什麽,也许是因为他比较
喜欢瘦女人的缘故吧!当然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的评价标准是不同的。

很快我们就吃完了这顿心不在焉的饭。大家在客厅坐着看了会电视,气氛有
些尴尬。不过还是龙胜打破了这种沈默,他用询问的口气对我们俩说:「要不我
们到上面主卧去看看影碟?」老公看了看我,我低着头不说话,老公就点点头。

龙胜夫妇带着我们上了楼,大嫂随便地坐在床上,老公也大咧咧地坐到床的
另一边,我小心翼翼地坐在窗边的贵妃榻上。龙胜打开电视,挑了一张a片放了
起来(和许多交换的描写很相似),看来他已经是经验丰富了。

看了一会,龙胜跑到我身边坐下,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麽应付。老公看上
去仿佛没所谓,冲我们俩笑笑。过了一会,他见我没反应,就把手揽住我的腰,
那只大手在我腰上一握,我居然感到有些酥软的感觉。

龙胜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一见你,就挺喜欢你的。」我的脸立刻烧得不
行了。他加了点劲,我便靠在他身上。老公见此,也顺势倒在床上,滚到大嫂身
边,大嫂也没拒绝,让他这麽抱着。

又看了一会,龙胜也许觉得差不多了,就提议:「大家去洗澡如何?」老公
表示同意,拉起大嫂就走进浴室。他这一走,我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里不禁叹
了口气。

龙胜见我老公走了,立刻一伸手把我搂进怀里,我有些吃惊地呻吟了一声,
他以为我在鼓励他,嘴巴不由分说把我的嘴盖住。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非常懂得
接吻的男人,我被他吻得很舒服,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竟然有些来电的感觉。

龙胜见我就范,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搓起我的乳房,我的身子逐渐软了下来。

他拉开我的衣服,由于是冬天,里面还穿着毛衣什麽的,所以有些不方便,
他命令似地说:「脱了。」我竟不由自主地解开扣子,他的话似乎有股魔力,让
我无法拒绝。

我站起来脱,他坐在那里欣赏。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衣服一件一件离开身
体,我更加羞涩,毕竟让一个之前从来没有婚外性经验的女人在陌生男人面前裸
露绝对不是那麽容易接受的。

我只留了一套内衣在身上,感觉有点冷。他向我招招手:「来,帮我脱。」

我又无法拒绝,顺从地走过去帮他脱起衣服来。一开始我是站着的,动作起
来颇不方便,他拉了我一把示意让我跪下,我居然再次听话地跪下帮他除衣。

龙胜的身材的确很魁梧,看得出来,他年轻时身材健美,但四十多的人终归
被岁月催出了一些肚腩。让我惊奇的是他那根阳具,当脱去裤子之后,我感到在
白色的三角底裤中,它竟然是如此大。

他突然拉我的手放在阳具上,我吃惊地擡头看着他,龙胜微笑着道:「你不
想看看它吗?」我被他逗得「噗哧」一笑,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许多。

这时,老公和大嫂已经洗完澡出来了,我的脸再次潮红,龙胜拉起我对我老
公说道:「徐太太真是尤物啊!哈哈……」我老公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突
然我感觉有些不好,怎麽自己老公显得有些猥琐?可能是第一次交换,他也非常
紧张。

龙胜拉着我进了浴室,里面的热水还放着,他伸手在我乳罩背后的搭扣上一
弹,我两只大乳房立刻如释重负般被解放了,接着他又解开我的发扣,一头漆黑
的卷发瀑布般撒了下来。

他从后面搂着我,亲吻我的耳垂,双手上下齐动,右手玩弄着我的乳房,左
手插进底裤内进犯我的私地。一开始我还努力夹着腿抵抗,可他鼻子里喷出的热
气让我浑身发软,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呻吟。

他为了方便,居然拉起我的大腿架在浴盆边缘,私地再也没有了抵抗,他粗
壮的手指长驱直入抠挖着我的花蕾。我再也禁止不住那迸发的春情,底下已经泛
滥了,我放肆地呻吟着:「啊……」我一只手伸到后面抚摩着他的背颈,另一只
手被他牵引向下身,捉住那要命的阳具,它是如此地大,比老公的大多了!

不知不觉中我被转过身来,我们再次激烈地拥吻,这次我是主动地接受。我
感到他的阳具顶在我的肚子上有些坚硬,就自觉地替他脱去底裤,黑色的阳具,
龟头熠熠闪光,我冲动得差点晕过去。

他按了按我的肩膀,使了个眼色,我又无法抗拒地跪下来给他口交,我的嘴
几乎盛不下那硕大的阳具,「哦……宝贝,真舒服,你真是尤物!」龙胜的声音
仿佛是一种鼓励,我更加卖力,学着a片里的女主角。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让
他舒服,只是觉得服侍他可能要比服侍老公更用心。

吃了一会,他拉起我进了浴盆洗澡,他还教我如何在乳房上打上沐浴液给他
擦背,笑称这叫「鲍鱼擦头」。乳头在他宽阔的背上来回揉动,不时如过电一样
让我颤抖,此时我的身体异常敏感,已经随时渴望男人的进入。

等我们走出浴室,老公已经和大嫂干起来了,只见他坐在床上,两人的下身
结合在一起,大嫂仰着头,身体扭动着发出销魂的呻吟,老公的阳具在她阴户中
不停穿插着。老公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们一眼,立刻又陷入到疯狂的做爱中。

在我脑海中一直有个问题,就是我老公跟别人做爱时到底是什麽样子?突然
我有一种吃醋的感觉油然而生,也许是因为老公刚才有些忽视我的眼神。

龙胜拉我坐到贵妃榻上,重新开始了对我的攻击。我的身体经过刺激之后已
经变得非常敏感,其实下面的潮水根本就没有停息过。我发觉他挺坏的,我坐在
他怀里,正对着大床,我双腿搭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他的阳具从我两胯中穿出
顶着我的私地,但他并不急于进入,只是用各种手法玩弄着我的乳房,还有泛滥
的花心和阴蒂。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怎麽样?你老公似乎很喜欢操我老婆,你看他干
得多来劲!」我知道他是在刺激我的心灵,但我还是醋意盎然,闭上眼睛回头,
用手搂着他的头和他接吻,这次我是主动的。

他把我抱起来放在贵妃榻上,呈趴着的姿势,阳具的龟头不时地顶着我的阴
唇。我知道他要进入了,我的身体紧张地等待着这一刻,可它却仿佛不得要领,
顶在下面乱搅,我有些受不了了,焦躁地扭动着身体,他却在我耳边说:「想要
吗?自己放进去。」

我几乎不加思索地伸手扶着那硕大的阳具对正我的花心,同时扭动着身体迎
合它的进入,这时的我已经处在忘我的状态,我急切地需要阳具的进入。当它破
开我的阴唇插进去的时候,满足感一下子从阴道中生起。真粗啊!我如释重负般
地长长呻吟。此时,老公正看着我,神情怪异。

我听见他的身体撞击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这种声音是如此地
淫糜,让我不能自已。这时,我听见老公突然发出一声沈闷的怒吼,这是他射精
了,于是我更加放肆地淫叫,配合着龙胜操弄的节奏。

龙胜弯下腰伏在我背上,双手伸到前面肆意地蹂躏着我丰满的乳房,这让我
突然产生了一种屈辱的感觉,觉得自己被玩弄,可这种感觉进一步驱使身体的感
受。过了几分钟,我已经快冲上高潮,叫声越来越急促,说实话,龙胜让我达到
高潮根本没用多大力气似的。

他似乎感到了我的状态,突然加快速度,当我快要达到顶峰时,他猛然拉起
我的头发,让我的身体后仰,这种疼痛成为了高潮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忘情地叫
喊着、颤抖着,眼泪从眼眶中飘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胜还是不停操弄,他的力量似乎永无止境。我已经不知
道有过几次高潮,两手无力地支撑着身体,无奈地在那操弄中摇摆,嘴里发出求
饶的声音:「大哥……受不了了……饶了我吧!我要死了……」

龙胜把我翻过来,让我仰躺在榻上,我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随后我
看见他的脸,嘴边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再次进入我的身体,我彻底崩溃了……

这是一个没有穷尽的夜晚,不知道龙胜为什麽有那麽强大的性能力,我先后
又被他干了两次。之后那一次,老公和大嫂也加入进来,大嫂吃我的乳头、我替
老公口交,当时的情形非常淫荡,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他们的夹攻下,我经常迅速地达到高潮,然后一直漂浮在那个状态,高潮
一个接一个。老公也和龙胜交换着来操我,我不停地接受男人的冲刺。

后来老公成为了观众,他在观看着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玩弄他的老婆,直至
把精液射入她身体深处。他的神情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来有些醋意,可我似乎
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心理,就是你想交换的,你要的就是这种滋味吗?

从晚上9点一直玩到天将破晓,这场刺激的宴席才宣告结束,我已经泄得没
有力气,倒在老公的怀里睡着了。还好,他没有出让这最后的权利。

这一睡一直睡到周日下午两点,等我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已经穿戴整齐
坐在客厅里聊天。大嫂显得非常开放,不停地跟我解释,原来从两年之前,他们
已经开始了交换,并有过十几次成功的经验。龙胜没怎麽说话,坐在一旁,不时
看我一眼,那眼神让我浑身发麻,让我想起昨天晚上那淫荡的经历。我老公有些
萎靡,原因很好理解。

坐了约莫半个小时,老公提出要走了,龙胜夫妇没有阻拦,只是说了些让我
们再坐会之类的客套话。龙胜开车把我们送到长途汽车站,我们坐车回北京,一
路上,我和老公很少说话,我紧紧地搂着老公,仿佛怕失去什麽。

这次经历过后,生活重新恢复了正常,只是老公不再热衷于交换了,而他在
床上的表现突然变得凶猛起来,经常非常粗暴地干我,仿佛是受了那次的刺激,
因为他时常在做爱中问我:「是不是龙胜的鸡巴比我厉害?」我知道他自尊心受
挫,所以也只能多给予安慰。

虽然老公比以往积极了许多,但由于客观条件限制,我再也没有感到那天的
感觉,让我颤抖的感觉。

 黑暗的君王

时间很快过了两个月,老公因为出差要去南方呆一个月。天意弄人,一个电
话突然而来……

在老公走后的第十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龙胜打来的!所以我有时候
想:人到底是不是被命运所操纵的呢?

龙胜在电话里说:「大哥想你了,什麽时候再来啊?」

我说:「老公出差了,不能去啊!」

龙胜说:「他走了,你不是很寂寞吗?来天津,让大哥看看你。」

我说:「不能这样的,我答应过他,交换必须双方都在。」

龙胜说:「谁说这次是交换?我只单独找你,你是尤物,不应该被寂寞锁住
身体。来吧,周末我等你。」

龙胜的话如重锤一样敲击着我的心灵,我一时语塞,心里怦然而动,竟然不
知道继续拒绝。

龙胜接着说:「我知道你忘不了我,何必欺骗自己呢?我为你准备一个美妙
的夜晚。妍,我很喜欢你,很想见到你。」

他的话语对我来说仿佛就是道命令,从那天晚上起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是
的,我无法拒绝他的请求,我只能以「考虑一下」作拖延。挂了电话,我陷入到
无边的痛苦中。

我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所谓不涉及感情的交换那麽简单,我正在滑向危险的
边缘。我心里感到有些恐惧,一个35岁、已经过了春情萌动年龄的女人,她有
着正当的职业、有着幸福的家庭,但正在面对一种致命的诱惑,有些无力抵抗。

到底是什麽让我混乱?有些迷惑,是他巨大的阳具,还是威严的相貌?或者
是他身上具有的霸气?

挂上电话,我下意识地拨了另一个号码,那是老公的电话。

「喂……老婆,是你吗?」电话那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是我……」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麽。

「哦,怎麽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此时是下午3点。

「想问问你还有多长时间回来。」

「啊,就这个啊?我还以为出了什麽事呢!不是已跟你说了吗,至少要到月
底。」电话那一头,他语气轻松。

「……哦,不能早点吗?我想你。」沈吟了一下,我说出这句话,这是我作
出的最大努力。但不知道为什麽,我没有告诉他刚才龙胜约我的事。

「奇怪啊,你从来不会这样,发生什麽事了吗?」

「哦,没有,昨天晚上看了个片子,有点想你而已。」我撒了个谎。

「是不是那种片子啊?」

「你就是知道那事,不是啦!」我脑海里激烈地交锋着,说还是不说?

「还有个事……」

「哦,有什麽晚上说,我已经进了人家公司了,先这样。」说着他就挂机。

听到电话那端的盲音,我有些失落,在挂机那一瞬间,我本来是打算跟他说
的。

这天晚上,我等待着老公的电话,我心中甚至把这当作命运的考验,如果他
给我电话,我便告诉他龙胜的事,并拒绝龙胜;如果没有电话来呢,我不知道怎
麽办了。终于一个晚上他的电话没有打来,同时伴随我的是失眠的长夜,这是否
又是命运的安排?有时候我很相信命运。

又过了两天,到了周五,他再次打来电话。他问我什麽时候能来,我沈默了
一会,他也沈默着等待,我仿佛感到电话对面那个信心十足的微笑。我倔强的天
性突然爆发:「不,我不去。」

电话那头传来有些失望的语气,他也没有进一步诱惑我,就挂上电话。我似
乎出了一口大气,但同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难以言表。这是我做出最后的抵
抗,当时我很庆幸自己还能有这样的勇气。

转天到了周六,儿子约了同学去郊游。我以为,事情已经过了,一个寂寞的
黄脸婆只能以逛商场来打发时间。

正逛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看,竟然是龙胜的电话。

「我在北京,你在哪?」

我的心竟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我说:「我在外面逛街。」

「和老公在一起?他回来了吗?」

「没有,他还在出差。」

「那好,你现在过来吧,我在xxx宾馆412房等你。」他的语气不容分
说。

我还想说什麽,可根本就没有机会,他已经挂了电话。这时的我仿佛陷入无
边的大海中,我该怎麽办?根本没有主意。

我茫然地在商场里走着,根本不知道方向。要不,见他面时直接跟他说清楚
吧!说来也奇怪,这种危险的想法竟然在那一刻闪出,于是,脚步不经意地移到
了商场门外,打了车直奔宾馆去了。

走过酒店的走廊时,我下意识对着楼梯口的镜子观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上
身黑色的高领毛衣,紧绷在身上突出了丰硕的乳房,一条格子的绒裙,下面是一
双高筒靴,头发卷着披下来。镜子中的我是如此地性感,我开始有些恼火,竟然
穿了这样的一身。

敲门,里面听到一些声音,门开了,那魁梧的身躯现入我的眼帘,天啊!他
居然没有穿衣服,只穿了一条底裤。他对我笑笑:「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一定
会来的。」说着一把将我拉过去拥在怀中,嘴已经封到了我的嘴上。

身后的房门缓缓地关上,门锁合上的声音,如重锤一样击碎了我的心灵,它
仿佛关上了回头的路。

我想抵抗,但他是那麽的有力,只要一靠到他的怀里,我便失去了力气。拥
吻了好一会他才放开我,我连忙说:「我来是为了……」可他用手封住我的嘴,
指了指浴室,用命令的口吻说:「去,洗洗,别那麽累,放松些。」

当我走进浴室那一步起,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做出任何抵抗了,我彻底投降。

随便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心里这麽想着,闭上眼睛,脱起衣服。

当水浇到我身上的时候,我无比的舒畅,压在我心头好几天的石头终于解放
了,至少这算是一个解脱的方法。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插到我的胁下,我知道是他到来了,闭上眼睛,享受着他
的抚弄。我感到下身有根硬梆梆的东西顶住,我立刻抓住大哥坚挺的阳具,大哥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