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正文

深红少女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深红少女(scarlet girls)原案:伊达英丸翻译、改编:太阳黑子**********************************************************************

作者的话:因为不久前曾经有人提起过我的旧作,所以一时心血来潮,找了另一篇和《天使锁》同时期的旧作出来,重新修订了一些文句和大幅改写了结局部份,便成为了这一篇《深红少女》。对于一直写的都是鬼畜、暴虐路线的我来说,这篇是绝无仅有的soft sm作品,所以在重新翻看时自己也觉得很有趣,希望各位也会喜欢吧!**********************************************************************

一、秘密探险

今年才刚满16岁的亚美和由美,从小时候起便是最好的朋友。

两人虽然住得很近,也一直读同一间学校,但一方面亚美是个美丽、行为文静的品学兼优生,另一方面由美却是个讨厌读书,对师长持反叛态度,活泼好动的暴风少女,两个性格近乎相反的人竟能如此投契友好,倒也令人意外。

两亲是正直公务员的亚美,和父亲是经营lovehotel(即是那些经营黄色事业的另类公寓。)的由美,二人的家境也大有分别。

虽是如此,但亚美也不理家人的反对而经常和由美一起,并在课业上给予由美帮助,而另一方面擅长人际关系的由美也会带亚美到各种地方游玩,二人可说有着互相补足的关系。

然后突然在某一天,由美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主意。

她暗中拿到父亲经营的lovehotel的钥匙,提议亚美一起去「见识」一下。

因为每周必定有一天hotel是休息的,那时她们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入去自由探险。

就是品行良好的亚美本身也有一颗不小的好奇心,加上能和挚友一起进行,令她也安心地接受这个探险的提案。

这一天中午过后,二人约好了在车站相会,然后一起乘车来到了涉谷。

她们本来预计中午这附近的行人应不会太多,但结果周围的人却也不少,而且路人们对这对无论是外表还是气质都截然不同,但却同样是一流的美少女的两人不禁投以注目的眼神。

亚美的肤色很白皙,一头柔软率直的长发,一脸文静而温柔;相反由美却晒得一身健康的古铜色肌肤,身体高大而强健,样貌带有像野生动物般的野性美。

天性小心的亚美,不时左顾右盼希望不会遇上相熟的人,紧张得心脏也在狂跳。相反本身已在父亲陪同下来过这区很多次的由美,则一点也不担心地拖着亚美的手一直向前走。

到了公寓的入口,由美用钥匙打开锁着的大门,二人一起进入这个她们完全陌生的地方--怀着好奇心和期待,一起进入未知的世界……

在公寓内有很多不同设备的房间,而在每间房门口都贴有房间内容、女服务员的样子和收费,以供顾客选择。

「亚美,不如我们入这间看看好吗?」

由美指着一间门口写着「女王大人的调教室」的房子。

「讨厌,这不是那些绑手绑脚的玩意吗?」

「就是因为这是间我们可能一生人再也没机会进入的房间,所以我们才要见识!而且这间房不但价钱最贵,而且还列明里面有很多新奇的设备呢!」

「但是……」

「不是很有趣吗?来吧!」

亚美想着,觉得由美所说的也不无道理。

「进去吧!」由美开始把门打开。

「由美你经常都这样乱来的……」虽然口中是这样说,但亚美仍不其然跟着由美进入了这房间内。

「啊……」

一进房内,亚美立刻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

全体以黑色为主的房间内,有着意料之内的大型圆床和独立浴室,而天井上则垂下一些锁炼状的东西;在一旁更有一张像诊症的病床似的床子。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玩意。

除了在电视、杂志上得知sm是和束缚有关、把痛楚施加在被虐者身上的玩意外,亚美对这方面几近一无所知。

「哗!真--厉--害!亚美,你看!」

由美顽皮地开动了电动圆床的开关,整张床立刻开始自动地震动起来,同时床的中央部份更作出波浪型的上下波动,就像性交时的抽动……

「讨厌!由美怎么常常像个小孩子般爱玩……」

和经常表现得天真弥漫的由美不同,亚美有着成熟的冷静和自制力。

「嘻嘻,不是很有趣吗!幻想一下一男一女两人在这张床上做那回事时的情形……」

「真讨厌啊,由美!」亚美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一向是读书派的亚美连男朋友也未有过,更遑论是「做那且事」的经验了。

不久后,亚美打开房中的一些柜子看看。

她立时深吸了一口气--柜中是很多不同的性爱用具,也有很多sm用的绳索、鞭、手镣等用具。

亚美立刻面红耳赤,想到这些用具使用时的情形,她感到内心像燃起一股烈火般。她连忙立刻把柜们「轰」的关上。

「喂,亚美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可以把做那回事的情形拍摄起来的设备?」

由美把玩着床边的一些按扭,然后墙壁中有个暗格缓缓打开,开始露出一部类似电视机的东西。

由美再按了一些按扭后,电视中开始有影像出现了。然后,更听到一把野艳的女姓呻吟声!

「看来是之前光顾这里的客人呢!」由美说。

映像中的女人全身赤裸,而双手双脚更被绳索绑紧在床的四角上。

「讨厌!」

虽是这样说,但亚美对这初次见到的性交场面有着一份好奇。

映像中的女人样貌颇年轻,看来不会比亚美和由美大很多;然而她却穿着妖艳的厘士内裤连长袜,散发着性感的气息,而她那眉头轻皱的媚态,更显出一种成熟女人的色气。

至于她的对手,由于拍摄角度关系而看不见他的样貌,然而凭背影可推断他大概是一个中年汉。他的舌头正在那全裸的女郎身体上贪噬地又吻又舔。

「啊……好厉害……连那处也舔……」

由美指着那男人,他正在女人的下体前,伸舌舔着那窄小的裂缝,发出了淫

靡的声音。

「真的……好厉害……」亚美说。

这次她指的是那男人的肉棒,初次见到男性兴奋时的性器官的亚美,其惊讶完全显现出来。

「这样的东西……如果插入自己体内……」亚美的心在妄想着。

这时,画面上的男人已插入了女人体内,而且开始激烈地抽插起来。

「啊……啊……」女人发出夹着兴奋的叫声。

男人的肉棒和女人的性器的碰击摩擦,发出惹人瑕想的声音。

「讨……厌……」

亚美的心脏狂跳,心胸内像生出一股烈火。这时,她的手接触到一样温暖的东西。

那是由美的手。

有如反射性动作,她立刻握紧由美的手。

这时,由美转头望向她,低声说:「喂……难得一场来到……不如用这间房的道具……体验一下?」

由美的大大的眼睛内,闪出妖异的光亡。

二、羽毛挑逗

「但是……听说sm会很痛的……我讨厌痛!」亚美说。

「唔……亚美对sm一无所知,不过我对此却多少知道一点点,我们只要扮着玩玩便可,不会真的弄痛你的哦。」

「但是--」

「答应吧!当是一种经验吧,这种机会真的不多啊!」

由美的说话触动了亚美的好奇心。

(对,以后真的不会再来这种地方的了……)

「那好吧,但你要先答应,一定不可弄痛我哦!」

由美连忙大力点头答应。

「好吧。你先去那怪怪的诊察台躺下来。但为了不会弄污了衣服,先把衣服全部脱下吧!」

「只有我一个脱……我会害羞的……由美你也脱吧!」

「真没你法子!」

二人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下来,整齐地叠放在床上。

「好紧张……」只脱剩内衣裤的亚美道。

「亚美,在这里坐下吧。」

这诊察台像张倾斜四十五度角的椅子,在靠手和脚下都有扣子固定双手双腿位置。

「对,就是这里。」由美把半裸的友人扣上锁扣固定在椅子上。

「讨厌……好羞喔……」

她的双脚被分开成大约60度的状态。

「然后是这个。」

由美拿出一个像高尔夫球大小的胶球,球的两端有一条皮制的带子。

「干……甚么?喔……」

由美把球塞入亚美口中,然后带子绕往亚美后脑扣住。

「这东西好像叫猿辔。」

「唔唔……唔……」

拚命想说话的亚美,但因被那球儿塞满了口中而甚么也说不出来。

「唔,这便很有sm的味道了。再加上这些道具的话……」

由美拿出各种用具放在床上,包括:皮鞭、蜡烛、电动阳具、扩阴器……

「唔!!」

亚美看到这些道具,立刻大力挣扎起来,弄得手扣也卡卡作响。

由美先拿起的,却是一支像鸟的羽毛的东西。

不是皮鞭或蜡烛,亚美稍为安心下来。

(但她用这像羽毛的东西干甚么?)亚美的疑问很快便有了答案。

由美用那根羽毛在亚美的下颚、下、下腹、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撩弄起来。

(不行!由美!)

虽想这样说,结果还是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唔唔」声。

其实亚美自小时候起便很怕痒的。知道这一点的由美,才特别挑了这道具去作弄她的好友。

由美不断继续用羽毛搔弄亚美。被塞住了嘴的亚美,只能发出一些苦闷的低吟。

由美的搔弄在亚美的全身上下每一处持续进行着,那种沁入心肺,却又怎也

搔不着的奇痕,令亚美彷佛坠入了地狱刑场。

(快停止……由美……)

辛苦地抵抗着痕痒感觉的亚美,急得泪水盈眶。但正在全面热衷于羽毛游戏的由美,却完全没有在意此一情形。

她反而在欣赏着对方脸上那被虐的可怜表情,身体那郁不得其正的扭动和挣扎。

看来她竟渐沉迷于把好友紧缚,和施以轻微虐责的行为。

一种奇妙的兴奋感开始在由美身体内滋长着……

「亚美,很有趣吧?让我令你更舒服点吧!」

由美把亚美的胸围向上拉高!

亚美那像粉雪般白的半球型乳房立刻袒露了出来。

在那尖端上如樱桃般的乳头,因羽毛搔弄而已经微微的隆起。

「啊,看来亚美你也兴奋起来了呢!嘻嘻……」

因为以前曾试过和亚美一起沐浴,所以由美发觉到她好友的乳房的不寻常变化。

「喔……喔……」

亚美的眼睛内溢出了泪水,而含着圆球的小嘴的周围也沾湿着唾液。

由美继续用羽毛,在那露出的乳尖周围撩弄。

如此敏感的部位受袭,令亚美的反应和叫声也越来越剧烈。

「喔!!……唔唔!……」

「搔这里已如此兴奋了,如果是下面的话又会如何?」

由美指着目前亚美身上唯一的衣物--那纯白色的内裤。

她先在亚美的三角地带,隔着内裤用羽毛撩动。

「咿!……」

亚美的身体立时像离水的鱼般向上一弹,她感到体内的炽热感觉快要爆发。

由美像也在感兴趣地欣赏着好友的官能反应。

(不行……怎么竟对她的挑逗有反应……)

没有交过男友,仍是处女身的亚美,但她以前也有过自慰的经验。现在身体的感觉竟和自慰时的兴奋感觉十分接近……

「啊……」亚美的身体变化,亦尽被由美所察觉。

「亚美似乎感觉很好吧?下面也湿了呢!」

亚美纯白的内裤中央,潮湿的地方正扩展着。

「想不到一本正经的亚美,也会有如此好色的一面!」由美开始喜欢用一些言语去刺激和羞辱亚美了。

她在杂志和书籍上看到些sm的手段和说话,现在开始一半假、一半真地演译出来。

对于一直受人疼爱,被称为优等生的亚美,由美不自觉地在心底隐藏一点妒意。

(想更加强烈地去苛责她……)

想着,由美的手指伸向亚美内裤的中间地带……

三、酸甜媚药

「讨厌,亚美怎么越来越湿了?」由美的手指,在亚美内裤上湿了的地带不住撩弄。

「唔唔……」

手指越是来回撩弄,亚美下体所分泌的淫液便越多。

「看啊亚美,你说这是甚么!」

由美把被淫液弄湿了的手指放到亚美面前让她看。

亚美的鼻孔嗅到一种甘酸的气味,眼前的由美把两根手指一分,中间的液体如丝线般在她的两指间挂着。

(讨厌!)

看到自己的性欲的证据,亚美羞得忙把双眼闭上。

「自己的淫液有甚么值得害羞?」

由美把湿濡的手指拭抹在亚美的脸颊上。

「好,也是时候让我看看你的下体现在是甚么模样吧?」

由美的手伸向亚美的内裤,亚美虽然想作出反抗,但结果还是很轻易地被由美把内裤拉下。

「喔……」

即使是对着最好的朋友,亚美也不想把自己那正处于兴奋状态的私处让她看到,只是双脚被绑的她就算想合上双腿也做不到。

由美凝视着亚美最贵重的私处。

亚美的乌黑而纤细的阴毛公整排列着,在那如透明般的肌肤和彷如一抹烟雾般薄的耻毛之下,是那隐秘的裂缝。就是双腿已张开近60度,那从来未有任何外人拜访过的蓬门仍是紧紧地闭着。

由美为了想把亚美的私处看得更清楚,用手指轻把她的耻毛扫开。亚美的桃红色花肉,那触感犹如要溶化般柔嫩。

「唔……喔……」

亚美的低吟开始增大。

(停止啊……由美……不要!)

亚美感到由美的手指在那裂缝中心处不住撩弄。

(讨厌……这感觉……好怪……)

由羽毛挑?所诱发出的性欲,并不容易退散。而在由美的手指的挑逗下,亚美的意志力更逐渐地溶解掉。

而在由美这方面,也有她自己的困惑感觉。

把好友亚美脱光、捆绑、玩弄她的全身以至私处,渐渐由美的心内也生出一种莫明的快感。

虽然也有在夜深人静时自慰的经验,但从未有做过爱抚别人这种事。而爱抚的对像是亚美这一点更是她之前做梦也不会想得到。

现在,把捆绑成诱人状态的亚美如此的玩弄,奇怪的快慰感觉更越益强烈。

由美非常奇怪和狼狈,自己竟会在如此情形下感到快感。

而为了掩饰这感觉,她更卖力地狎弄着亚美的下体。

她把亚美的秘裂撑开,露出了一点桃红色的阴道壁嫩肉。

她在翻开多重的唇肉后,终于发现了亚美那豆粒般的阴核。她用手指爱抚着那敏感圣地。

「很漂亮啊,亚美的小豆儿……」

由美像按耐不住般,把脸埋在亚美的双腿间,然后伸出舌头舔着亚美的花蕾裂缝。

甘酸的处女性器的气味,有如媚药般在刺激着由美的鼻孔。

「唔唔……」

由美的舌头攻势,刺激得紧缚中的亚美产生出更大反应。

被球儿塞着的口中流出的涎,更在她的嘴角和腮边流下了一条透明的痕迹。

「跟着便试一试这束西吧。」

由美拿出了一支造成猥亵的阳具形状的棒子。

在棒子根部有一按掣,由美一开动后,棒子立刻发出摩打般的声音,同时棒子前端像龟头形状的地方更在缓缓地转动着。

「因为亚美仍是处女,我会把这棒子很小心地插入呢!」

由美把亚美口部的圆球取出来,球儿和亚美的下唇间连着一条透明的口涎之桥,感觉煞是淫靡。

「先入上面的口吧!」

「不要!别做如此过份的事,我不要再玩了,快放开我……」

「你说甚么?现在开始才是戏肉啊,亚美乖,我会令你很兴奋的!」

亚美作出的求饶,反而做成火上加油的结果,令由美更不肯摆休。

「来吧,像个大人般含住它!」

由美使劲地把棒子龟头状的前端塞向亚美的嘴。

「不要!不……喔……」

由美用手紧夹亚美的下颚,迫她张开了嘴。

棒子开始进入口腔内,虽然其粗大程度也未至于把她的嘴塞个满,但由美把棒子直推入至抵到喉头为止,令亚美产生出犹如呕吐般的感觉。

「来,先用口把它尝清楚,不久后便要把它插进你那下面那里去了!」

由美把棒子在亚美的口中不住移动,令亚美眉头紧皱地发出「唔唔」的呻吟声。她更按下掣令棒子前端开始转动,更令亚美不舒服地叫着,叫出一些没意义的声音。

由美把那棒子充份地在亚美口中玩够后,把它抽出来,开始把它伸向亚美的下体……

四、淫具魅惑

在只有两个美少女的性爱酒店中响起了震动器淫靡的声音。

那个淫乱的阳具型震动器,经由一个美少女由美的手,伸向另一个美少女亚美的花蕊中。

「停手,求求你,别做这样的事!」

初次见到这种情趣用具的亚美,因恐惧而惊呼。

「这样的东西,不可能插进我那里啊!」

「亚美,无须担心啊!」

由美妖艳的眼注视着亚美恐惧的表情。

「女人的那里很有弹性,这样大小的东西绝不成问题!」

「不……太勉强了!」

「不怕!就交给我吧!」

「喔!」亚美的下体感到了那淫具的震动,那幼嫩的宫能反应立刻作出了反应。

「别怕!慢慢来。」

由美把淫具前端停在阴阜,让那摆动的前端拨弄得亚美的肉唇一开一合的。

每当一接触内壁少许,亚美立刻整个人向上一弹。

「嘻,亚美真敏感呢!」

亚美像完全听不到由美的话,她全身己因为官能上的感觉而失去对其他东西的反应。

由美抽出了棒子,在前端涂上一些润滑液。

「要来了,放松吧。」

「不……求你轻力一点……」

由美用力一推,那淫具开始侵入亚美的花蕊。

「啊!好痛!」

「不要紧!振作点。」

「不行!别插入来!别插入来啊!!」

亚美的淫洞被强行撑开,那棒子就从中间插了少许进去。

「看!进入了亚美那处去了!」

由美继续把棒子向亚美体内深处推进。

「求求你!别再入……啊!」

面前像有所阻碍。

「啊啊啊啊!!!!!」

由美再加力一推。亚美的惨叫响彻房中。

终于,那棒子完全插入大半!

「看,还说是处女,连如此大的棒也容纳得下啊!」

由美满怀兴奋,看着洞穴中插了一根淫具的亚美。

「丧失处女身的感觉怎样?」

「由美……讨厌……」

「怎么,如此值得记念的时候怎么在流泪!」

由美的手伸向那淫具,按下了尾端的掣。

「来吧,让我令你高兴一点……」

亚美的腰,摆动得和插在她体内的淫棒差不多。

那玩具之前还弄得她下体好痛的,但现在痛楚已经逐渐减退,取而代之是亚美体内的快感之火焰慢慢开始燃烧起来。

「啊……我感觉……好奇怪!」

「这便对了,只得我们两个人而已,所以无须忍耐,尽情地享乐吧!」

由美把头凑近,吻在亚美的樱唇上,舌头更往亚美的口内伸入去。

如在梦中的亚美,忘我地把由美舌头吸啜住,和自己的舌头卷在一起。

两个顶级美少女的嘴在吻得「啜啜」作响,两条丁香般的软舌,不停在和对方交换着口内的唾液。两人的唾液相混合,成为一条透明的丝线伸延至床上。

由美的手也操纵着那根淫乱的阳具棒,在已经没有半分反抗的亚美的肉洞内来回反覆地一推一拉的动作着。

跟随抽动的节奏,亚美的快感,也徐徐地向顶峰而去。

「啊啊!为甚么?」突然柔肉的感觉停了下来,原来由美已经把假阳具抽出了亚美体外。

「亚美,现在还不能太兴奋!」

由美在亚美面前半睁媚目,伸出舌头舔着那假阳具棒前端部份。

「真好吃呢……亚美的汁液……」

「现在先给你一些好东西吧!」

由美拿出了一瓶好像cream状的东西。

「干甚么……」亚美露出不安的表情。

「马上你便知了。」

由美拿出了一张面纸,拭抹着亚美的下体。

「你下面竟湿成这样啊,连面纸也快不够用了!」

拿出一张又一张面纸,由美一边抹,一边细心欣赏亚美那形态优美的阴部。

少女那椭圆的肉丘上,只分布着薄薄的一层轻柔的毛发;在刚才的一轮玩弄之后,本是紧闭的媚肉已稍为往央︻分开,中间露出了粉红色的果肉,更在湿淋淋地冒着半透明的白沫。

然后,由美把瓶盖打开,用手指沾了点瓶子中的膏状物,然后途抹在亚美的阴道口肉壁之上。

「啊,那是甚么!?」敏感的媚肉上产生了一阵异样冰冷感的亚美嚷着。

由美把膏状物涂满在亚美的洞口、肉壁、甚至包皮内的花蕊上。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

本来还是如薄荷般的凉快,但渐渐却生出一种强烈的刺激。

在女性最敏感的部份,燃起了一种摸不到也搔不着的强烈痕痒感觉。

「由美你在涂甚么?」

强烈痕痒下,很想去抓一抓,甚至碰一碰也好,偏偏这对于手脚被绑的亚美却完全办不到,只有在不住扭着身体。

看着不住叫着和扭动的亚美,由美大感有趣地笑说:「怎么兴奋成这样!」

「求求你由美……好辛苦……」

就像波浪般厉害的痕痒感,令亚美头儿摇得像摇鼓,秀丽的长发也变得披头散发,如狂乱一般。

为了令极痕的下体得到一点刺激,亚美激烈摇动着腰部,可是用处不大。而亚美的下体,则更是湿得变本加厉了。

「啊啊……喔喔喔……」她的口中也不断发出性感的呻吟声。

「求求你……由美……碰一碰我的……那里……」

由美知道亚美已完全屈服于媚药的刺激下。

「你先说清楚,你要我碰那里?」

「由美……别再戏弄我……」

「快说!是那里?」

「啊啊……想你……摸一摸……我的那……那……」

虽然亚美已羞耻得满面通红,?由美仍感到不满意。

「不行,你要直接地,想要甚么便直说!你是不是要这个?」

由美再拿起那玩具棒在亚美面前晃动。

「快说了,否则便把更多那瓶子的东西涂在你身上!」

由美开动棒子的震动器,把前端按在亚美的乳头上。

性感部位受刺激,令亚美的欲火再进一步上升。

「啊啊!!」

彷佛被电殛一样,亚美全身也像虾般扭动。

那种被燃起了性欲后却得不到满足的焦燥感,令亚美终于完全失去了往常的矜持。

「请把棒子、插入……插入我的……阴道……」

「甚么?再说一遍?」

「请把棒子,插入我的阴道……求求你!」

终于,亚美已完全地服从,把羞辱的说话直说出口。

五、深红迷路

由美听到由亚美口中说出如此淫贱的话,满意地笑了。

她也把自己脱个清光,双脚跨开站在亚美之上方。

她的身体,比16岁的实际年龄更要成熟,如模特儿般的身裁娇傲挺立。

古铜色的肌肤,留下浅色的穿着泳衣的痕迹。

乳房十分挺立,那硬而挺拔的粉红色乳尖,惹艳欲滴。

相比起来亚美的身体看起来柔弱可爱得多,像是大力点碰也会碎掉一样。

「亚美别只顾自己享乐,也让我快乐一下吧!」

由美开始蹲下,茂盛的耻毛直迫近亚美的脸。

「由美……快点,……用棒子……」

「不行,我自己也必须先兴奋起来!」

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阴部张开。

由赤色的花瓣内张开的花肉,开始潮湿起来。一阵甘酸的发情少女的下体气味直冲入鼻孔,令亚美的神智也模糊了。

「用你的舌,奉伺一下我吧!」

由美蹲下到令自己的阴部完全占据亚美眼前。

「不行……由美……住手……」

口和鼻孔,被由美的耻毛淹没,连呼吸也不顺了。

「来,用舌头舔吧!」

为了令亚美更易舔得到,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阴毛拨开一点。

亚美的鼻孔不但嗅到一阵腥味,甚至好像还感到汁液在滴下。

她把自己小巧的舌尽力伸向由美的阴部。

「啊啊!」被亚美的舌头刺激着淫洞,由美的喉头发出低吟。

被由美的阴户遮住口鼻,甚至有耻毛入了口鼻之内而呼吸困难的亚美,进入有如忘我状态般,贪喃地舔着由美的媚肉。

由美被亚美荡热的气息弄得心神激荡。

「啊……喔喔……对了……亚美做得好……」

由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忘我地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

在快感的淫叫下,她把自己的双乳推至挤成一团。

在她双指间的乳尖,己变得坚硬挺突。

「不行……要……去了……」

由脊髓向上直冲的的快感,令她小麦色的肌肤不住颤抖。

「亚美……一起吧……」

由美再一次把那假阳具棒,插入亚美那刺激得粘膜也翻了出来的肉洞。

期待已久的再插入,那种兴奋感再次陶醉亚美心头。

「好啊亚美!啊!!!」

亚美更加卖力的口技下,由美开始爬上最大的高峰。

「唔唔……喔……」

剧分的双腿不住颤抖,兴奋忘我的亚美的唇激烈地吸啜着由美的爱液,舌头舔着隆起的花蕊,由美的全身发出剧烈的痉挛……

「啊啊啊!!!!」

两个上下交叠的全裸美少女的尖叫,就是在房外也可以听得见。

「这……这是甚么?……」

刚刚由有生以来首次高潮平复下来的亚美,突然感到自己的颈项一紧。

那是一条深红色的胶制颈圈,圈上更扣着一条鲜红色的绵绳。

「真可爱哦……亚美,好像一只小狗呢!」

的确,生来便十分乖巧和娇小玲珑的亚美,和颈圈实在格外的配合。

「不要这样……太羞了……」

「再加上一两件东西便更完美了!」

由美却冲耳不闻地继续为亚美「化妆」,先在她的脸上戴上一个怪模样的面具,那个面具是由一个类伙狗的鼻子连着一个把口撑开的圆环所组成。

然后,再加上了一条插在阴道内的假阳具棒,那便大功告成了。

「喔喔……」口部被强制打开而说不出话的亚美,只有无助地看着由美穿上了一套深红漆皮的拘束衣,然后把自已由床上解放下来。

「这样,我们便是两个深红少女了……不,是一个女主人加一条小狗才对!……喂,你怎么站起来了,要四脚爬地才对喔!」

「喔唔!……」

(不!那样太丑了!……我不是小狗哦!……)

「小犬不听话的话便要罚哦!」

由美拿起一条长长的九尾鞭,双眼射出肆虐的光亡,气势上已俺然有女王的影子。

「喔!」

亚美不敢再逆她的意,唯有乖乖地四脚爬地,被由美牵着狗带开始在室内散步起来。

「亚美真乖……对,屁股再抬高一点。」

两个深红少女,一个威风凛凛地穿上紧身皮衣,一手拿着皮鞭而另一手则牵着狗带。

体内嗜虐的血液已经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唤醒了,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完全支配、摆布和欺负这个楚楚可怜的好朋友,是这样有趣和好玩的事。

(亚美太可爱了……可爱得我想去……破坏她!)

而另一个则可怜地在地上四脚爬行,插入少女刚破瓜的性器内的狗尾巴,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淫靡地央︻摇摆。

被强制张开的口中,活像饥饿的野狗般不断滴下唾液,在爬行过的路上留下了一条湿濡的痕迹。

从房中一角的一块落地长镜中,亚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太过份了……由美……)

和由美之间的此一禁断经历,对优异学生的亚美来说,带来极大冲击。

虽因由美的变态行为而受冲击,但对于自已有生来第一次感受到的性快感,令亚美的心也动摇了起来。

而现在,扮演着一只小狗的时候,不知道为甚么,她竟很快便习惯了这个扮想。

虽然还是羞耻,可是,却又感到了一种奇妙的安心感觉。

(若果是由美的话……或许便可以放心地交托给她吧!)

只是一两个小时,两个少女都像脱胎换骨般,产生了巨大而微妙的变化。

「吠两声来听听吧,我的犬奴亚美。」

「……汪!」

不知不觉间,竟然真的叫出了小狗般的吠声。亚美的眼泪不受控地流下来,但那究竟是代表了羞辱、委屈还是喜悦,连亚美自己也已经不大清楚了。

 【完】

手机小心点击! 不要信任赌博站!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经验故事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