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美人图第三集第四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四章  心碎之恋

他悠悠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美人图中的空间里,躺在瑶台中央的
一弘玉榻之上。

媚灵站在榻前,凝眸望着他,眼中满是关切之色。

见他醒来,媚灵退后两步,屈膝施礼,微笑道:「恭喜公子,这么快就能够
驱使此图,收取女奴入内!」

当初谢希烟造图,本意就是在里面创造自己的性奴世界,逮些美女在这里整
天寻欢作乐,可惜光炼制此图就花了千年时光,他的命没有那么长,在将美人图
放入温火匣继续炼化不久,他就突然失踪,再也没有回来过。

伊山近躺在榻上,虚弱地微笑一下,道:「媚灵,你把那个恶女人抓过来,
绑在榻上,让我好好教训她一顿!」

媚灵竟然摇头道:「公子,这可不行!」

伊山近一惊,瞪大眼睛问:「为什么,难道我不是你的主人吗?」

媚灵掩口娇笑道:「您还不是呢,您的烟客真经只炼到第一重,对此图只有
最低的使用权限,想要命令媚灵,还早得很呢!」

谢希烟起意以此图来锻炼后世子弟,将修炼的进境来作为他们使用此图的权
限等级的指标,只有他们实力大增之时,方才逐步成为此图的真正主人。

「按照此图中的规则,第一次被收入图中的女子,一定要用公子自己的本领
去收服她们,这也是试炼的一部分,公子不要想着跳过去!」

「原来这也是试炼吗?」伊山进微一沉吟,点头道:「也好,就让我亲自击
败这个贱人,让她知道小爷的厉害吧。」

此时的赵飞凤,已经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座玉峰的顶端,身上还是一
丝不挂,妙处毕现。

她慌忙跳起来,遥望四方,只见到云雾缭绕,几座玉峰矗立在云雾之中,景
色极美。

玉峰之下,视线被云雾遮住,再也看不到云下的景物。

赵飞凤心中忐忑,也只能四处寻找出路,向山下走去。

她看不到自己宠爱的美婢,心里焦急,行走速度极快,如疾风般掠向山下。

走了几十步,突然撞到什么东西,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赵飞凤痛呼一声,摀住鼻子蹲下身去,鼻中涌出一行血珠,洒在酥胸、大腿
和嫩穴上面,鲜艳耀眼。

「好痛!」她低低呻吟着,伸手去摸,却发现自己面前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
挡住了她的去路。

赵飞凤忍痛挥去鼻血,摸着透明屏障向两边走去,直到将玉峰绕了一圈,才
绝望地发现,峰顶之下的几十步处都有透明屏障阻挡,显然是无法下山了。

她身子一软,跌坐在地面上,感觉身下柔软,这玉峰却像是白云堆成的,表
面绵软,彷佛有半尺厚的棉花防止在石上,雪白洁净,坐在上面丝毫不觉得冷硬。

「小碧、小彤……」赵飞凤掩面低吟心爱美少女们的名字,只觉鼻中发酸,
心中为那些宠姬思念担忧,无法释怀。

「赵帮主,这里还不错吧?」天空中突然传来声音,赵飞凤立即跳起来,抬
头上望,看到伊山近正漂浮在两三丈高的空中,望着她咬牙冷笑。

美人图的空间之中,法则与外界不同。依山近在外面无法飞行,在此地却可
以依靠运行烟客真经来飞翔于空,畅快地享受空中飞行的美妙感觉。

「小贼,你使的什么妖法,这是什么地方?快把我的人都还给我。」赵飞凤
指着他怒喝道,却听伊山近冷笑一声,眯着眼睛道:「赵帮主,你的身材不错啊!」

听到他真心真意的赞美,赵飞凤恍然醒悟,立即伸手掩胸遮穴,仰头怒视着
他,气得俏脸通红,怒骂道:「臭小子,快说小碧她们在哪,是不是被你害了?」
说到心爱美婢,赵飞凤不由眼圈泛红,心如刀刺,神志恍惚。

伊山近被她的目光激起怒意,想起自己从前被她逼得走投无路的惨状,咬牙
道:「你这贱女人,害得老子那么惨,今天让你知道爷的厉害!」他拉开裤子,
扯出肉棒,微一运力,一股水流从马眼中急射而出,从空中射向自己的大仇人。

赵飞凤正指着他大叫怒骂,喝问美婢下落,心旌动摇之下,一时不及躲闪,
从天而降的尿液落入樱口香唇,愕然瞪大美目,被呛得咳嗽起来。

她慌忙向后飞退,却已经不小心咽下了一口尿液,顾不得恶心,拚命施展轻
功,向远方掠去。

伊山近身处高空,如影随形地追上去,挺起肉棒指向她的去处,尿液漫天降
落,如天女散花般,洒向她的玉体。

纵然她轻功极强,速度快捷,还是躲不过漫天清雨,冰肌玉肤上到处都是清
澈尿液,头脸上也被尿液淋到,就像在雨中奔跑的人一样。

伊山近畅快地尿完,收起肉棒,只恨刚才喝水太少,不能多愍些尿给她喝。

赵飞凤恨得死去活来,举起玉手拂去粉面桃腮上的清露,用力-甩头发,将
半湿的青丝上面水珠甩落,指天怒骂,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只是无法飞起,不
能上去将他活活拈死。

伊山近听她骂得恶毒,也气得脸色发白,颤声道:「好好好,你不是想见你
的情人吗?就让你看个清楚!」

他伸手向后一抓,破开虚空,凌空抓出一个少女来。

那少女容颜美丽,闭目昏迷不醒,正是赵飞凤最心爱的美婢小碧。

此前小碧正在另一座玉峰顶部发呆,被他走过去,喊声「降伏」,一拳打昏,
拖进随身储存空间里,带到这里给赵飞凤看。

在这个空间,他就类似于神。虽然只是最初等的使用权限,却也订以做出许
多在正常世界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伸手一招,天空中降下大雨,落到小碧的脸上身上,以冰冷寒意将她浇醒。

小碧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嘤咛一声,悠悠醒来。

刚一睁开美目,就听到赵飞凤撕心裂肺地喊着她的名字,低头看去,只见赵
飞凤一丝不挂地站在雨中,仰天尖叫,满脸都是关怀心痛的神色。

「主子!,」小碧尖叫一声,将手向她伸去,却隔着遥远距离,不能碰触到
她。

伊山近揽住她纤细柳腰,咬牙道:「赵飞凤,你不是想抢我的女人吗?这些
年你在济州一带经常抢男霸女,欺负别人的老婆,现在就让你知道心爱女人被欺
负的滋味!」

伊山近举手一挥,大雨骤然停下,突然伸手到小碧高耸酥胸前,一把抓住衣
衫,嗤的一声撕破,露出了雪白娇嫩的少女玉乳。

虽然她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乳房却不小,被他一把抓住,满满地抓在手
里,肆意揉捏,只觉触手柔滑娇嫩,手感极好,显然是这些年被赵飞凤摸捏,才
发育得这么好。

一想到这对漂亮柔嫩的乳房在赵飞凤的手里被捏揉了好多年,伊山近心中不
由涌起一丝妒意,奋力捏弄着它,让美乳变成各种形状。

赵飞凤心中的妒火却比他旺盛无数倍,看着心爱婢女被人摸着娇嫩可爱的乳
房,想到那是只属于她的宝物,不由心瞻俱裂,仰天怒嘶一声,跌倒在地,活活
气晕过去。

但很快,她又睁闲眼睛,仰天指着伊山近痛骂,将所知道的恶毒语言都向他
砸去。

彩凤帮中三教九流都有,她知道的市并粗言当然极多,骂得伊山近怒火上头,
一把抓住小碧,将她的衣服片片撕裂,作为对她恶毒咒骂的回报。

小碧失声娇呼,虽然想要努力反抗,可是浑身无力,根本无法抵挡,只能含
泪承受这小小男孩的轻薄蹂躏。

按美人图中的规则,只要是被伊山近降伏的女子,就可以任由他玩弄,或对
她们的身体进行操控,这也是谢希烟为锻炼后世子弟能力而设置的规则之一。

刚才伊山近喊出「降伏」一拳打昏了她,那就是对她进行了重要仪式,现在
想要她无力反抗,甚至是让她身体飘浮空中不向下落,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了。

衣裙如蝴蝶般片片飘飞,纤细柔美的雪玉胴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修长美腿也
让他呼吸急促,当他的手伸到内裤上时,小碧用尽力气伸出纤手拉住内裤,含泪
颤声道:「你才这么小,就想对我做什么?」

伊山近怔了一下,摸摸头恍然道:「你说我年纪小,不能对你做什么?哼,
能不能做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罢,这外表稚嫩的男孩一把抱住十七岁的青春少女,毫不客气地将她的丝
绸内裤扯下,露出粉红娇嫩的小穴,以及稀疏的柔顺阴毛。

赵飞凤眼睛都红了,握紧双拳放声嘶吼。伊山近却得意洋洋地脱下衣服,露
出了粗大肉棒,高高地挺立起来。

两女相对愕然,都想不到一个这么小的男孩会有如此大的阳具,简直就像蚂
蚁扛大棒一样,令人匪夷所思。

而小碧更是吓得俏脸惨白,失声痛哭。

她玲珑浮凸的窈窕玉体一丝不挂地飘浮在空中,被伊山近一把抱住,粗大肉
棒向着嫩穴顶去,龟头顺利地贴在了娇嫩的小穴上面,顶开处女花瓣,向着里面
伸去。

在下方,赵飞凤的眼睛都红了,伤紧玉拳仰天狂吼,几乎要把嗓子叫破。

伊山近用龟头撞了撞小碧的处女嫩膜,看着她悲伤哭泣如梨花带雨般的美丽
容颜,还是把肉棒拔了出来,将她翻身向下,让她可以看到自己的情人。

两个美女刚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伊山近从后面贴上小碧的玉背,粗大肉棒从
雪股中伸入,磨擦着娇嫩大腿内侧,向着嫩穴顶去。

「啊!」美女们失声惊呼,赵飞凤仰头向天,眼睁睁地看到那根大肉棒顶开
处女花瓣,向着嫩穴中缓缓插入。

肉棒就像锋利钢刀一样,虽然离她很远,却将她的心割得鲜血淋漓。小碧也
在悲伤哭泣,清澈泪珠滴滴洒落到她的头脸和一丝不挂的玉体上面,和伊山近刚
才射出的尿液混合在一起。

透过泪幕,这一对亲密恋人遥相对视,心中的痛苦都像刀绞一样。

伊山近所采用的角度极为合适,恰好可以让赵飞凤看清两人交合处,肉棒插
入时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她看得一清二楚。

伊山近轻晃腰部,让肉棒磨擦着娇嫩花瓣,更舒服地顶在处女膜上,严丝合
缝,低头看着美少女的雪颈玉背,以及下方的美丽女侠,唇间现出一丝解恨的笑
容。

美丽少女转过头,颤声哀告:「不要,小弟弟,你不要这样做,我们也没有
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一点小小的误会……」

伊山近火冒三丈,怒道:「胡说!你不是想杀我吗?那剑都刺到我脖子上了,
还说是误会?」

小碧哑口无言,掩面悲泣,知道是怎么也不能说服他了,感觉到肉棒的插入
动作,心中大痛,只能垂泪望向下方女侠,颤声道:「主子,是小碧对不起你…
…」

赵飞凤痛苦地流出了血泪,目光越过泪幕,清楚地看到那根粗大肉棒缓缓地
向里面插入,嫩穴小口被撑裂,一缕血丝流了出来。

伊山近感觉到美少女嫩穴的紧窄艰涩,狠狠一咬牙,腰部向前猛挺,龟头凶
猛地撞破处女膜,撕裂嫩穴蜜道,直向里面插去。

嗤的一声轻响,在他刻意用灵力引导下,即使隔着这么远,也传到了赵飞凤
的耳中,让她如遭雷击,赤裸玉体僵硬不能动弹,两行血泪自美目中奔涌而出。

伊山近爽得叹息一声,感觉龟头被嫩穴紧夹,娇嫩柔滑的蜜道鸡感极好,忍
不住挺腰向里面继续插去。

龟头顶开重重险阻,将处女花径关拓出来一条通道,肉棒硬挤进去,发出嗤
的轻响。

娇嫩小穴处,伤口被撕裂得更大,鲜血从里面流淌出来,顺着肉棒、睾丸向
下滴落。

伊山近下体的位置,正悬浮在赵飞凤的上空,让她仰着头张口呆看,心里痛
苦得钮一以复加。

第一颗血珠晶莹剔透,从空中飘飘落下,洒到美丽女侠的眉心中,啪的一声
轻响,在额头上绽出血花,就好像多了一颗红色的美人痣。

接下来,晶莹血珠不停地落下,在伊山近刻意作用下,洒向她张开的樱桃小
嘴。

他操控身体飘浮空中的能力已经很强,处女落红一滴滴地洒进赵飞凤樱口之
中,被她含泪咽下,也不知道她从爱人落红中品出了什么滋味。

看着她默默品陋着口中落红,雪白俏脸上也染上殷红血点,伊山近突然想起
自己从前被迫吃下的仙女落红,不由虎目含泪,心中又是悲愤,又是解恨。

两个仙女现在还没有找到,但欺凌和妄图杀害自己的女人就在身下和怀中,
伊山近化悲愤为力量,抱紧怀中少女,大肆狠干起来。

美少女初经人事的蜜道,极为紧窄,紧紧籀住肉棒,又痛又爽。伊山近咬牙
狠命抽插,粗大磨擦着娇嫩至极的蜜道肉壁,磨擦的快感阵阵传来,头脑也开始
爽得晕眩。

小碧却痛得大声尖叫,哭泣娇吟,颤抖着伸出藕臂玉手,向着下面的赵飞凤
伸去,颤声哭叫道:「好痛!快救救我啊!」

赵飞凤悲愤流着血泪,奋力上跳,使出「旱地拔葱」的绝技,外加久已失传
的武当梯云纵,却只能跳到一半高度,根本不能上去捞住他们。

耳边听到小碧的叫声越来越惨烈,显然那根大肉棒撕裂嫩穴、磨擦花径的痛
苦让她无法忍受,赵飞凤拼尽力量向上一跃,玉手拚命伸出,却只碰到了小碧的
脚趾。

她柔美的脚趾,赵飞凤抚摸亲吻过无数次,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心痛。赵飞
凤怒吼一声,玉掌一翻,抓住小碧纤足,却已难以向上。

伊山近微皱眉头,挥手布下禁制,禁止她再向上爬来。他虽然必须得依靠自
己的实力堂堂正正地击败降伏她,但阻止她做一些事,还是在试练的规则之内。

玉峰上方的天空中,俊美男孩从后方抱紧青春少女拚命狠干,而下面还有一
个美艳女郎,抓住少女玉足,仰头上望,血泪满面。

这么近的距离,她更清楚地看到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狠命抽插的每一细节,甚
至连肉棒上面的青筋、血珠在穴口伤口涌出的情景都看得清清楚楚。

伊山近一边抽插,享受着肉棒磨擦着嫩穴蜜道的快感,一边侧过身体,伸脚
猛踹她的脸,同时布下禁制,阻止她来抓住自己的脚。

砰砰几下,他的光脚丫踹在英武帅气的绝美玉颜上,沾了许多泪水和处女落
红。

赵飞凤被踹得发昏,却咬牙不肯松手,心中只觉得若放开了心爱的女孩之后,
似乎就会彻底失去她一样。

伊山近在她脸上、眼眶、樱唇、玉颊上狠踹,心中恨意畅快地发泄出去,肉
棒还不停地在少女嫩穴中抽插,在剧烈的磨擦快感中爽得六神无主。

双修功法自动运行起来,灵力通过肉棒涌入美少女骼内,通过她的经脉运行,
让她嫩穴中升起爽意,美目微微眯起,泪水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伊山近挺起肉棒,深深插到处女花径深处,龟头顶住子宫,开始大肆吸取处
女元阴。

「啊!」小碧失声娇呼,只觉极畅美的快感从嫩穴深处涌起,让她爽得娇躯
剧颤,蜜道肉壁不由分泌出滴滴花露,紧缠筵着肉棒,将露珠抹在上面。

伊山近干这事已经是老手,抽插动作更加快速,大力吸取着处女元阴,双手
还伸到她胸前,大肆抚摸捏揉少女玉乳,强捏嫣红乳头,干得美丽少女颤声尖叫,
声音淫浪至极。

几处快感狂涌而来,让她神志不清,失声尖叫:「好爽,再用力些!」

抓住她玉足悬停空中的赵飞凤心神剧震,几乎晕倒摔落地面,勉强仰头望向
上方,心中悲愤至极。

她看到小碧的脸上充满春情红晕,还在拚命扭动娇躯迎合抽插,一副骚媚淫
浪的模样,这表情只有自己和小碧交欢时在她脸上看到过。

赵飞凤又悲愤地流出了眼泪,这时候嫩穴中却涌出带血的露珠,洒在她的美
目上,就像替她流泪一般。

伊山近大肆狂插,用力捏紧乳头,凑到小碧耳边轻笑:「大姊姊,小弟干得
你爽不爽啊?」

乳头的剧痛让小碧暂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下方赵飞凤的悲愤目光,
心中猛醒,羞惭无地,掩面嘤嘤地悲泣起来。

可是伊山近手段高强,在她光洁柔嫩的冰肌玉肤上到处抚摸,刺激着乳房酥
胸的敏感带,还伸手向下捏揉阴蒂,粗大肉棒更是狠抽猛插,干得小碧控制不住,
颤声尖叫起来,就算看到赵飞凤的泪眼,她也止不住淫声。

这也都是赵飞凤平时将她调教得太好,现在一尝到性爱的美妙滋味,怎么也
忍不住,一边流泪与赵飞凤对视,一边哭泣尖叫道:「好爽,再用力,呜呜……」

「爽吗?叫声好听的,老子就让你爽上天去!」

小碧淫兴大动,什么都顾不得了,淫声浪叫道:「好弟弟、好老公,快插人
家的小穴,让人家更爽一些!」

听到她叫出只有跟自己在一起时才会有的淫浪叫声,赵飞凤心中痛苦至极,
彻底绝望,被伊山近在她美丽玉颜上狠踹一脚,禁不住手一松,向着下面坠去。

砰的一声,她摔落到地面上,玉峰表面柔软厚重,如白云厚棉一般,让她丝
毫没有摔伤。

但心中的伤痕,足以将她撕裂,赵飞凤仰天躺在地面上,瞪大无神的双眼,
急促地喘息着,一动不动,就像一具僵尸。

「哀莫大于心死,辱莫大于宫刑……」伊山近脸上带着神秘微笑,抱着小碧
纤美柔滑的赤裸娇躯飞下去,飘浮在她上空,让她近距离看着两人交合处。

他的手用力捏揉美少女玉乳,粗大肉棒在嫩穴中舒服地大肆抽插,速度越来
越快,磨擦得淫水四溅,星星点点,洒落到赵飞凤如玉容颜与洁白玉体上面。

「啊!好爽,再用力些,好老公,你真棒……」小碧兴奋至极,忍不住扭过
身子,抱住伊山近的头哭泣亲吻,舔着他的脸庞。

她被干得太爽,精神过于兴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渐渐胡言乱语起来。

伊山近看她高兴,突然心生一计,跟她商量道:「咱们干快一点,你表演高
潮给赵女侠看吧?」

一听这话,再看着躺在地上悲伤流泪的赵飞凤,小碧陡然清醒过来,如遭雷
击,奋力推开伊山近,摇头悲泣尖叫道:「不要,我不要在阿凤面前高潮,她会
伤心的!」

「哼!」伊山近也不管她,双手抓紧纤腰玉臀,开始加速挺腰狠干,胯部狠
狠地向前冲击,重重拍在柔滑娇嫩的雪臀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呜呜,我绝不能高潮,阿凤,我对不起你啊……」小碧悲伤哭泣着,泪水
与淫水一齐落下,洒在美丽帮主的脸上、身上、口中,就像下了一阵小雨。

听到她的表白,赵飞凤眼中现出一抹亮光,渐渐有了一丝生气,瞪大眼睛看
着小碧青春美丽的胴体,眼中有感动的泪光闪动。

她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在悲伤地摇头哭泣,而那个比她小许多的男孩从后面
抱住她,粗大肉棒从雪股中穿入,撑开娇嫩紧窄的可爱花瓣,大肆抽插,速度越
来越快,磨擦得嫩穴都渐渐红肿起来。

青春美少女的玉乳、蓓蕾和阴蒂都落到伊山近的手中,淫亵地肆意揉捏。伊
山近施展出从那两对美丽母女、主仆们身上练出来的高超挑逗手法,再加上从赵
飞凤那里观摩学习来的指奸手法,配合着肉棒的抽插,干得小碧欲仙欲死,忍不
住呻吟尖叫起来。

他曾在三年里,毫不停顿地自动抚摸挑逗着仙女的身体,这些挑逗女性的手
扶早就成为了身体的本能,再加上新学来的技艺,更是让正在青春期的女性抵挡
不住。

小碧的呻吟浪叫越来越大声,感觉伊山近的挑情手法很像自己的主子,可是
却又更加让人兴奋,粗大肉棒磨擦处女花径内壁的快感也新鲜快乐,在几重攻击
之下,按捺不住如火春情,终于挺起玉臀,喘息着向后挺动,啪啪地猛撞在伊山
近的胯上,让肉棒一次次地深入嫩穴,重重撞击在娇嫩子宫上面。

处女蜜道兴奋得痉挛,小碧被如浪潮般的巨大快感吞没,仰天尖叫着,哭泣
着与伊山近拚命相奸,洁白如玉的胴馊上浮出滴滴水珠,却是干得兴奋,累得香
汗淋漓。

她心里爽得无法可制,尖叫娇吟时闭不拢嘴,口水都流了出来,洒落下去,
叫声却更是狂浪,拚命扭动娇躯,如蛇般在伊山近怀里颤抖磨擦。

看到她这副骚浪模样,赵飞凤眼睛都直了,紧紧伤住玉拳,双睛鼓出,口中
发出荷荷的愤怒低吼。

「还要说大话,怎么样,高潮了吧?」伊山近快乐地叫道,嘴角露出一丝不
屑的笑意。

即使是在高潮的快感中,小碧受了极大刺激,仍摇头痛苦悲泣,尖叫道:
「不,我绝不能高潮,我绝不高潮,啊啊啊啊……」

就这么说着话,她就感觉到粗大向着蜜道深处狠狠一击,花径肉壁被剧烈磨
擦的快感,娇嫩子宫被龟头狠撞的激动,终于化成澎湃的情欲,让她兴奋至极,
仰天尖叫,进入了无可言喻的快乐高潮之中。

这样的快乐,是她从来没有尝过的,哪怕赵飞凤用尽浑身解数,让她高潮连
连,却也没有尝过这般美妙滋味。

「原来,高潮和高潮也是不一样的……」在她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樱唇却
仍颤声尖叫,淫水不住地奔涌出来,顺着两人的大腿流下经过小腿一直流到脚趾
上面,滴落下去,落入脚趾下呆滞张口的赵飞凤樱唇之中。

高潮中的美丽少女,嫩穴花径狂乱地痉挛抽播,对于肉棒的挤压力量极强,
伊山近也受不了这样的强烈快感,粗大肉棒忍不住狂跳起来,将大量滚烫精液喷
射到初绑人事的娇嫩子宫里面。

「啊啊,好烫……」小碧颤抖哭泣着,忍不住回过头抱紧这位比自己还要矮
的小弟弟,奋力吻住他的嘴唇,柔滑香舌灵活地探入他的口中,与他进行亲密的
舌吻。

赵飞凤躺在地上,看着自己心爱的少女与俊美男孩亲密拥吻,就像一对情意
深厚的恋人,那根大肉棒插在她的嫩穴中,狂乱地跳动着,赵飞凤连肉棒上暴起
狂跳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深知每一下跳动,都是将那男孩体内的精液,激烈
地射进可爱少女的身体深处。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一幕,耳边听到胸中传来「崩」的一声响,彷佛是心已
经碎裂了。

伊山近兴奋眩晕地将肉棒插到嫩穴最深处,狂烈喷射了许久才停下来,犹自
与美少女亲密拥吻,将她舔过赵服凤嫩穴的香舌吮吸了许多遍。

小碧也拚命地吮吸着他的舌头,用自己在赵飞凤身上练出来的舌吻功夫,吻
得他晕晕乎乎,快要爽昏过去了。

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嘴唇,下体却仍紧紧插在一起。小碧闭上美目,爽爽
地享受了一会,渐渐回神,睁开眼睛茫然看着下面流泪悲泣的赵飞凤,突然哇的
一声,大哭起来。

泪珠如雨,洒落美丽女侠的脸上、身上,小碧悔恨万分,颤声悲泣道:「对
不起,我不是有意高潮的,阿凤,我不是有意的……」

虽是这么说,她的嫩穴还在一下下地抽播,紧缩压搾着伊山近的肉棒,将里
面最后一滴精液都搾了出来。

「呼!」伊山近爽地长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赵飞凤,解恨地咬牙笑道:
「再让你对我谋财害命,抢我的女人!知道后悔了吧?」

赵飞凤一动不动,只是默默流泪。事已至此,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伊山近高兴地笑了一阵,腰部向后一退,紧贴在美少女柔滑雪股上的胯部离
开,软绵绵的肉棒从流血嫩穴中抽出,大量精液从嫩穴中奔涌出来,如雨般向下
洒落。

一阵水声轻响,少女嫩穴蜜道中流出许多东西,包括淫水、落红之类,都洒
到了赵飞凤洁白如玉的窈窕胴体上。

雪白酥胸前,1局耸的玉峰、嫣红蓓蕾上面沾染上了鲜红的处女血、乳白色
的精液,顺着乳房、雪躯流淌下去,煞是好看。

伊山近兴奋地抹抹眼睛,发现自己竟然也爽得流出了眼泪。

他转转眼珠,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撮唇一吹,利用本空间的法则,聚起一
阵清风,围绕着自己和怀中美少女,将他们卷在其中。

那风如他心意,卷起他们畅快大干时流出的淋漓汗珠,还有小碧在兴奋尖叫
时流出的泪水、口水,下体的落红、蜜汁、精液,向着下方落去,风势直指美丽
女侠微张的樱唇。

就像一阵小型的龙卷风,卷着两人的汗水、口水、泪水、淫水、精水和血水,
混合成奇异的饮料,直接就灌进了绝色女郎的樱桃小口里面。

品尝着这味道奇特的饮料,赵飞凤美丽容颜上现出痛苦悔恨的神色,却连吐
出来的机会都没有,被龙卷风强行灌入咽喉里面,都喂她吃了下去。

「怎么样,我的精液味道好不好吃?」

伊山近抱着小碧落下去,将少女雪白大腿分开,强行让她坐在赵飞凤的脸上,
将流血花瓣对准樱唇,口口相接,就像她们从前交欢时常做的姿势。

小碧羞惭悲泣,努力想要挣扎,可是被干得娇躯无力,没汰反抗,只能绝望
地看着伊山近伸手抚摸她的小腹,将她蜜道中的液鳄按摩得流出,洒入女侠高洁
檀口之中。

赵飞凤默默地喝下落红、淫水与伊山近射出的大量精液,柔滑舌尖轻柔舔弄
着少女受伤的嫩穴,动作温柔,彷佛在抚慰着她受伤的心灵。

「帮主!」骑在她脸上的小碧忍不住心中的痛苦羞惭,低下头抱住她的蚝首,
与她抱头痛哭,情景十分感人。

「就是现在!」伊山近凝劲于指,陡然一指刺出,击向美丽女侠乳间的软麻
穴,同时大喝道:「降伏!」

按照规则,降伏被收入图中的女性,需要堂堂正正地对面交手,但伊山近自
忖正面交手胜算不大,就先试一试能不能用这种方法降伏了赵飞凤,就不用再多
费功夫了。

他现在没多少时间可供挥霍,洞府外面还有大批彩凤帮众守着,不知道什么
时候就会冲进来,还是赶快拿了美人图跑路为好。

指尖即将触到女侠美乳时,原本僵躺不动的赵飞凤突然抬起玉手,纂紧成拳,
迎上依山近点来的指尖。

同时,她抬起修长美腿,圆润膝头化为短刃,重重撞向伊山近的胸膛。

伊山近迅速收指后退,避开她这一击,心中惊讶:「这恶女人好厉害,在这
种情况下,还能如此凌厉地反击?」

赵飞凤含着少女美穴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娇叱,玉足抬起,雪白
脚趾如箭般刺向他胸腹问,势道凌厉,虎虎生风。

她抬起玉腿时,妙处毕现,蜜穴花瓣在飘摇嫩毛中晃动,极为诱人。

伊山近却无暇去看,只能抽身飞退,心里明白:「看起来这次是没法降伏她
了,只好等以后再说了。」

赵飞凤抓住少女柔嫩雪臀,向上一推,将她推得飞起,自己用手一撑,赤裸
玉体在柔软光滑地面上疾速滑行,俏脸从少女嫩穴下滑过,犹自带着满脸的精液、
淫水,还有几抹落红,鲜艳地抹在她的玉颊上。

伊山近瞪大眼睛,看到这美丽女侠就像一条大活鱼一样,一丝不挂地从地上
鲤鱼打挺跃起,如利箭般疾射而来,美目中充满着愤怒的杀意。

她本是经历过无数生死搏杀的心志坚忍之辈,不过眨眼之间,就从心碎肠断
中恢复了战斗力,化悲愤为力量,狂力向前扑击,誓要将奸辱自己爱婢的贼子一
举击杀,以绝后患!

玉掌挟风袭来,重重击向伊山近的胸膛。伊山近举拳抵挡,拳掌重重撞在一
起,强横内力涌来,将伊山近震飞出去。

他飘飘落到地上,胸中气血翻涌,心里暗惊:「好强的内力!这女人是铁打
的吗?现在战斗力不仅没有什么下降,反而更厉害了!」

侠骨如铁,肌肤如玉。美丽女侠怒目圆睁,大步冲向前方,拳掌如雨点般劈
头盖脑打下,伊山近疾速挥拳抵挡,却敌不过她的强横内力,被逼得步步后退。

玉峰之上,到处一片银白,地面素白如雪。

在这洁白无瑕的如雪地面上,高挑美丽的侠女一丝不挂,赤裸着雪白性感的
健美胴体,大步前奔,拳掌狂击,英姿飒爽,玉体充满着无尽的诱惑与魅力。

伊山近疾速后退,赵飞凤却丝毫不肯放松,狂速追击,在雪玉地面上踏出一
个个脚印,朝山下奔去,将那嫩穴流精溢血的青春美少女,孤零零地抛在了玉峰
顶部,只能努力睁大凄美双眸,透过泪幕悲伤地望着自己第一个女人与第一个男
人进行生死搏杀。

天下第一等的轻功展开,赵飞凤奔行速度快极,两人兔起鹊落,眨眼间飞出
遥远距离,向着山下落去。

美丽女侠一丝不挂,出招姿态曼妙动人,在追杀奔行之中,胸前高耸玉乳上
下跌荡,极为惹眼。

她的身材算是极好,乳房之大,远超她那些性奴美婢,丰润隆臀雪白性感,
在乳波臀浪之中,嫣红乳头跳来跳去,惹得伊山近口干舌燥,下体肉棒渐渐挺立
起来。

赵飞凤掌势如风,恨不能将他一掌击死,却总是被他勉强抵挡过去,心中焦
躁。而胸前双丸跌荡,更是让她难受。

平时乳房都是用抹胸紧紧裹起来的,不影响她与人交手,现在却晃来晃去,
乳头微微在玉臂上撞击一下,都会些微改变她的掌势,发挥出来的威力远不及从
前。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乳头在臂上的轻触,至少可以对心理有影响,即
使是点穴,位置也会有些差别。

赵飞凤心中正在烦燥,突然看到伊山近胯间阳具胀大起来,也是甩来甩去,
走路都有些不太正常,不由冷笑一声,心里好受了些。

玉峰上,两人-边交手,一边向山下追逃而去。因为有伊山近在,原来环住
峰顶的禁制已经消失不见,不能阻挡他们的去路。

高挑美丽的女侠,胸前性感暴乳跳动跌荡,而对面比她矮许多的男孩也是胯
间粗大肉棒晃来晃去,两人都心有挂碍,身带累赘,牵制两人战斗力发挥,交手
的情景越来越是不堪。

面对如此美丽女子,还是一丝不挂地赤着性感美体,不看的就不是男人了。
伊山近贼眼溜溜,好奇地盯着她的乳房猛瞧,暗咽口水,只想将她降服之后,逼
着她用这对大乳房来服侍自己,让自己爽上天去。

赵飞凤被他看得娇羞满面,却不及遮挡,发狠凌厉进击,招招都是杀手,咬
牙想道:「就让他看个够本吧,只要杀了他,那就什么都没关系了!」

可是,看过的可以当作没有看过,自己心爱的少女被他用大肉棒撕裂处女膜,
在自己面前干了那么久,还将精液射进她纯洁的身体里面,这些都可以当成没有
发生过吗?

想到这里,赵飞凤鼻中一酸,眼圈一红,怒吼着大踏步冲向前去,举起玉掌,
拼尽内力击向伊山近的胸膛。

她这一动,露出修长美腿中间的隐秘禁地,嫩穴花瓣中间,却已经有一滴露
珠涌出,被娇嫩花瓣含在中间。

原来在伊山近与小碧畅快狠干的时候,她也看得动情,忍不住流出露珠。现
在看到伊山近的肉棒,想起心爱少女被干爽的刹那,既痛苦愤怒又激动兴奋,心
中一颤,花径蜜道跟着颤抖流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美蚌含珠啊!」伊山近目光落到那里,失声赞叹道,羞得赵飞凤面红耳赤,
含泪怒吼一声,掌势狂暴至极,疯狂向前击去。

伊山近只顾看她的下体嫩穴,出招速度力量都差了一些,被她击开格挡双臂,
掌势挟着雷霆万钧之力,重重击在他的胸膛上面,心里悲愤狂喜:「这小贼受了
这一掌,肯定内脏碎裂,再活不成了!」

虽然大仇得报,可是想到自己心爱少女被肉棒刺破的处女膜,自己喝下的男
人精液,还是忍不住有晶莹泪珠从她美丽双眸中涌出。

伊山近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去,在空中却发出一声长笑:「恶女人,小爷现在
没时间陪你瞎耗,下次再来找你好好玩个痛快!」

这里是他的空间,受不受伤都由他决定。虽然此次降伏赵飞凤失败,但赵飞
凤想要在美人图中伤他,还是不可能的事情。

伊山近手捏法诀,在悲愤狂吼的赵飞凤面前消失,心里忽有所得:「这女人
的武功真是不错,或者可以留下她,当作试招的靶子?」

如果是有师父指点的修士,受了门派传统影响,肯定会对江湖侠客的武功嗤
之以鼻,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毕竟他们仙家法术,是那些武功根本不能比的,随便一招,就可以让侠客们
无法抵挡,惨死当场。

伊山近却不一样,他灵力不强,也没有修仙门派作为后盾,敌人却都是江湖
中的武功好手,如果不多学一些武功,说不定就会阴沟里翻船,被江湖侠客杀死,
成为修士之中的笑柄。

「她的后台是侠女盟,我收了她,就算跟侠女盟结下了深仇,得提前预防才
好。 这女人虽然可恨,不过倒也可以利用,我时常来找她交手过招,想必我的
武功也能提 高,将来对付侠女盐时一定会有用处。」

伊山近一边想着,一边向通道外走去。他现在已经出了洞府,混在那些奴工
之中,悄悄地走向山洞外面,一边琢磨着该怎么抵御可能前来寻仇的侠女盟。

而那最珍贵的至宝美人图,则消失在空气之中,只是隐隐悬于他的头上,并
释放 出防护法力,让任何人都看不到它,只有伊山近能够清楚感觉到它的存在。

他走出山洞,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伊山近抬起头,看到一大群人正围在
一起,大声地说些什么。

这里已经是营地,彩凤帮众们居住的地方。此时月朗星稀,正是明月初上之
时。

「在里面真耗了不少时间,幸亏那些帮众没有命令不敢进去,不然被他们看
到美人图,只怕我会有麻烦。」

伊山近小心地向前走,突然看到两个美丽女子,站在人群之中,彷佛鹤立鸡
群一般,吸引了他的目光。

她们明显是新来那些人的首领,在她们身后,跟着一些佩剑侍女,身上穿着
劲装,也都美貌动人,却无法遮住她们的光彩。

为首的一个美女,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容貌美丽,身材性感成熟,
乳房高耸,美腿修长,引得伊山近暗咽口水,胯间不由胀了起来。

感觉到他的目光,那成熟美女蹙起蛾眉,抬起美目看了他一眼,眸中射出冰
冷的目光。

虽然她的相貌很美,容颜却极为清冷,紧皱着眉头,如冰山雪峰,让人不敢

近。

「老子又没欠她钱,干嘛用这副脸色对我?」

伊山近正在纳闷,忽然听到一个少女在人群中大声嚷嚷:「你们这群笨蛋,
问什么都不知道,气死我了!」

那清冷美女身边,站着一个青春美丽的劲装少女,手持一根马鞭,气得俏脸
涌红,正在挥鞭乱打。

乱鞭如雨,那些彩凤帮众被重重打在头上、身上,都痛得鬼哭狼嚎,惨叫着
到卢乱跑,少女却执鞭紧追,发狠大叫道:「打死你们,打死你们这群没用的笨
蛋!」

「打得好!这些家伙跟着赵飞凤干了那么多坏事,还帮着她追杀我,打死活
该!」

伊山近心里兴奋欢叫着,正看得过瘾,谁知那少女追着一个帮众跑过来,一
鞭将那人抽翻,玉腕一抖,向着伊山近的头上打过来。

「怎么回事,反过来打我了?」伊山近头上挨了一鞭,顺势扑倒在地,心里
大怒,却听到那少女愤怒尖叫道:「二姊养的这些家伙都没有用,白白丢了我们
侠女盟的脸!」

「她是侠女盟的人!」伊山近心中一震,明白过来:「刚才那个一脸冰冷的
女人,就是传说中侠女盟的大姊陈秋雁了吧?江湖上传说她是一个没有男人的老
处女,整天一副苦瓜脸,还真是这么回事!」

那暴躁少女站在他的身边,还在挥鞭痛打,怒叱道:「二姊进去这么久,你
们都不敢进去找,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都是些没用的东西,打死你们!」

伊山近心中暗怒,就想拿出美人图来收了她,突然想起:「媚灵说过,我现
在灵力不足,支撑美人图的运行都是勉强,最多只能收取十人。现在收了这些女
奴已经接近极限,要是再强行收取别人,只怕会出问题,不是让我受伤影响到修
行,就是让美人图出现缝隙,让里面的女奴趁机逃出来!」

这两样他都不想要,正在犹豫是不是准备反抗,那名老处女却漫步走了过来,
伊山近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心神剧震,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这侠女盟的大姊,竟然也是一位修行者!

只是她灵力较低,比伊山近还要差一些,刚才隔着那么远,竟然没有发现。

伊山近立即低下头,拚力掩盖体内灵力不致外泄,心里如惊涛骇浪一般,奔
涌澎湃:「她的师门是哪一家修仙门派?不管是谁,都是我无法对付的!」

何况她们两个武功也不在赵飞凤之下,如果联手攻击他,他只有拚命逃跑的
份,能不能逃得掉还是个问题。

暴躁美少女还拿着皮鞭往他身上乱打,直打得他衣服破烂,皮肉绽开,痛得
钻心。伊山近却只有咬牙忍耐,心里暗恨:「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现在人多势
众,等我回去调了官兵回来,将你们杀得干干净净,再有仙术也别想逃得活命!」

「六妹,好了」己陈秋雁看了他一会,出声阻止道,伸出纤美玉足,用脚尖
抬起他的下巴,蹙眉问道:「你是什么人,我二妹在哪里?」

她的绣鞋用素雅绸缎作鞋面,玉足纤巧可爱,一缕幽香袭来,让血气方刚的
伊山近下体不由胀大,却不敢像在她二妹面前露出形迹,只能趴在地上掩饰,支
支吾吾地道:「我、我是在下面干活的,帮主好像到下面去了,我不知道……」

陈秋雁冷冷地哼了一声,见伊山近控制不住地斜眼偷瞄她的修长美腿,俏脸
不由露出一丝怒色,突然釆起一脚,将伊山近踢上半空中,远远地落在地上,岭
出砰的一声闷响。

「贱人!」伊山近心中怒吼,趴在地上痛得缩成一团,如果不是近来修为大
增让身体变得坚韧,肋骨都要被她踢断几根。

「敢偷看我大姊,真是不想活了。」暴躁少女幸灾乐祸地笑道,兴致勃勃地
提议:「杀了他算了,年龄这么小就这样好色,将来长大了肯定是色鬼,不如杀
了以绝后患,免得他再去祸害天下女人!」

伊山近吓出了一头冷汗,正想忍痛爬起逃走,却听陈秋雁冷冷地道:「这样
的废物,不足为患!你二姊不知怎么样了,我们快进去吧!,」

伊山近趴在地上痛苦喘息,看她们带着一群劲装剑婢走下通道,暗自咬牙冷
笑:「你们也是想去找那美人图吧?嘿嘿,现在已经归了大爷我了!老子先在里
面找你们的二姊、二妹过招,另外再努力修习仙诀,等到能够打败她的时候,你
们几个也休想跑掉!」

他费力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山外走去,看着那些被乱鞭打得鬼哭狼嚎、
抚摸着伤处悲泣叹息的帮众,心里冷然:「被鞭打还是轻的,你们跟着赵飞凤做
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等我带着大军回来,一定要将你们杀得干干净净,片
甲不留,以还天地间一个公道!」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